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方丈

佛門啡訊 隨興寫作,主要圍繞咖啡以及咖啡行業。 偶然插入佛學,哲學或時事主題。

來到matters,我們也不會變成天使

老實說明天還要早起和體力勞動。大概一百個咖啡愛者或客人裡有九十九個從來沒有想像過,在面對噸位以上的咖啡生豆,眼前那杯散發再華美的香氣都似是變了另一種東西......好吧,我承認我是誇張的。但我希望很多人知道,咖啡的工作絕不是只有「沖」跟「炒」那麼簡單好嗎?

不說題外話了,雖然說咖啡以外的東西對咖啡方丈才是題外話。但今天,我是第二次以matters的創作者發言,而非那個只圍繞咖啡的咖啡方丈發言。

不單是趁著熱度,也因為我幾篇文被連結,也因為我覺得,我又好像需要說些什麼而發言,一切那麼簡單。

所以這或許跟上一次一樣,沒什麼條理,沒什麼文筆可言。也許說不出什麼大道理,但至少希望能非常有親切感。

順帶一提,這個浮誇的標題是寫完整篇文都沒想好隨便寫的。


* * *


--我們是作者,也是名讀者。

所以我們被贊賞,同時也在贊賞別人--先從這裡說起吧。

這句話,如果直白赤裸再去誇大的話,好像也能解讀成:「我們是乞丐,向人伸手要錢。同時也是名善長人翁,能給其他乞丐錢。」

...好吧,這當然是玩笑,因為實際還有很多乞丐從來只有伸手而沒想過給錢;也有很多善長人翁只有給錢而從沒伸手要錢--好吧好吧,當然這是更更惡質的玩笑。

likecoin的概念就像是、嗯!拍電影門檻很低了。低得不能在低,你有概念和付出就能用時代智慧的結晶去拍電影。收入也許不成正比,但能一嘗電影夢,何樂不為?

有人只想做創作,對別人的作品沒多大甚至沒興趣。

有人只想做觀眾打賞創作者,喜歡看而不打算創作。

有人在做創作之餘,也樂意支持別的創作者。

同時間,當然還有一些只看但不創作又不打賞的觀眾、或是放棄或放緩的創作者和讀者、或是從不知道這個舞台的人、或是準備成為上面任何一位準創作者準讀者......

不過這一切都必需建立一個條件,那就是舞台的存在。

從我開始加入likecoin、不,從我知道likecoin的概念至今我都想知道一件事,對站方甚至創辦者來說,收入到底是在那?

是一個偉大的願景?一份信念的希望?或是實實在在,一份像是賭博又似是能預見,從虛擬貨幣接軌至物質世界的實在回報?

像我這等文科偽文人,不太懂二元換算的數字世界。

上篇文和這篇文的背後,致使我發言我關心的,是永續平台。延續這份舞台的前景。

說句實話,總是思考所謂「人性」的在下我,向來覺得展示「生」這份概念、也就是生物--全都是利益主義者。人類當然是俵俵者。

噢,我知道你想說什麼......不過我的用詞說是語病不如說是語言上的限制性--總之,利益是分類,是廣義。把利益換算成動機、理由、理想這些字意,未嘗不可。

正如買彩票、買六合彩,真的是為了那個以小博大、一夜暴富的可能性嗎?不不不。你實際上是買那個一夜凋零、一份根本不可能實現的美夢--那份幻想的權利。這根本不是現實的捷徑,而是通向海市蜃樓裡、虛假樂園的入場卷。成本也很簡單,微不足道的錢和明天要繼續上班。物超所值--至少你會如此覺得。

利益主義者。也就是做自己認為對的事--又或者本能上你要做的事。這是我大概的意思。(也許你不認同,但請知道我不會去千方百計去說服你。)


那,為什麼我忽然要插入一些自以為是的想法去欺騙字數?很簡單。其實我也只想當個純創作者,佛系創作,不管別人或平台怎樣。緣份到,likecoin自然就到了,真的。(儘管我沒想到,那篇單純的發洩可以過百like,同時增加曝光率到如斯地步。)


如果不是真的火大和利益由關,方丈還在佛門等like,幻想以啡普渡眾生拯救世人。阿彌陀佛,緣起緣滅,一切自然會四大皆空。人空站空文空--銀包也變空。從此大家也能貧僧自居--「善哉善哉。施主,請給like。」一起討拍。


方丈訴說人性,是覺得有兩件事想強調。其中另一位創作者的文說,多樣性的好處是,可以增加一個物種在環境挑戰中生存下來的概率。這觀點,很進化論,很生物學。我個人也很喜歡達爾文進化論那句精髓至極的話。「能夠存活下來,不是最有智慧不是最有力量,而是適應環境。」但我想強調與大自然這個機制不同在於,沒有人類,大自然依然運作。人類是自然的一部份,大自然不全為人類而存。

但likecoin和matters的平台,是人類所作,是人類的產物,是為了人類所生所出現的!

