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雅

演員、作者、攝影師、插畫師︰寫詩、遊記、散文和寫自己。畫畫,寫文和攝影。個人網站 ettachan.com 工作聯絡:[email protected]

我其實是幻愛的「女主角」

我没有向朋友提及過,或者我自己也覺得掉臉。

我終於看完香港本土電影幻愛,本文有劇透,請注意。

首先要說的是我的故事,約十多年前,有段時間家中的電腦壞了,没有錢去修理,所以有段時間我常去了公共圖書館的電腦中心用電腦,不知那個該死的人要電腦使用者填那麽多的個人資料,包括電話和地址。當時我不知道自己的資料給人抄下來了。聽到這裏,你也要開始擔心我了。對那個時候有人偷偷抄了我的資料,直至幾年後有人打電話到我家找我,我才知道。


但那個找我的人没有和我溝通什麼,他知道我的中文全名,然後他自說自話,他的說話內容大概是在圖書館遇到我,然後他說他穿什麽衣服,坐在我後面等等。我問他為什麼有我的電話和知道我的名字,他根本没有停下來繼續說。明顯他精神有問題,我掛斷電話,他繼續打來再說之前的話一遍。爸爸罵他不要再打來,但他之後再打來,我抄下他的電話,是固網電話,應該來自港島區,然後我一段時間他也有打來,我見到他的電話打刻掛掉。本來家中的電話很少用,但怕有多年不見的人打來找我們才保留著,這時差點要斷了固網電話的線。不過之他没有再騷擾,以為這事就罷了。


想不到事隔約十年,去年剛有疫症蔓延,有一天我記得是去年五月,因為我記下了日期,好等報警時有資料可返看閉路電視。在我和爸爸在家吃晚飯時,突然有人敲門,敲門是有節奏的像在打鼓一樣大聲而且有節奏,我以為是網上買了東西送貨。開門見到兩個男人都没有戴口罩的。兩個人我也不認識,穿間條短袖上衣的男子先講口,說找「陳海雅」。當下我嚇了一跳,没有說我是,我再問你找她做什麼?這男人再講一次找「陳海雅」說來找朋友送麵來的,另外的男人没說傻傻的在望着我笑,好像認識我,但我可以肯定不認識他,當下我知道是那個打電話來有精神病的人。爸爸也來看,然後我說我就是「陳海雅」,故作鎮定說我不認識你們,不要再來,我會報警。然後那個和我說話的才恍然大悟,帶着那個精神有問題的人走,我啪一聲關上門。那個跟我說話的男人好像是義工之類,他没想過我只是那精神病人幻想出來的戀人。


以一個情緒病人也嫌棄精神病人,所以幻愛電影中一個準臨床心理學家有没有可能愛上一個因為病發不能做教師,而要做圖書館最低工資位置的助理的精神病患者,戲中還要大團圓,女主角不惜放棄大學學業和隨時病發的男主角。現實中就算那精神病人有劉俊謙的顏值,到最後都是分手。這是電影的敗筆,所有事情浪漫化,如果結局停在男主角拒絕女主角還可接受,但結尾還要是下雨天隧道相遇擁吻為結局,太兒戲了吧。


最近我躁鬱交替着,因為愛上了一個永遠不愛我的人,所以去玩交友APPS ,因為我的相片生活化又没有美圖但都拍得好,很快便有人來交談,但當我提及自己有情緒病,那些人都消失了。其實只是因為躁狂發作才去玩交友軟件,我並不需要伴侶,我不用找丈夫來養我,我的未來有我爸爸安排好,弟弟也答應會照顧我。愛情為何物,要人人也有嗎?有人結了婚也不明白情為何物。其實我明白心動的感覺,但是否必有的或長久是很大的問題。


幻愛電影中好像說愛是很重要,所以男主角一定要得到愛,就算有精神病的人也配擁有愛情,好像這才是政治正確。但我告訴你如果你連自理能力也欠缺,要人照顧,那你還在談什麽戀愛?戀愛是哲學問題,如果在談食色性這不是戀愛。電影中最真實的是男主角說他剛過世的媽媽說没有人像她的愛李志樂了。最真實的愛還有很多種,我們人人都值得被愛,但那愛不一定是愛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