猶真里斯

香港某名牌大學中文系碩士畢業,做過不同類型的工作,每份工作幾乎做不過半年,搞到履歷表非常不好看。因為生意失敗,失業了,開始不務正業、做個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平常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六章】邁向幸福的未來 第三回

發布於

「雄鷹!雄鷹!」

「斐露迪!怎樣了?斐露迪!發生了甚麼事。」一把熟悉的聲音呼喚著我,聲音的主人,雙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不停地搖動著我。

「雄鷹!雄鷹!」

「斐露迪!醒醒吧!」聲音的主人邊搖動著我邊說道。

我打開雙眼,眼晴矇矇矓矓,我用雙手擦亮雙眼,看見一個熟悉的身影就在我的面前,我嚇了一跳,退後倚靠床邊。我不會看錯,眼前的這個熟悉的身影,就是我的愛人,我的雄鷹……

「雄鷹,你不是已經……」

「我已經怎樣了?」

「戰死……死了……」

「我戰死了?哈哈!」雄鷹將我拉到他懷抱裏,他輕輕地親吻我的額頭,撫摸著我的頭髮,輕輕掃著我的背後,溫柔地說道:「斐露迪,我既可憐又可愛的老婆,肯定被惡夢嚇壞了。放心吧!我還好好的,保證可以跟你白頭偕老……」

「可是……」

「你怕還在夢裏嗎?」雄鷹露出詭異的笑容說道:「沒關係,我們來做一個古老的實驗。」

「古老的實驗?」

「沒錯!這古老的實驗,可以證明我們是不是還在夢裏,包準萬試萬靈。」

雄鷹伸出雙手,用姆指和食指輕輕地夾著我的雙頰。

「雄鷹,怎樣了?」我呆呆地向雄鷹問道。

雄鷹沒有回答我,他「唏」的叫了一聲,姆指和食指大力夾緊我的雙頰,然後用力向左右兩邊一拉……

「哎呀!很痛呀!」

「很痛對不對?」雄鷹越拉越起勁。「如果還覺得不夠,我可以再拉大力一點!」

「很痛呀!」我舉起雙手,不停搥打著雄鷹胸膛說道:「混蛋,放手啦!很痛呀!」

「甚麼?還感覺不到痛嗎?好!那我可要用盡吃奶之力,務求令你感覺到痛才行。」

雄鷹假裝聽不到我的呼喊,他越拉越大力,使到我叫得更大聲,我的眼淚已經痛得快要掉下來,最後我實在忍不住了,我捉住雄鷹的雙手,一腳踢倒雄鷹,雄鷹「哎唷」的叫了一聲,被我踹下了床。

「斐露迪,別冷不勝防地踹人家一腳行不行!」雄鷹趴到床上說道。

「你還好意思說……」我眼泛淚光,指著雄鷹的鼻子破口罵:「冷不勝防?這句話應該是我說才對!好端端地為甚麼拉著我的臉?」我傾前身體,用雙手拉著雄鷹的雙頰,生氣地說道:「你究竟知不知道,拉著人家的臉真的很痛呀!」

「正因為痛……」被我拉著臉的雄鷹,口齒不清地說道:「這才證明你並非身處在夢境。」

雄鷹捉住我的雙手,返回床上,他將我拉到他的懷抱裏。

「這真的不是夢?」我向雄鷹問道。

「當然不是夢……」雄鷹拉著我的手,將我的手放到他的臉頰上,他含情脈脈地對我說道:「你看,我現在就在你的現前,難度你還覺得我是假的嗎?」

「不……不是……」

「斐露迪,你放心,我不會再離開你,我們永遠都會在一起……」

「在一起……」

我和雄鷹互相對望著幾秒以後,我緩緩地閉著眼睛,雄鷹撥弄一下我前額的頭髮後,我倆的臉孔慢慢向前傾,準備接吻……

「快點接吻!快點接吻!」

「殊!別這麼大聲,爸媽會聽到的。」

咦!為甚麼會有小孩子的說話聲音,我張開眼睛,轉身一看房門,從房門縫隙中,看見有四個大約十一、十二歲小孩子,她們三女一男都向我們這裏偷看。

「你們說話別這麼大聲。」身材較高,擁有一頭跟我一樣銀白色頭髮的女孩子看著我,驚慌地說道:「你們看!被媽媽發現了!」

她們叫我媽媽,該不會是指我吧……

「兀兒德!薇兒丹蒂!斯庫爾德!俄勒特羅斯……」當雄鷹呼喚完俄勒特羅斯的名字後,有氣無力地,對我嘀嘀咕咕地說道:「他們的名字真長……」

「我說你們鬼鬼祟祟地偷看大人做事,實在太不要得了!」雄鷹生氣地說道。

「糟了!爸爸生氣了。」擁有一頭灰色頭髮,名叫薇兒丹蒂的女孩子說道。

「快!趕緊跑呀!」身型較矮小,擁有一頭黑色頭髮,名叫斯庫爾德的女孩子說道。

雄鷹從床上頭下來,迅速跑到房門,眼明手快地捉拿了孩子們,他座在地上,用左臂大力夾著兀兒德的頭,右臂大力夾著薇兒丹蒂的頭,左腿壓著斯庫爾德的身體,右腿則壓著名叫俄勒特羅斯的男孩子的身體。