我懼怕的,正正就是likecoin背後所窺探的那份人性。因人而生。也可能因人而滅。

沒有人類,大自然也自自然然。

沒有人類,likecoin?嗯。那就什麼都沒有了。

去中心化......likecoin的民主投票......社區問題社區解決,或許在目前還沒有什麼大問題(其實,現在另一種形式的炎上,不就是開始窺探了問題的一部份嗎?),但往後總覺得平台狀大至某種程度,問題會漸漸浮現。以目前的機制下,總覺得,嗯,發生的時候就遲囉。這是上一篇我只略略不敢深入的話題。


所以我想先強調第一件事,別期待likecoin和matter會像大自然一樣會自我進化或自我調整去解決問題。這不是AI人工智能,這是完全的人性化產物。雖然我理解你想說什麼,但是人產生的問題只能由人去解決。我們面對的不是大自然--不,應該說,我們面對的大自然叫「人性」。

第二點--

有信念,沒有吃?還能拼下去。沒信念,但有吃?那還能撐下去。但兩者都沒有就真的什麼都沒有了。知道我想說什麼嗎?

目前站方,創辦團體到底是靠信念繼續還是吃繼續?稍為用腦也知道答案。

在likecoin的理念上我們追求的是winwin而非零和遊戲的winlose。但在面對「人性」這份大自然上,我實在不覺得單靠理念能燒下去。

likecoin的平台,有很多連收支平衡都做不到。

我們創作者,只管創作,有事沒事投訴看看,沒有吃的站方能無止境燒下去嗎?

個人觀察,目前方向其實還大致樂觀。(當然討拍文、kol式吸粉、小圈子互讚似乎已慢慢浮現......)

但以下是一些我隨意假想的可能性。

例如像ig一樣,非藝術性的三點裸露雖然禁止,但清涼而擦邊球的所謂視覺「創作」、女性火辣圖片大量出現......那,怎麼辦?

承上,如果該位作者又動議支持者轉發、關連、拍手,隨機或拍滿一定like數抽籤幸運兒約會,這種變相另類買like又怎麼辦?

再承上,如果其他創作者和站方出手規管,但該作者不單狡辯這是創作有價,外加海量粉絲進行群眾倒壓,不要以為我們一定嬴的。就算嬴了,可能平台也臭名遠播了。

又例如,likecoin的價值在幣市已升值n倍。一人真身十人分身互讚互拍比上班還賺。發佈內容滲水半農場半偽創甚至轉發......能找到互拍也不一定容易了,某些領域的文章是轉發恐怕也需熟稔該領域的人才察覺。再來假如對方狡辯,處理肯定也費時的。就像德國難民一樣,人道上跟實際上終究是兩回事。最慘是對方還擦邊地感覺有理,為了証明,工作量也因此大增......


--夜了恕我不想再去舉例。我當然是杞人憂天沒錯,但這邊想說的是任何一個輕微的問題數量也變多就可能一點也不輕微了。

我直接隨意丟一些問題出來吧?


站方是不是能從平台使用者或平台途徑回收一定資金平衡開支?

如:likecoin廣告、matters任務(拍手作為投票權或likecoin收入達某數字需開始某些功能上的任務之類)

我預見未來很多吃力不討好的小事將會是不想做,但又不得不做。


平台得益者是不是也有一份責任回饋平台?

如:likecoin稅?(受益愈大回饋責任也愈大?)

自願性質的likecoin管理員、likecoin警察--(哎,這些都是隨便亂說,亂丟字眼沒深入想法)

總之,目前就連5美元的公民計劃實質上也是以回饋其他創作者、創作環境而生。實際上,這對創作者十分有利,有利得連成本都沒有可言。總覺得受益的創作者也不該把責任丟開,佛係了事。

去中心化的社區自營是不是某程度上在一種放任?

雖然說民主和投票權本意就是放權。不過放權愈大變相就對民智要求愈高。

總是思考人性的在下我,常常覺得法律民主本來就是不必要產物。是因為「人」,才需要什麼「民主」「法律」。人人是天使,人間自然是淨土伊甸園。但人就是人,基於利益也可能變成妖魔鬼怪。所以才需要制度補足人性的不足性。

大家總是笑,人類總是要犯同一樣的錯誤--不就變相地說人性沒進步嗎?

其實站方的放權,理想上我是欣賞的,但人性上我是悲觀的。傳統論壇也需要版主了,能夠真正地換錢的likecoin平台,一些瑣碎繁複的小節隨著平台成長也會一併增長,總覺得「社區自決」會吃力不消。民主,有時是很慢的。

永續平台,不會只是平台方的責任。

我們是作者,也是名讀者。

我們在改變,也在被改變。


如果事情變得負向。

我們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


但事情變得正向。

那我們是助益者,也是受益者。

我仍然寄望也亦在希望,likecoin和matters的成長不是只屬於誰屬於那一方,而是每個的使用者。

但我們是人。

成長至極限依然是人。

就算懷抱理想能使一兩個人變成天使,也不會把每個人變成天使。

永續平台不單是站方也是創作者我們的責任,所有「人」的責任。


寫到這裡總算能睡覺去。目前這部份是給予站方,也是給予一些或者像我一樣有類似想法的人。

下一篇我想寫創作者的心態--世上有些河流注定沒有名字,有些電影永遠只能小眾。

繼續matters平台的話題。

我們該擔心Matters成爲創意廢墟嗎?

勿把Matters平台變成了創意的廢墟

我對門檻和討拍的憤怒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