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幽灵

我穿越进了一本修仙文——谢源篇

我叫谢源。我从小天赋异禀,在修仙一途上就比别人进步神速。年少时就因为除了几个较为出名的邪祟而声名大振。从此,我去到哪里都有人说一声谢公子乃青年才俊,前途不可限量。

因为自身修养也还不错,担得起谦谦公子之名,所以我从小身边就有不少姑娘围绕着我。但对着他们有意无意的明示暗示,我都以礼拒绝了。

毕竟目前我尚未考虑情缘之事,只想与更多的宗门弟子互相切磋,进步武艺。

某一次除祟中,我相识了碧天门的大师兄。他实力与我相差无几,并且我也十分欣赏他的为人性格,是个值得深交的朋友。

后来在梅城的秘境那边,我又遇见了他。这次他带着他的师弟们师妹一起过来。

很幸运地,进去之后我与他还有他的六师弟同路,便一起组队。他的六师弟实力也很不错,令我对碧天门的弟子观感极好。

不过这两个人却是个妹控,不论遇到什么好东西都想着带回去给他们的小师妹。甚至好不容易才抢到的,千年只结一次果的雾果,他们也说带回去给小师妹。

这该是对小师妹多么深沉地爱啊。

一出秘境,这两人就往自家队伍走去,我也不禁往他们念叨了一路的小师妹那边看了一眼。

看着是个娇纵的妹子。

后来几次历练,我也有再次遇到碧天门的大师兄,原以为他的雾果已经给了小师妹了,没想到还呆在他的储物袋里。

我好奇地问了一句,他回答我说小师妹也不是什么东西都拿的,通常她拿走的都是我们自身用不上的玩意。

原来竟是一个善解人意的小师妹,恕我当时的偏见。

有一次除邪祟时身受重伤,在回师门的时候不小心从剑上栽了下来,摔到山谷下。

摔得时候我就心想,我山谷看着荒无人烟,也许我今天死在这儿了都没人知道。即使一生极短,但没什么遗憾,我的人生也算是圆满吧。

然后我就闭上了眼睛。

不过天不亡我也,我被一个高人救了。只是高人把我的视力和嗅觉封住了,可能他是不想让我看见他的容貌,以免我以后带人过来扰他清净。

只不过高人在帮我处理伤口换绷带的时候,双手手指十分纤细,倒不似男人手。

但高人不说,咱也不会去问不该问的事情,咱是乖宝宝。

我就在这儿疗伤,在高人的指点下进步武艺,跟高人论天文地理,聊世界局势,理术法禁制,还得了个传承。

大家都说我的运气很好,我也承认,从剑上掉下来还可以得到一个传承,这运气估计也没多少人有了。

只不过这传承以我的实力,我还未能发挥它十分之一的实力。我不禁想向高人指点。

高人说话果然都很有范,他就说了一句等我危难之际我自会明白这样的半句话让我自己领悟。

第二天高人就解了我的五感。我仔细地看了看四周,吃了高人给我烤的鸡,回到了师门。

有点惋惜无法跟高人亲自告别,也无法跟他表达一下感激之情。

回到师门,我将养数月,虽说有点怀念高人的烤鸡,但我也很快调整好心态,然后出门历练。

在历练途中,我遇到了一群志同道合的道友,其中还有一位安姑娘。她实力足以让她在这江湖中立本,见解独立,亦不依附于男人,让我高看几分。

在这期间,我们接到了除掉贰懿镇邪祟的任务,整顿整顿便过去了。去到只见碧天门的六师弟跟他的师兄师妹都在。

原本以为这是一个平常的任务,这么多人围杀应该不会出什么岔子。没想,这邪祟的实力强横,我们折了三分之一的人在里面。

眼看着将近一半的人都要折进去了,我忽然被拎起来往邪祟方向一扔,正好帮碧天门的六师弟挡了一击。

我一口老血喷出来,虽没有当场致命,但也不远矣。我拼着一口气往刚才我站的方向望去,至少要知道是谁扔我,死也死得个明白。

啊,竟然是碧天门的那个小师妹。她刚才不是站另一边的吗,为什么要走这么远来扔我啊?

我以为这次应该不会有奇迹了,我就要像其他人一样死去,却在这时感受到了体内有一股能量,是我在山谷获得的传承!

当时高人的那句当你危难之际你就能领悟,竟然是要濒死之际才能领悟吗?这开箱条件也太艰难了些吧!