「看你們下次還敢不敢鬼鬼祟祟地偷看大人做事!」雄鷹半怒半笑地教訓著孩子。

「我們不敢了!」孩子們說道。

「快點道歉!」

「爸爸對不起。」

「還有媽媽!」

「媽媽對不起。」

「啊……唔……」我對著孩子們點點頭。

孩子們對我的冷淡反應似乎有點摸不著頭。

「爸爸,媽媽為甚麼好像有點神情呆滯?」俄勒特羅斯向雄鷹問道。

「媽媽有點生病而已。」

「爸爸,你說媽媽生病了?可是,我們今天要去郊外野餐,這樣的話是不是去不了。」斯庫爾德嘟著嘴,有點不開心地說道。

「放心,爸爸說過媽媽只是有點生病,絕對不會影響我們家到郊外野餐的計劃。」雄鷹摸著斯庫爾德的頭,溫柔地對她們說道。

「好啦!你們先回去自己的房間換衣服,等爸爸媽媽換了衣服以後,我們一起準備一下到郊外野餐的東西,然後就出發。」

「好哇!」孩子們興高采烈地離開我們的房間,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間換衣服。

「雄鷹……」

孩子們離開我們的房間以後,我向雄鷹問道。

「雄鷹,她們真的是我們的孩子嗎?」

雄鷹對我的話感到錯愕,他睜大眼睛看著我,他似乎在想我好像好點不對勁,也難怪,哪有孩子的妻子會問自己的丈夫,眼前的孩子是不是自己的?可是,我不問不行,因為我不知道,我眼前的幸福,我追求而且似乎已經得到的幸福是真的還是假的,我身在現實?還是在夢裏,我已經分不清楚了,也沒有心力去想這一切是真的,還是假的。

「我說斐露迪……」雄鷹走近我,他一手將我攬住,他用手輕輕地將我的頭壓到的肩臂前。他用臉輕輕磨蹭著我,又用手輕輕掃撫我的頭髮和背後。

「斐露迪,你受驚了。我猜你還在懷疑眼前的幸福是真的,還是假的對不對?」

我點點頭。

「真可憐,我的可愛老婆被惡夢嚇懷了。別怕!只是惡夢而已。」

「我剛才真的只是發了一場惡夢。」

「我敢保證,你剛才所發的只是一場惡夢,你已經回歸現實,而且是四個孩子的母親,生活非常美好,非常幸福!」雄鷹拍著胸膛說道。

「真的嗎?」

「唔!你還不相信嗎?」雄鷹露出邪惡的笑容,手舞足蹈地說道:「要不然我們再來一次剛才那古老的實驗吧!」

「不要!」我一腳將雄鷹踹下了床,雄鷹「哎呀」叫了一聲。我下床,用雙手拉著他的臉生氣地說道:「你這根本就不是甚麼古老的實驗!如果你還堅持說這是古老的實驗,那我來幫幫你實驗個夠吧!」

「對……對不起,老婆大人……」雄鷹口齒不清,淚流滿臉地說道。


猶真里斯喜愛天馬行空,熱愛創作,目標成為一位全職作家,如果想繼續看猶真里斯的作品,每月只需付出最低5美元,就可以支持我的創作事業。支持連結:liker.land/eugenelisc/civic

也歡迎各位以「訂閱」方式,支持猶真里斯方格子中的「躬耕隴畝」。謝謝各位。

猶真里斯的方格子


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

楔子.幕起【序章】雛鷹離巢
【第一章】草原上的雄鷹|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第二章】小沃爾夫的提琴|010203040506
【第三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上)|0102030405060708
【第四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中)|010203040506
【第五章】雪原上的妖精公主(下)|01020304050607080910111213
【第六章】邁向幸福的未來|0102
想看猶真里斯更多作品?請按此連結,向下拉到社區精選|作者精選,就可以看到我的其他作品,請多多支持,謝謝<(_ _)>


【軍事愛情長篇小說】《戰場上的天籟聲》【第六章】邁向幸福的未來 第二回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