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樂思

社工系學士。現職行政人員。業餘寫作。喜愛自學。寫作領域涵蓋觀點、社會科學、歷史知識、寓言短篇等。Github: https://github.com/Dorothy1984

記一次唯心社交的經驗:把我趕回原則正軌的一次當頭棒喝

樂思的文字經常表現得自己很講原則,但人嘛!始終會有軟弱的時候。也不怕讓大家看見一次了。

經常在這兒強調為人行事不可違心。我的文字為我營造了非常講求原則的形象。但事實上我又是否時時刻刻都這麼堅守原則呢?

人嘛!始終會有軟弱的時候。就像在馬特市,當自己在這兒的頭三個月,眼見自己寫來寫去文章都只有二三十或三四十拍手,而那邊廂其他人卻好像很容易就百多二百拍。自己怎會不羨慕?怎會不想追求或打拼到多些拍手?看見一些聲稱「有拍必回」的作者,對當時的我來說,真的是很大的誘惑。故事就在這時掀開了序幕。

曾經有個作者主動追蹤我,也給我數篇作品拍了手。看介紹,開首就是「有拍必回」四個字。逛過一圈,發現真的沒什麼自己喜歡的作品。但當時我想,人家給我拍了手,我姑且回追啦!說不定將來會有我喜歡的作品也未可知。追蹤了之後,發現那個作者就沒有之前那麼關注我的作品了。然後有一次我發表作品之後一段時間,發現反應一般。於是很想找些辦法「匊數」。想起他的「有拍必回」,就到他的主頁隨便找了一篇文章就拍了手。但拍手之後,發現一直都沒反應。我感到非常失望。後來問自己為何會這麼失望呢?明明拍手不拍手是別人的自由。再後來我想通了。我追蹤這位作者,以致後來給他拍手,根本不是因為自己喜歡他的作品,只是因為那「有拍必回」四個字。於是我的追蹤與拍手,都變得很工具性且懷有目的。人呢!一旦把事情看得工具又懷有目的,不免就會有期望,期望未能得到滿足,很自然就會失望。

後來我取消了對那個作者的追蹤。並非因為他不給我拍手而憤怒或報復。其實我很理解這些作者們的難處。當自己只有十個八個人前來拍手時,有拍必回當然容易做到。但當有二三十、三四十,或更多人來拍手呢?我取消對他的追蹤,只是想把追蹤、拍手、關注等事宜,交回給自己的心,不讓功利的頭腦摻和進去。這次違心社交的經驗成為我的教訓,把我重新推回遵守原則的正軌。也想縱谷各位小妹妹,當你們要找男朋友,以上行徑千萬不要學呢!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