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14 篇作品累積創作 6503 
小气鹅

当我们在讨论女权主义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说什么(2)

副标题应该叫做“熬夜参加北美时间傍晚的在线分享会感想记”。虽然很明确知道女权主义不是铁板一块,但是每次被现实冲击还是觉得有些意外。每一次看到那些被年轻女孩子当作role modal,优秀的,热心肠的女性领导者对性别问题避而不谈,我就对女权主义发展的艰难程度又了更进一步的理解。

小气鹅

疫情杂记(5)

1. 星期六总是有重大新闻,即使德语不通不follow时事的人也都知道了——周二开始lockdown升级。倒也没什么可意外的,对我来说估计一切照常没什么变化。只是有点担心楼下的bakery还能不能开门。lockdown之前那里每天门口都坐着晒太阳聊天喝咖啡的大爷大妈,十一月起餐厅...

7
小气鹅

做出选择是天秤座的功课

所有事情的两面你都看得见 迫切想要的和必须付出的代价 显而易见的得失 但不只是如此 情绪天生自带巨大权重 而你也知道感受的重要 于是简单的加减法并不总是成立 比较失去意义 时间是一直在往前走的 尽快做出决定 不必是最好的那一个 当你说 "这是我选择的路" 这样就足够了

小气鹅

疫情杂记(4)

1. 想不到吧。想不到三月lockdown又要重新开始一遍。在法国的朋友刚刚跳上回国的飞机,quite a smart move。不用上德语课上到天黑才回家,我还是挺开心的。虽然还是舍不得办公室的大显示屏和办公桌,虽然可以遇见工作效率进一步降低,除此之外也没什么特别的。

小气鹅

当我们说作为一个女权主义者的时候我们到底在说什么(1)

正如题目所见,这应该会是一个围绕女权主义这个话题展开的系列写作。但是说是系列,其实我对于结构主题没有任何规划,所以这其实还是一堆给自己看的,用来整理思路的流水账罢了。事实上我一直以来都在不断思考自己到底想要做一个什么样的人。更进一步阐述,其实这个问题应当是我在各个与他人接触的社会活动到底应该是什么样的角色和姿态。

小气鹅

nostalgia is a illness.

youtube很是时候的又给我推送了吉他手的live视频。我看着他哽咽着但是仍独自唱完那首他最悲伤的歌,这发生在六年前。那时候一切都比现在好一点,他也是,他那时候的乐队也是。那时候听他的歌比现在容易的多,那时候我们以为他会一直写这样的歌,一直有节制的悲伤。

小气鹅

当我说我在摸鱼的时候我到底在干什么(1)

1. 刚听了最新一期的随机波动,这一期的嘉宾是历史学家罗新老师。虽然我一直以历史白痴自居,但是这一次又对历史产生了点(短暂的?)兴趣。如果要我来说,仅仅是主题的那一句话所具有的启发性就已经只得深思了。「生动的现实帮我们认识生动的过去。」 我是一个记忆力不算太好的人,更擅长理解抽象的道理而不是比较细节。

1
小气鹅

在10年前送你一颗子弹

我第一次知道《送你一颗子弹》这本书是在高中的图书室,我只是随意的随便地选了一本封皮看着比较新的书,然后便是命运般的相遇。我每次讲到这一段,都称之为命运的安排。但是仔细推敲起来,很难说我的生活因此发生了什么彻底的改变。我更愿意解释为一种万千表象之下的收敛,彼此相通的东西指向同一个终点,让我觉得喜欢的东西也总是互相吸引。

5
小气鹅

疫情杂记(3)

1. 复活节结束后,奥地利迎来reopening,不过学校这学期应该会一直采用网课。春天来了以后,可以明显感受到宿舍楼里面更明显的骚动,虽然集会仍然不被允许,但是总是有party的音乐声和聊天声。2. 大概从上周开始,超市里面已经找不到发口罩的工作人员了,不过戴口罩的规定应该会持续很久。

1
小气鹅

做梦记录(1)

2020.04.05 周五晚上多梦。记得最清楚的一个是,我和两位朋友被住在另一个学生宿舍的交换生朋友邀请去她家吃饭。去了他们宿舍才发现,这里的学生丝毫没有隔离防范意识。楼道到处都是随意聚集的学生在一起俩天玩耍。等见到朋友,发现问题更严重,原以为是一个小型聚餐其实是又是一个大派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