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言

開始了陌生的一人生活,踏上了陌生的未知旅程。 前路漫漫,暫尚未想停歇。

社區活動:我想變成『真正的自己』一天

第一次參加社區活動。請各位多多指教。我寫的東西有點怪,請多多包涵。
想試試看寫多重人格的故事



咯、咯。

是久久未聽到的敲門聲。我打開門,確認來人。


來人穿著一身整齊筆整的深藍色西裝,打著一條花俏的領呔、腳上有一對亮麗的皮鞋。他擁有一張跟我一樣的臉、卻又稍稍不同的感覺:他的眉頭之間沒有皺起來,眼神也比我明亮,嘴角還帶著一抹笑容。

是一副比我快樂得多的面容。

「很久沒見了。」他說,用著跟我一樣的聲音。

「嗯。」

「想來看你過得怎麼樣。」

「如你所見。」我聳了聳肩,沒有直接回答。他笑笑說:「我想也是。你待在這裏比較好。」

「可是你卻出現了,為甚麼?」我問道。雖然並不想知道答案。


「因為『他』。『他』最近聽瑪莉說:『人應該當真正的自己甚麼的』,該死。」他看起來有點不高興,但臉上仍然掛著笑容:「『真正的自己』…!也就是你。『他』一定是忘記了,那個時候的自己是多麼的難過、幾乎每天都在哭…」

「可是你知道,只要『他』選擇了,你就只有遵從一途。」

「我討厭『他』,她根本甚麼也不知道。」

「我不在乎你討厭甚麼。」話畢,我閉上眼睛。漸漸感受到聚光燈的溫暖。



再睜開眼睛的時候,我眼前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女性。她叫「瑪莉」。我沒有直接跟她交談過,但是常常聽她跟「其它的我」的對話。她是最近喜歡上我的人,而「其它的我」好像覺得她是個不錯的對像,決定跟她交往看看。

她看著我的眼睛,眼裏滿意愛意。

「祖迪克,」她喊我的名字:「我知道突然這麼跟你說是有點唐突,但跟你交往後我總覺得…你好像比以前更遙遠了。」

我沒有應她的話,拿起眼前的凍咖啡呷了一口。

太甜了。

明明都是「我」,為何口味相差這麼遠呢?我不悅地皺了皺眉,有點想吐。


瑪莉似乎誤會了我皺眉的原因,急忙解釋道:「不!我不是說你很奇怪還是別的,只是跟好像總沒有聽你說過你的心底話似的… 你不相信別人不要緊,但你可以信任我!」

她握著我的手,好像要給我信心。她眼裏閃閃發光地道:「我知道你一直以來都是個獨立的人,也許並不需要我多管閒事。但是我偶爾也能感受到你內心的孤獨…所以若有甚麼事情,我希望能成為你的倚靠!」

