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寫白字

發布於
儍儍分不清楚「翻新」和「翻身」

寫作的人大概很怕寫白字(或稱別字,這裡不打算硏究兩者有沒有分別),但自從有了電腦,自己感到好像越來越多,有時明明自覺已小心細讀數遍,但刊登岀來後,才看到走漏了一個!就像自己上一篇《二等公民》,現在才發現「習慣」寫成「集慣」,真有點尷尬。而且在Matters這邊,已不能自己改正,真是極度遺憾!

話說回來,電腦的程式越來越先進,英文尤其,很早已有自動改正(Auto-Correct),有時候打好一個文件,沒有見到紅線或甚麼其他顏色的提示,便會比較放任,再重看也不算太仔細,意外便由此而起。自己最面紅耳熱的一次,是將Calm寫成Clam,而且是在PowerPoint內,一放出來,全世界都看見!歸根究底,這兩個字都是成立的字,因此沒有紅線出現,自己便跳過了。現在的程式加入人工智能,可以根據上文下理知道你有可能用錯字而提示。甚至人工智能自行寫一篇公文,已可以頭頭是道,我們是不是該開始害怕?

至於中文輸入,似乎未如英文輸入般多功能,最多是岀一列它估計下一個的字,讓你選擇,有時的確快手點錯,不過重讀時會很易察覺,因為始終是錯字,而白字通常是因為二字同音而混淆,讀來順𣈱,也就容易走漏眼。而現在的媒體很多時是故意用一個有白字的標題招徠,以前還會用引號括住那個字,後來便懶理。然後是廣告界,娛樂界,有甚麼節目項目命名等,都會用同音字,香港人稱之為「玩食字」,還可以加上英文,於是原本甚麼「五彩繽紛,夏日繽紛」的,總會變成「五彩繽Fun,夏日繽Fun」,而「不廋降」,「一帆Phone順」或「左麟右李」這類同音字詞,便頻繁地出現在媒體,有時一下子記不起,正確的字是那一個。

當然有些時候,自己學藝未精,會不肯定,例如打破紀錄,不會是記錄,但說紀錄片,寫成記錄片又似乎可以。又好像「終生伴侶(不是終身)」和「終身事業(不是終生)」,網上資料如是說,大家又是否義無反顧地不會寫錯?還有「出其不意(不是出奇不意)」,但岀奇制勝卻才是正確。「一鼓作氣(不是一股作氣)」,但一股力量不能寫作「一鼓力量」。大家是否有點想發脾氣,大嗌一兩句粗口?

我不是鼓勵大家別太認真,但也留意到自己也經常有寫白字的情況,而環顧其他媒體,即使是大報大台也常有岀現,是因為大家用了電腦打字,思維有了改變,還是大環境玩同音字太多太濫,大家很多時被混淆,常常分不清那個才是正字呢?其實,我只想有個簡單方法,讓我可以改正自己的錯字。大環境的,還得靠大家了。

然後,我聽到有人在電視上將草菅人命,讀成草「管」人命,唉!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