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3 篇作品累積創作 62556 

(短詩)沙漠的孩子

Erica

沙漠的孩子 引擎已經冷卻,輪胎沾滿了白沙 沙漠的孩子,你 橫躺在車頂上 吞雲吐霧,仰望 星體的深淵, 或許還有一輪古舊的月亮 公路爵士樂,一條筆直荒蕪大道 你跟隨音樂的嗡鳴 一路搖頭晃腦,駛入 美利堅靜謐的黑夜—— 大地亙古不變的深夢 杯托裡裝着一升飲料,冰塊碎裂 炸...

(小說)蛇夜

Erica

這家招待所名叫“錦州賓館”。然而錦州是在遼寧,離此東南方位的小城鎮大約有十萬八千里的距離。兩個地方當真是八竿子打不到一起,也不知道為什麼就起了這麼個“不在此地”的名字。林峰盯着店名左看右看,心中湧起一股子強烈的好奇——全賴他初來乍到的異鄉客身份,和突如其來的閒暇。

一片夢(就像一片溫熱的蛋糕)

Erica

你右手擒住了麻雀, 左手夾在我的懷裡 一顆心分成了兩塊 鐵鏽灰,教室的雨日 我們肩並肩, 裹着領口鑲了假皮草的厚外套, 仍覺得冷 女教師由前朝後, 踱着 監考官和獄卒的步伐 你藏起了我桌洞裡的鮮紅玩偶, 或是掠奪了我盆腔內生育的火焰 ——在她回首前 但是(幸運的是), 你的...

(小說)活雕

Erica

我頭一回整容是在高中畢業後。那時考試失利,我只拿到一張三流大學錄取通知書。母親淡淡瞥了信封一眼,說這下知道了,你不是靠腦子吃飯的人。第二天她便帶我去美容院看眼睛、割雙眼皮。醫生的技術想來是一般——到現在我眼皮上仍左右各有兩道寡淡的白疤。術後的恢復耗盡了整一個暑假。

【小说】豹窥

Erica

1 灰褐色霉斑呈左右对称的形状,像一株羸弱的树,紧贴着惨白的墙面。金慧兰端着咖啡从厨房出来时,余光瞥到了那处,不由得大皱眉头。她想,装修不过才结束刚两个月,霉菌就迫不及待地破开了新涂层,实在叫人愕然。一整个屋子大约是早已腐朽到了芯子里。

被凝視的與被觀看的

Erica

女性那被凝視與被觀看的焦慮是由來已久的。讀中學、到了青春期,腦海裡一朝被周圍環境催生出了性別觀,對自己的四肢、臉蛋與頭髮就會發出無休止的責問。腿和腰,臀部與胸脯,鼻子及眼睛,BMI(體重身高指數),總得照著模板來。不能太高,不能太矮,不能太胖,不能太瘦。

【小说】鏡屋

Erica

她聽哥哥說起過鏡屋。嚴格而言,鏡屋不能算是“屋”,充其量只能被當成個“間”。它方方正正地立在地下室的東南角,從外看,僅是幾面頂天立地的白色隔板,髒而舊,其中一面嵌有一扇窄門,整體很像是施工現場隨便圍起的臨時廁所。吳晨頭一回見到它時,圍着它左右轉幾圈,實在瞧不出有什麼用處,於是...

【小说】浮域

Erica

与以往不同,这次罗庆全是带着行李箱上门的。她听到拍门声,推开门看见了男人的眼睛,但动作太急,铁门砸上了墙壁。那震耳欲聋的声音使二人屏住呼吸。走廊十分空旷,一整层只剩她一个住户,因此响声不能被人吸收、稀释,反倒可能渗入墙壁,顺着砖缝与管道,传入楼下管理员的耳中。

[小说]金线

Erica

就在昨天,林郁专门去珠海烫了头发。她是重度近视,脱了眼镜后看不清镜子里的自己,但耳边一直回荡着造型师的恭维,和烫发机叫人不安的滋滋声。这样的苦头吃下来,戴上眼镜前,林郁还以为自己已经脱胎换骨,重又生出了青春。她的想象,随着日光渐长,变得不可思议起来:她想象着柔滑、丝绸一般优雅的长发,披在时尚杂志封面与红地毯的女人头上。

图书馆:一种对抗

Erica

一座理想的图书馆应该是幽静且不知餍足的:它堆积着纸质碑石的内里停滞于时间之外。步入其中,那从下至上堆积如山的书本,沉重地压在徘徊者的眼睛上,逼迫出近乎撕裂的满足与痛苦。光是用指腹轻轻拂过书脊上的标题,就足以使大脑陷入暧昧不清的混沌之中,仿佛被潮汐轻轻拍打着意识,神魂颠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