創作了 7 篇作品累積創作 7195 

記錄使用 Akash 遇到的幾個問題

狸貓

Akash 的設計上對我而言是有瑕疵的(沒有辦法排除無效的提供者、預先知道提供者的表現),安全上可能也有疑慮,大概只適合低敏感或無敏感資料的應用。

那裡什麼也沒有。

狸貓

登上山峰之後一望,是那壯麗的風景......又或許那裡什麼也沒有,一切風景早在途中就已看過。

關於中日疫苗,我在想什麼?

狸貓

結論上來說,我會感謝日本贈送疫苗,並且我會同意政府刁難中國疫苗這件事。不過這兩件事應該分開說,兩者之間雖然有點關係但應該也不到那麼大,至少在我的敘事裡面不需要。

放上 IPFS,然後呢?-關於分佈式內容平台的認知與想法

狸貓

神經病如我又來自言自語了,最近在把玩 IPFS 和一些應用(也是因為這樣所以又跑回來摸 Matters),加上最近對數位資產/收藏品有一些接觸,順道記錄一下目前的認知與想法。首先,IPFS 是什麼?IPFS 實際上就是一種傳遞網路,但與傳統不同點在於網路的索引是雜湊值,以往我們熟...

關於死刑,我在想什麼?

狸貓

最近又被問說支持或反對廢死,結論來講,我支持廢死勝過反對,或許我只是想標新立異,但試著藉這篇文探究自己為什麼會支持廢死。第一,我怕自己被判死刑。我能想像如果我說這句話,會有無數人說:「你沒做什麼事,怎麼可能被判死?」但如果回望過去的歷史,就不難發現沒做什麼事情卻被判死刑的,如果幸...

為什麼他不知道他是混蛋?--《深度洞察力》

狸貓

Image by Andrew Martin from Pixabay「他們如果了解我,就不會再這麼說了。」也許你曾聽過這類話,又或許自己就是這麼覺得。為什麼人會在遇到別人的反饋時,不但不求改進,反而試圖找藉口逃避或回擊呢?為什麼我們總是覺得別人不懂自己呢?

台北日常:城市的溫柔?

狸貓

晚上六點十分,我走在和平東路上。轉角的一位街賣者叫賣著,我從旁邊經過。起初,我並沒有在意,直到我因為紅燈而停下。隨後我注意到他了,身穿著黃色背心,以不清晰的聲音叫賣著。手上的籃子放著六包餅乾,貼著一張護貝過的紙「一包 100 元」。第一個瞬間,我想到博恩的段子,「愛心手工餅乾」的聲音在我腦海中浮現,我不經笑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