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niCheung

物理學得特別差的電力行業從業者。 只想看電影和旅行的不務正業者。

我认识的那些被家暴的女人

發布於

最近有个新闻,说一个男的走错家门进到邻居家把邻居老婆打了,被判坐牢9个月。大家讨论说按中国的法律,如果他没进错门,打的是自己老婆,那他就不用坐牢了。

上周趁着出差的机会回老家休假,跟母亲聊了聊熟人的现状,发现我身边经历过家暴的女性如此多。

首先是我妈妈。记忆中在我奶奶未去世前,爸爸经常打骂我妈妈,很多次都是奶奶在一旁煽风点火。我奶奶完全不像个农村老妇人,我从没见她干过活,别说是农活,甚至我爸妈下地忙农活晚上回来那么晚,她都不会做饭。我们小时候秋收时都会被带去地里捡麦穗,我奶奶就在家里看电视,回去晚了她反而会抱怨没早回来做饭饿到她了。

我爸年轻时很喜欢喝酒,他喝醉酒进门,我妈说一句“以后少喝点酒”这样的话就会被打。西北的农村冬天取暖靠炉子,往炉子里加煤块或蜂窝煤用火钳。小时候我爸经常用火钳打我妈。甚至有一次我爸打的时候我哭着抱住我妈的让她别跑掉,说我不想要后妈。

我妈生了两个女儿,小时候我奶奶带我姐,我妈带我。有一次打完后我妈离开了,过了几天又回来了。前不久聊到这事,她说当时她找开小卖铺的堂妹借了钱想去格尔木打工,到了火车站售票窗口,想到如果她走了我会很可怜就没走,在姥姥家待了几天就回来了。听到这话觉得很难过,若不是我,我妈本不用承受那些暴力。

在我妈没生下儿子这件事上,我奶奶总跟她同辈的老人批判我妈。初二学了生物课,有一次我爸喝了酒又打我妈,还说我妈没本事没生下儿子。我说“生物课上老师讲了,生儿子生女儿起作用的是男人,我妈没生下儿子是你没本事”,气得我爸过来打我,说“念了几天书居然敢批评老子了”。没多久我奶奶去世了,再之后我就没见过我爸打我妈。                  

我大姨虽然生活在城市,一样逃离不了家暴。大姨也生了两个女儿,年轻时在婆家总被辱骂,丈夫什么糟心事都干过,赌博,出轨,喝了酒也总打她,她却一直忍受。

后来公婆去世,被打的次数少了,语言暴力却未间断过。小姨劝她离婚,她又担心离婚了丈夫自己无法过活。小姨气得见到大姨父不搭理,大姨觉得是故意给她脸色,两人闹得很不愉快。

小伙伴的妈。小时候对门小伙伴的妈妈跑了,他爸爸没去叫回来,之后一直没回来,再后来听大人闲聊说他妈妈改嫁了。我对他妈妈的样貌没有任何记忆,所以这事可能发生在我五岁之前。我妈说他爷爷是个“二杆子”,以前他父母和他爷爷奶奶住在一个院子里,他爷爷经常骂他妈妈,还让他爸打她妈妈。

据我妈说,有一次秋收的时候,他爸用挑麦草的工具(不知道怎么用普通话说,大概就是一个放大版的叉子,头部是用0.5厘米粗的铁丝做的,把儿是木棍)戳了一下,铁丝直接插进了手上大拇指和食指之间的部位。一起干活的邻居们都吓呆了,劝他爸别打。不知道是否就是这次殴打让他妈妈决定离开?

哑巴表姨。姥姥的二姐有一个女儿是哑巴,跟我四舅一样,残疾并不是先天的,而是小时候感冒发烧注射链霉素后导致的。哑巴表姨是姨姥姥所有女儿中最好看的一个,以前家人让她和我四舅结婚,两个人都残疾,担心嫁别人或娶别人过得不好,自己人还可以相互守望。不过她看不上我四舅,他想嫁给我三舅。三舅在外地上班,也不愿意娶个哑巴做老婆。后来哑巴表姨嫁给她同村的另一个哑巴,也是链霉素致残的,日子过得还行。

在生下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丈夫生病还是出车祸死了,哑巴表姨的父亲很迅速的让她改嫁,嫁给了同村的一个一直娶不到老婆的混混,从此开启了被殴打的人生。最初被打后她带着孩子回娘家,她爹丝毫不同情自己的女儿,还说她被打是她的命,因为她命贱,导致娘家也不富裕,后来她被赶回去了。

我妈说有一次她在公交车上碰到哑巴表姨,脸上有伤,带了墨镜,看起来老了很多,差点没认出来。现在日子过得比以前好一点,残疾人有政府扶持,给钱修猪圈,每年给猪苗子、洋芋种子,也都是哑巴表姨每天剁菜喂猪,下地干活。她丈夫依然天天喝酒,不开心还是会打她。青海男人打老婆前最共同的特征就是喝了酒,极少有例外。

