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4 篇作品累積創作 80014 

佛門啡訊的誕生

咖啡方丈

這專頁的名字跟某專頁只差一個字,不否認確實多少有借鑑和好玩的理由存在。啡訊當然是因為寫啡為主,那佛門呢?筆者是佛教徒,自稱咖啡方丈。方丈兩字當然是大家所知道的方丈,意義也當然是大家所知道的方丈。另外,方丈也十分搭配身為佛教徒佛門的背景,雖然主因還是覺得好玩。

妳並不孤單,我也是中槍的(肺炎)

咖啡方丈

本來並不打算出文交代的,純粹覺得已經康復無大礙就算了。環境已經很差,我也不喜歡去散佈負能量什麼的。不過看到Daisy中招了,我也簡單交代一下吧。首先是本人己在十二月跟一月的時間總共接種兩針疫苗bnt。(我根本不想接種,只不過工作需要) 除了堂食我幾乎口罩,沒有必要也幾乎不會出街。

風格寫作 | 第二人稱

咖啡方丈

看上去有意思的活動,沒事參加看看。可惜字數快爆了,後面總覺得收得太急。@桐生茂豫 應該頗合適你參加吧?風格練習|原文中午,某快餐店內,一名女子,三十歲,身高165公分,皮膚白晢,兩頰有雀斑,身穿一件淺藍色碎花連身裙,圍著一件紅色絲巾,在售餐處買了一個漢堡套餐。

方丈咖啡遊 oma specialty coffee

咖啡方丈

地址: G/F, 9 Wun Sha St, Tai Hang 大坑,就在銅鑼灣旁邊左右,天后站下車大約步行5分鐘。營業時間: 星期日08:30–18:00 星期一08:30–18:00 星期二08:30–18:00 星期三08:30–18:00 星期四08:30–18:0...

2020年9月 回到香港了

咖啡方丈

一直以來,我並沒有向外交代過自己的居住地點。一方面是覺得沒必要說,另一方面多少是有點安全考慮。不過現在倒沒所謂了,說一說也不妨。很多人或者會以為我住在香港吧?事實不然。居住於深圳羅湖區,然後每星期有三到四天即日來回香港工作,其實這件事早已維持好一段時間。

咖啡方丈食遊記 白布烏冬

咖啡方丈

關於方丈的近況將另文再提,這次純粹嘗試開展一直以來想搞搞的飲飲食食寫評。總算回到香港,當然少不了四處飲飲食食,除了本身做的事之外,以後應該會增加更多的飲食報告,有興趣的話可以追蹤標籤咖啡方丈食遊記。在我吃完之後搜集資料,才發現主理人是業界著名的拉麵陳,如果你對香港拉麵有一定認識的...

我想,我的母親大概不是不愛我,只不過她更愛她自己

咖啡方丈

我的人生究竟從什麼時候開始有脫軌的跡象?我不知道。俄國大文豪列夫‧托爾斯泰寫的《安娜‧卡列尼娜》的開場白是這樣: 「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然而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換言之,如果幸福和不幸都是花,那植物圖鑑裡幸福這品種應該只有幾頁篇幅,而不幸大概幾百頁也不夠用。

[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7)

咖啡方丈

演說忽然停止,希特勒從椅子下來,慢慢的向我走近。那傢伙也一樣,跟旁邊的希特勒相同頻率的腳步走到我前邊五步左右的距離停下——兩人忽然舉起納粹禮。「「德國的科學技術是世界第一!」」 我只能驚愕得無言而對。「現在你知道希特勒是怎麼想了吧?」 「才不知道啊!

[小說]神明說,你的使命是半年後給旁邊桌子的人遞上鹽死去(6)

咖啡方丈

她沒有回答,又或者是這個問題不需要回答,繼續說了下去。「嗯?你知道歷史上這個人?」 「不知道才奇怪啊……戰爭狂人、第二次世界大戰原兇、猶太人仇人——等等,你該不會是想拿希特勒做例子說明而搞這個場景出來吧?」 「有臨場感比較好吧?嗯?」 她又一次向我展現小女孩天真無邪的笑容。

談談小說所謂的文筆這個字眼是多空泛

咖啡方丈

很多時候,我們會聽到或用到文筆這個字,去形容一本小說或者一位作家。然而,其實很多人並不能具體說明究竟「文筆好」是一個怎樣的狀態。不如說,基本上很多使用文筆這個字的時候,在我眼裡其實並沒有好好去使用這個詞。對於這點,我可以告訴很多作者,你們完全不必要執著和拘泥這個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