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猪

我是在澳洲的华人土猪,一个软件工程师,平时无聊就写写博客,折腾屋子和代码玩。

斋戒手机一天

现代人,越来越离不开手机,这种随身携带的远程通讯工具的确给我们带来了多方便利,比如我记得我大学刚毕业那会,手机可是奢侈品,所以我们刚毕业的穷学生肯定没有,我一个同学到我家所在的城市来找我玩,都是事先电话打过来说好时间,地点的,如果路上耽搁了,只能苦等,中间无法交流。有了手机之后,情形就完全不同了,我想大家都能体会到其中的方便,尤其智能手机出现后,人们可以利用各种“碎片时间”,比如你在等车,等人的时候,玩玩游戏,看看新闻,微信上跟小伙伴扯扯淡,以前人们上厕所带着报纸,现在改成手机了。



有句话叫:过犹不及,人们越来越在精神上依赖手机,我看到越来越多的“手机依赖症”,比如,越来越多人下了地铁,往地铁检票口走的时候,就忙不扯地掏出手机,狂刷屏幕,实际上,刷屏幕已经成为一种新的“强迫症”,不刷就难受,我相信不止我一个人有这种“刷屏幕”的毛病吧? 虽然我不会下了地铁就抱起手机看。我还看到越来越多的妈妈,一手推着婴儿车里的娃娃散步,一手拿着手机在看。 我还看到更加可怕的事情,就是有人一边开车,一边把手机藏在座位那里低头看,而且是在繁华的CBD的主干道路上!!


我一个同事对他老婆成天拿着手机的事情非常烦恼,他说他老婆每天沉浸在手机里,小说,游戏,刷新闻,刷微信群,连烧饭和做家务的时候都捧着手机,换句话说,他老婆根本没时间搭理他,他感觉这很不正常,像他那么老练成熟的人,也把这事拿到办公室来诉苦了,说明手机这种现代毒品对人性的侵害多大。


我不知道多少人有我一样的体会,长时间使用手机,会让人感到烦躁,焦虑。 我觉得智能手机就是现代鸦片,它危害人们的心理健康。我之所以烦手机,有三个原因: 第一,手机上微信,电报,slack各种留言,不经常看看,总觉得错失了什么,不给别人回信,总觉得不礼貌。 这就让我有一种被牵制住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进一步感觉自己很不自由,就像你的腿脚被一根绳子拴在一块大石头上;第二个原因是我每天有太多的骚扰电话!这些电话里讲的都是印度英语!这些电话主要就是推销水电的供应商,然后就是推销保险,他们不管周末还是公共假日,在白天的任何时候都会打给我,更夸张的是晚上也会打给我,完全不顾我的感受。我刚来澳洲收到骚扰电话那会,还是很有礼貌跟对方周旋的,后来电话内容同质化太严重,我提起电话,对方说了一句,我就知道下句要说啥,后来干脆一听对方发言就挂掉了,当然我知道这样非常不礼貌,可是我实在被烦透了。最后一个原因是我觉得每天空闲时间都不能静心思考了,像着魔一样会拿起手机刷微信,刷各种“新闻”网页,我觉得这样很不接近大自然,而且“新闻”看得越多,越觉得川普说得有道理:“fake news!" 大部分的新闻都毫无价值或者重复,或者有目的在某个时间出现,我们认为的免费的新闻,其实收费昂贵,比如,不论股市或者币市,为什么很多唱空或唱多的新闻或博客会集中在高位或者低位让你能在一些大网站的头条里头看见呢?难道是他们写得精彩吗?无论中外,新闻都是被控制的,程度不同而已,一些国家的吃相难看些而已。


所以我决定尝试过一些没有手机的日子,最好连网络都没有,如同古人沐浴更衣,食素的斋戒(英文叫'Fast',这是我从基督徒那里学到的)。具体做法就是随便选个日子,把手机关掉,扔进某个抽屉里,反正眼睛看不到的地方,然后开始一天的生活。最好连电脑都不要去碰,找些别的事情做。比如我就到后院去垦地,除草,做菜床,或者去刷油漆,到公园里去速走,忙得不亦乐乎,闲下来的时间跟家人聊天,或者自己气功冥想。


要知道,根本不用担心别人有事情找不到你,地球上任何人都没自己想象的那么重要,地球离开了谁照转,我们每个人对茫茫宇宙来说,就是连蚂蚁都不是。在这种豁出去的心境下,心境自然清淡,心情不再焦虑不安,才能充分体会”活在当下“,回归做人的本色。这让我想起道德经中的话:

五色令人目盲,
五音令人耳聋,
五味令人口爽

手机就是现代社会的‘鸦片’,是毒品,曾经在教堂里跟一帮人讨论手机的事情,无论中西人,都是不允许自己的孩子一直使用手机的,上网时间也是受到控制的,但是好笑的是,家长们一边谈论着对孩子的手机使用控制,一边自己却一边谈话,一边摆弄着手机。


我想说,没有手机的日子真好,在所谓的”碎片时间“里,我不需要去摆弄那个手机了,可以定定心心地(mindfulness)做一件事情,整个人都轻松了,头不疼了,心情安定了,犹如本来浑浊的一杯水,慢慢沉淀下去,变得清晰了。看来古代圣贤很多教诲真的很有道理,我就引用诸葛亮的一句话来结束本文吧。

非淡泊无以明志,
非宁静无以志远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