狸貓

不過是個神經病。

那裡什麼也沒有。

發布於
登上山峰之後一望,是那壯麗的風景......又或許那裡什麼也沒有,一切風景早在途中就已看過。

最近幾週的思緒很亂,也不知道是真的在嘗試思考出什麼東西,或者不過是在鑽牛角尖、做白日夢之類的。其實沒有很想看書,但也覺得再這樣下去也不是什麼好事,看了一點書之後,可能有想到什麼吧,其實也不是很確定。

書中有這麼一句,或許是吧,我也不是記得很清楚:「登上山峰之後一望,是那壯麗的風景......又或許那裡什麼也沒有,一切風景早在途中就已看過。」

說回最近,覺得有點亂的因素大致上就是自己的一些目標,設定了一些困難但或許可行的目標之後,反而沒了往這些目標前進的動力。說也奇怪,明明就是因為沒動力所以畫幾個餅來引誘自己,畫完了卻覺得:這餅看起來真難吃。

大概就有點類似書中的這種感覺?也許達到這些目標之後,其實那裡什麼也沒有,總有更高、更難的山峰可以去攻。最高最難的山峰我是沒興趣,那這樣還有必要去攻這些相較之下的小山嗎?

想起《排球少年》裡面的月島,好像類似的台詞:如果知道終究會在某個地方停下,那這些拼搏有什麼意義。雖然月島的語境比較接近有限賽局,和人生這種無限賽局不是可以並論的,不過,大致上是這樣的想法。

另一面也是想到《李自然說》好像提過,有時候攻這些小山不比攻大山容易,如果有可能攻下大山的話,那何不一開始就攻大山?但這可能也取決於目標是不是一輪一輪的,或者單向的?

大概是選項太多反而無從選擇的胡言亂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