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滿江紅

1949年南京碼頭,軍艦「崑崙號」奉命運送大批故宮文物前往台灣。

除了層層疊疊箱子外,甲板上還擠滿隨艦撤退的海軍人員及眷屬,

負責押送文物的杭立武,指揮搬運箱子的工作人員把箱子疊高,

希望能將國寶全裝上船,在雨水中,看拼命擠上船的男女老幼,

開始有人步履不穩落海,或是從欄杆被推擠落海,

軍艦已明顯超載,碼頭上還有那麼沒抬上來的文物箱,

他跟艦長商討,能不能再挪出更多空間,

不久前,太平輪因超載在舟山群島附近跟建元輪對撞沉沒事件,

艦長不肯冒險,於是杭立武做出沉痛決定,將最重要一箱扛提上來,

其他都不要了,好容納更多人。一陣海浪使得船身傾斜,

四人手一鬆,箱子撞倒被擠在欄杆邊的婦人,

她緊抱小孩的手一鬆,小女孩掉落海裡。

婦人和丈夫譚紹竹聲嘶力竭呼叫女兒的名字,

故宮文物四人小組死命拉住夫婦兩人,

遵照杭立武吩咐小心照看夫婦倆,平安順利抵達基隆港。

失魂落魄的譚紹竹聽見四人小組壓低聲音說:那箱子裝的是〈三希堂快雪時晴帖〉

范寬〈谿山行旅圖〉徐熙〈玉堂富貴圖〉國寶中的國寶啊…

民國44年,譚紹竹和太太春桃住在草山海軍宿舍,

想念家鄉菜搭車來士林老鄉飯館吃飯時,看到擺香煙攤的婦人腳邊搖籃躺個女嬰,

這不怕生笑臉迎人的女嬰,讓譚紹竹想起落海的女兒小玉,

他向婦人買三包雙喜煙送給老林,知道女嬰叫做蘅芷。

譚紹竹讚美蘅芷名字的優美文雅,問是誰起的名?

原本侃侃而談的婦人,突然閉嘴不語。

吃飯時,譚紹竹說起賣香煙婦人跟女嬰蘅芷的事,

老林說阿碧很可憐,丈夫是軍伕,死在新加坡,房產被小叔霸佔,

她住在長屋最後間,為生計出租一間房間給高中老師,

阿碧和他發生感情,生了蘅芷。那人卻拐跑女學生,拋棄阿碧母女,躲到南部。

譚紹竹認蘅芷做乾女兒,知道母女生活艱困,阿碧不肯接受金錢幫助,

靠織毛衣,縫裙邊,賣冰,圓仔湯,賣玩具拉拔大蘅芷。

蘅芷很爭氣,從小學到高中成績都是第一名,更考上台大,鄰居都對阿碧說,老來必好命。

民國62年,紐約文物拍賣明朝大書法家文徵明《滿江紅》的法帖,

這筆力飽滿的詞寫出為抗金大將岳飛冤死風波亭抱不平外,詞中直指高宗趙構才是殘害忠良的背後主謀。

喊價至550萬美金時,委託人改變主意,把這卷《滿江紅》捐贈給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主持拍賣的杜若,透過電話確定賣主是譚紹竹,決定來台北和他見面。

杜若的爺爺在王府井大街有家祖傳三代的古玩店「榮寶齋」,

譚家與杜家有三代交情,杜若和紹竹的弟弟譚紹筠青梅竹馬,訂下婚約。

抗戰時,紹竹赴重慶念軍校,杜若的爺爺擔憂《滿江紅》法帖落入日本人手中,讓紹竹帶走。

民國33年,紹筠響應「十萬青年 十萬軍」號召,離開北平奔赴重慶。

紹筠這一走,杜若只收到一封信,說他隨李彌將軍的部隊進入緬甸。

38年,杜若隨父母返回倫敦,紹竹多次到救總查詢富國島撤回台灣軍人名單,都沒有紹筠名字。

一直到1994年,蘅芷母親病逝,結束10年婚姻,成為慈濟信徒,跟隨慈濟進入泰北援助孤軍及其後裔,

發放紅包跟物資時,無意中聽到譚紹筠名字,經由沐小姐安排,見到了譚紹筠,

由他親口訴說自己悲涼的故事,他隨李彌將軍退進緬甸北境,瘴癘之區,

深夜遭到土著偷襲,右腿中彈,缺乏藥品,只能截肢保命。

不想以殘疾之身拖累杜若,無意跟兄長連絡,自我放逐在泰北,成為一個傷殘老兵。

最動人的情節是譚紹筠、譚紹竹兄弟倆失散六十年,再相見時,紹筠肺炎病重,在加護病房,

跟從台灣趕來的紹竹見了面,兄弟涕泗縱橫,不敢相信記憶中少年,怎已經白髮面容蒼老…。

紹筠跟杜若北平一別,五十三年未曾見面。知道杜若終身未婚,搥胸悲喊。

從紐約趕來的杜若見到的是停止呼吸的紹筠,傷心欲絕哭倒在地。

姚白芳巧妙的在小說中用明朝大書畫家文徵明的《滿江紅》法帖,

串連了幾個人物的一段綿綿悲情。

也反映了一個天翻地覆的時代悲劇。



滿江紅

作者:姚白芳

出版社:爾雅

出版日期:2014/07/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