她是個不錯的女生,這點我認同「其它的我」。

但也僅此而已。


「瑪莉小姐,你說的話好奇怪。」

我久違地露出了微笑(儘管在她眼裏看起來應該是苦笑),移開了她抓著我的手。那是我跟他人久違了的肌膚接觸,但我清楚知道,自己並不需要。

她本來閃閃發光的眼睛,露出了一絲疑惑。

「甚麼意思?」她問。

「你知道我是個獨立的人,卻想我倚靠你。」我緩緩地說,希望她有聽懂:「你想嘗試改變我、控制我嗎?」

「我沒有!」她幾乎是高呼出來的,急著為自己辯護:「只是有時候…每個人總有難過的時候,我希望那些時候能幫助你。」

「即使我並不希望如此?」

「你不希望我幫助你嗎?」

「我不希望的是…我有難過的時候。『祖迪克』沒有難過的時候,別人都叫我『快樂小子』。」我笑道:「我自己也喜歡當快樂小子。」

「我知道,但你總會有難過想哭的時候…」

「讓我搞清楚一點,你應該是因為我開朗才喜歡我的吧?」

「是。」

「可是想看我難過?」

「我沒有…」

「想看我哭?」

「不…」

「那你想怎樣?你想我怎樣?」

我聳了聳肩,嘗試表現得極不禮貌。

「喔…那好吧。」她有點氣餒,但仍然沒有放棄:「我希望你知道我並不是想干涉你,我只是…」

「但是你正在干涉我。」

「我沒…」她道:「我只是關心你。」

「你剛剛好像說過知道我不需要你多管閒事?」

「你…」她顯然被我這番話刺激到了,站起來說道:「這太過無禮了。我只是想更加認識你…」

「你知道嗎?剛剛你聽到的都是我的心底話,都是你希望我說的。這就是真正的我。而你說過你想看的。你說過人應該做『真正的自己』。瑪莉小姐,看看你現在的樣子。」

「我從不知道你是這樣的人!你是故意氣我嗎?!」她氣得蹬起腳來。

「沒有。我給你看了『真正的自己』,而你無法接受,怪罪於我。」

「所以你要說這是我的錯嗎?!」

「是的。」

「你…實在太無禮了。竟然把別人的關心不當一回事… 」她著實氣極了,說:「這件事我會告訴湯瑪士的。」

湯瑪士是我們的共同朋友,是他亂當媒人讓我和瑪莉結識的。不過,反正以後要面對他的不是我,我不以為然。

「你說過我可以信任你的。然而你馬上就背叛我了。」

「我…」

我看著她眼裏開始含淚,不再作聲。

似乎已經夠了。

我拿起帳單,到收銀處結帳後,獨自離去。



我走到附近的公園,停下來,看到她沒有跟上來鬆了一口氣。我坐在一張沒人的長椅上,閉上了眼睛。



黑暗。聚光燈已經離開了。

「所以你搞垮了。她走了。」即使看不到,憑聲音也知道是剛才來找我的那個傢伙。別都眼裏的「快樂小子」就是他。

「是的,你最好別追上去。她恨死你了。」我說。

「是恨死你,她才沒恨我。」快樂小子說完還吐了吐舌頭,真是個孩子氣的傢伙。

「沒分別。」

「說的也是。」

他話剛說完,聚光燈重新打回他的身上。他離開了,回到身體裏。


但是這裏還有別人。

就是那個指揮聚光燈的人——「中心」。我一直這麼叫他。


我雖然看不到他,但中心他看著我,我能感受到。

「久久出來一次的感覺怎麼樣?」

「糟。」我回答。「你不知道嗎?」

「對,我就是知道!」他狡滑地笑,看著剛才的一切似乎都像惡作劇一樣。「毫不修飾的,令人討厭的個性!精彩精彩!」

「我以為你是為了趕走她才叫我出來。」

「才不,明明是她想見你的。」他說道:「她已經見過快樂小子了,也見過其它的人格,但還是不滿足。她想要見你!『真正的你』、『最初的人格』!真讓我羡慕。」

「少來,你才是這裏的主事人。我可沒權力指揮聚光燈。」

「這權力是你賜予我的,主人。」一陣滑輪的聲音傳來,他坐著滑板來到我跟前。那是我孩童時代的模樣,穿著一身過大的衣服,認為自己很帥。當時的我無憂無慮、頑皮而狡滑。他笑著說:「我知道你可以隨時取回。」

「你知道我永遠不會取回。」

我邁步,打算回去自己的房間。但中心拉住我的衣擺,不讓我離開。

我看著他,默不作聲。

他看著我,說:「不,我不知道!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變成你。即使只有一天也好…我…很不安。」

我看著他,注意到他眼裏的不安。


「不用。我向你保證,我永遠不會取回。」




無言



我:「中心」
你想變成的人是誰:「真正的我」
原因:「害怕被消失」
變成之後一定要做的事情是什麼:「感受不用害怕被消失的安全感」

=========

雖然好像跟原本的社區活動不一樣,越寫越覺得跑題嚴重。真的很感謝大家看到這裏。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我想變成xxx一天

無言日記:颱風下的一人生活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