于是得到了完整传承的我仿佛开挂一样,三两下把邪祟给打垮,看着师父们也赶到了,就趁着我还没晕倒之前把碧天门的小师妹拎去小树林,我有问题想要问她。

只是我在半路就晕倒了,似乎栽下去的时候还拿小师妹当了一下肉垫。抱歉,小师妹。

待我醒来之际,我已经回到了师门。师父告诉我他已经帮我报仇的时候我是崩溃的。但是他是师父,不管他犯了什么错我都不可以不敬。忍住,谢源,我能忍住。

我稳住我崩溃的心态,把来龙去脉告诉了师父。根据那根拎他起来往邪祟扔的手指粗细,小师妹很有可能就是那个高人。

师父听完之后一脸便秘的模样,只是人打了,也逃了,现在只好先把人找回来,千万可别出事啊。

顾忌到她当初当高人的时候不愿让我知道她的身份,我害怕她有什么难言之隐,对外为她辩解的时候只好隐去山谷之事。无奈,仍有群众嘲她自私,贪生怕死,我却不知该如何为她辩解。

一经数年,小师妹一直没有任何消息。我一边历练,一边留意她的踪迹。在这期间,安姑娘一直陪伴在我身边,我觉得她与我投缘,起了结为情缘之心。

然而,我果然是幸运的。我就随口一说在这个镇子上歇息一晚吧,然后我们就在这里找到了那个碧天门的小师妹。

终于,我们找到了她。她似乎过得还不错,找了个丈夫,只是因为碎丹之苦,时不时丹田处会抽搐疼痛,而且身体状况大落,无法为丈夫生下一子。

我一直为此感到十分愧疚,在她还没回师门之前,我有空时都会特地过来找她聊天。

她应该很爱她的丈夫,每次从他们的对话中都能听到丈夫对她的宠溺还有她的依赖。

后来她回师门了,我跟师父一起去给他们道歉,并且我愿意留下来为她修复金丹出一份力。

安姑娘也跟着我一起到碧天门呆着了。原本安姑娘大可不必跟来,毕竟这是我自己的债,但是她说我的事情就是她的事情,我一时感动,便答应了她。

我把我所有的药材、法宝、好东西全部拿出来给她,只要能帮到她,不管多珍贵的药材法宝,都随意用。

但是她让我把所有东西都收了起来,告诉我现在还不到时候,需要的时候会跟我讨。只不过到最后,她一样东西也没拿我的。

她一开始似乎不太愿意修复金丹,总是找理由说不急,不急。你不急,但是我急啊!

她原本应该是一个出色的女修,年纪轻轻便已修成金丹,精通医术,还曾经救过我的命,但是一切都被我毁了。我只希望能尽我绵薄之力,即使她后来修为无法恢复如初,除了她的师兄,我也希望我能护她一生。

中途我们还去打了一次战,我随着她的师父师兄回到碧天门。回来时她站在山门门口,备好了饭菜,笑得温暖。

那时候我就心想,难怪大家都这么宠她,要是我有一个这么暖心的小师妹,我也宠。

吃完饭后,她说她把药材都准备好了,随时可以开始修复金丹。

大家都毛遂自荐要为她运功,最后定下来了第一个养好伤的人为她运功。

我没吭声,只不过回房之后我就把师父给我的疗伤神丹啃了下去,争取到了这个名额。

修复金丹的过程有多难受,无人能感同身受。但是她无论多疼,多难受,都不曾吭声。我看着她,对她肃然起敬。

有时候运功完后,我筋疲力尽,安姑娘也会一脸心疼地过来照顾我。安姑娘可真是温柔细心。

后来她痊愈了,我和安姑娘也就离开了。

我回到自己的师门将养一阵日子。那时正逢魔兵起兵之时,养好了,我们加入大队,一起对抗魔兵。

魔兵的攻势很强,我们也应付得够呛,每天奔波于战场中。

后来有一天,安姑娘找到我,问我愿不愿意跟她共度余生。

我忽然想起,我原本是打算跟安姑娘结情缘的,可是后来怎么好像忘了这回事呢?

我沉默片刻,回答安姑娘说,目前正是战乱之际,我暂时不愿考虑此事。

安姑娘眼角的泪要掉不掉的,红着眼睛问我,如果这句话是碧天门的那个小师妹问的呢?我是不是也会这么回答?

这句话震惊到我,我不禁沉默地思考了一下为什么她要扯上小师妹?果然女人的思维十分跳跃。

安姑娘看我没有即时给她回应,也不知道是脑补了什么,转身就走。

我静静地在那儿站了片刻,然后回了军营。

后来,我听说碧天门的小师妹离开了师门。

我们打赢了魔兵,立下誓约,魔兵万年内不得踏入我们境内。

再后来,我听说她去浪迹天涯。

我想了想,世界这么大,我也只去过几个地方,所以我给师父留下了一个口信。

自己一个人到处走偶尔还是挺无聊的,也不知道有没有哪一天会碰巧遇上小师妹,但是我觉得我的运气能让我遇见她。

后来的后来,我真的在一个旅游胜地遇见了那个小师妹。

我走上前去问她,要不要搭个伴儿?

她沉思片刻,很沉重的摇头拒绝了我。

但没关系,我可以跟在她后头,她这么心软,不会让我孤单太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