如果说上一代女性会被家暴是因为受某种传统的极端思想影响,那我这一代女人仍然被家暴却还默默忍受我真是不知该找什么理由了,或许是这么些年,我们的社会未有任何进步。

大姨的二女儿,79年出生的。有自己的工作,收入比丈夫高,仍被家暴。大概是没本事的男人都喜欢打女人吧!她在甘肃上班,丈夫是甘肃人。居住的城市夏天比西宁气温高很多,据说是结婚后,婆婆很明确的跟她说不可以穿无袖的衣服,不可以穿不过膝的裙子。而且,她的工资都被收走,在我这一代,这简直不可思议。

二表姐第一胎是女儿,之后她婆婆一直说她没生下儿子,他们g家没有人传宗接代,经历了多次的备孕失败后,试管生下一对双胞胎儿子。她老公懒到自己袜子都不洗,吃个鸡蛋都要我表姐把鸡蛋壳剥掉给他。

去年夏天关于某个地方的问题,跟小姨一家人发生观念上的冲突,后来碰到二表姐,跟她说了前因后果,让我宽慰的是她居然很认同我。可是我更加无法理解,相较于农村妇女,她其实是有主见的,明明自己一个人可以过得更好,为何不离婚?被家暴这么久却还要为那无耻的家庭生下“传宗接代”的儿子。

二姑的大女儿。我总跟我妈说看二姑家三个孩子, 现在生活过得这么难,都是婚姻导致的。二姑家在西宁郊区,从前姑父下岗,日子很苦。大概二十年前,二姑总是从我家拿面、土豆、清油回去,夏天的时候蔬菜也从我家拿。供三个孩子读书更是难上加难,所以作为老大,大表姐初中毕业就去市场卖衣服挣钱。

结婚前她老公是她打工那家店铺的老板,二姑从一开始就看不上那男的,但还是让自己的女儿嫁给他,不懂。。。男的很小气,比如过年的时候,大表姐来我家看一下奶奶,回到家就会被打,说是花了钱。好几次来的时候眼窝都是青的。

在他们孩子七八岁的时候,原本是要离婚的,还闹到了法院,等待期间大表姐去外地打工,逃离了两三年。二姑说,留在西宁怕男方追过来打,等了那么久,婚也一直都没离成,后来大表姐从外地回来了,感觉没多长时间他们又在一起了,在一起之后还是被打。我没有仔细问过这其中的缘由,但我觉得即使表姐跟我说了她的理由我都无法理解。

现在他们的儿子已经十七八了,男方生了重病在家休养,所以都是大表姐在外挣钱养家。据说有一次那男的打大表姐,他儿子站在母亲一方维护,后半夜在儿子睡着的时候,他把自己儿子打了。

堂嫂。我爸兄弟三个,大伯家日子最苦,按我妈的说法,太懒。大伯家三个孩子,大堂哥长得最好看。二堂哥初中毕业去工地上干活,有一次下雨,他们被叫去护墙还是啥,墙倒了砸到腿,瘸了。这已经是十五六年前的事情,什么保险都没有,工地老板也没陪多少医药费,这让原本不富裕的家庭陷入了贫困。大堂哥到结婚年龄的时候,有人介绍了堂嫂。大堂哥看不上堂嫂,堂嫂个头不大,也不漂亮,但堂嫂并没有计较大伯家穷。堂哥自己心里清楚,也就同意了婚事。堂嫂很能干,有主见。当然了,不服气的时候也会犟几句。结婚前五年,有两三次被堂哥打后跑回娘家,后来又是大伯母找我爸和叔叔一起去她娘家赔礼道歉将她叫回来。最近几年没再听说她被打的消息,可能是堂哥认命了?

除了以上提到这些我比较亲近的人,还有邻家一个姑姑,也是因为生了三个女儿没有儿子而总被家暴,后来她老公出轨后她被离婚。

多年前看柴静的《看见》,里面有一些女重刑犯,几乎都经历过很严重的家暴。她们被判重刑是因为进行了反抗导致施暴者死亡。而且我记得都还不是单纯的殴打本人,有几个女人之所以杀死自己丈夫是因为看到丈夫性侵犯自己的亲生女儿。不过我已经忘记她们都是哪个区域的。

大学的时候跟女同学聊,除了一个宁夏的女同学家也出现跟我家类似的家暴问题,其他地区的同学家都没有这样的情况。而我身边居然有这么多,我甚至怀疑纵观全中国,家暴问题最严重的区域可能就是青海,或者扩大一点是西北。

我总在想,难道是西北受伊斯兰教影响所以男人的大男子主义更加严重?又或者是未生下儿子觉得“脸上无光”所以打女人?不过伊斯兰教也重男轻女,或许对于西北地区来说,这是两种文化中共同的糟粕叠加在了一起,达到了某种放大效果。

我很好奇一直传说非常重男轻女的福建省家暴情况是否比青海严重?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