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碗蒸

I'm struggling to step outside my comfort zone by sharing these stories. Hoping that you guys like them :)

Chapter5 生長

今天下午中央氣象局發布了陸上颱風警報。


最後一堂課,謝和熙精神恍惚地盯著窗外逐漸增厚的雲層發呆。國文老師不顧台下根本沒有人在聽課,逕自捧著課本講得口沫橫飛,儘管那尖銳的嗓音被麥克風放大了好幾十倍,謝和熙卻一個字也聽不進去。


「若夫霪雨霏霏,連月不開,陰風怒號,濁浪排空……」老師過度慷慨激昂的聲調,使她手上的麥克風爆出一陣刺耳的聲響,惹得幾個在睡夢中被驚醒的同學低聲咒罵。


不知何時,整片天空已烏雲密布,天色暗得彷彿連一縷陽光都透不進這個世界。緊接著,狂風就夾雜暴雨模糊了謝和熙視野所及的街景和建築物。


她這才把注意力移回老師身上,卻無心挑揀她話裡的重點來填滿課本上的空白。


「我們可以看出,范仲淹把洞庭湖的雨景描寫得氣勢磅礡,尤其這句『陰風怒號』。」老師轉過身在黑板大大寫下“轉化”兩字,果不出其然又弄斷了一隻粉筆。「冷風居然會像在發怒一樣地大聲號叫,可見他非常有想像……」


話說不到一半,只聞一聲轟隆巨響跟著一道直衝而下的閃光,在每個人耳邊爆裂開來。威力雖不足以大到能把灰暗的天空劈開,卻讓教室裡的燈光一盞接著一盞熄滅了,頭頂的電扇也應聲停止運轉。


「停電了。」有人說。


說也奇怪,一片死寂的教室這才活絡起來,坐在後排的男生開始竊竊私語,也有些驚魂未定的女生用雙手把耳朵捂得死緊。


「稍安勿躁!同學們稍安勿躁!」麥克風沒電,老師只能扯著沙啞的嗓子大喊,但同學們只把她當人形立牌似的,紛紛拿出手機發限時動態,更誇張的已經趁亂從後門溜走了。


折騰了好幾分鐘,教官才提著手電筒來通知大家放學。


「嘿,走了。」簡宥琦走來她座位旁,隨後,她們走出教室和幼保科的王毓凡會合。


從三樓走下去,這支龐大的回家隊伍在二樓樓梯開始停滯不前。


「天哪……」


學生們全都聚集在玄關,一樓的走廊更是擠地水洩不通。因為學校建在較低窪的地區,通往校門口的那段路積水已經超過腳踝,雨水仍不斷漫溢,將連接玄關的階梯一級一級吞噬。


淹到這種程度應該要出動橡皮艇或竹筏之類的吧,謝和熙心想。要是她再天馬行空一點,她會懷疑在這一望無際的天空某處,或許就藏在這片烏雲裡,有座巨無霸水庫,並且有洩不完的洪。


「妳們要在這裡跟一大群人擠,還是乾脆直接衝回宿舍?」簡宥琦勾住謝和熙和王毓凡的肩,避開壅塞地帶往人潮最稀疏的東側門挺進。「反正遲早都要溼的嘛,這種雨撐傘也沒用。」


王毓凡雖嫌棄在雨中狂奔的點子,但還是拿出了摺疊傘,簡宥琦則是在書包東翻西找,拉出一件被扯破的輕便雨衣。


「我們忘東忘西的和熙小妹妹,應該不會“又”忘記帶傘出門吧?」簡宥琦看她把書包裡的東西全掏出來,餐袋也摸遍了,還是不見一把傘的蹤影,不禁大聲嘆氣。


「怎麼會,我記得我明明就有帶呀,我昨天睡前還把它放在枕頭旁邊……」她焦急得直跳腳,而簡宥琦和王毓凡臉上寫滿了對她的不信任。「算了啦。」王毓凡說。


「啊!」謝和熙驚叫了聲,然後默默把書包背回肩上。「我把它掛在宿舍門口。」


這回她那兩個見室友又同時嘆了口氣,畢竟謝和熙的健忘和少根筋是眾所皆知的,她們也見怪不怪了。


最終謝和熙和王毓凡擠在同一把傘下,簡宥琦穿著背後破了大洞的雨衣,三人一同往宿舍的方向跑去,腳下濺起的水花把彼此的裙子都弄濕了。


她們小看了十分鐘回宿舍的路程,以為能一鼓作氣,卻跑不到一分鐘就放慢速度緩步徐行,即使整隻腳連同鞋襪浸在水裡也不在意。


「今天不能像上次那樣進去躲雨了。」經過十字路口,坐落在三角窗的咖啡廳已經拉下鐵捲門,簡宥琦開始哀嘆路程的遙遠及旅途的艱辛。


因為颱風的關係,咖啡廳老早就打烊了。謝和熙從玻璃窗看進平時她習慣坐的那個位置,久久沒被陽光滋潤的三色堇顯得有些垂頭喪氣。


咦?咖啡廳外好像有人。謝和熙揉了揉眼睛,停下腳步想把遠在斑馬線對面的那個人影看得更清晰。


「怎麼啦?」王毓凡也跟著停下來。


咖啡廳明明沒有營業,那人卻不時往玻璃窗內張望,該不會是小偷吧?也不知是哪來的衝動,謝和熙等綠燈一亮,就急急忙忙往咖啡廳跑去,還一邊回頭叫她室友先走。


「謝和熙,妳身上連把傘都沒有欸!」王毓凡把手圈在嘴邊喊道,可急匆匆的謝和熙並沒有聽到她的叫喚。


*


謝和熙躡手躡腳躲在柱子後面觀察了那人一陣子,只見他蹲伏在窗邊,似乎還是個孩子。


「嗨?」謝和熙小心翼翼地朝他走近,對方有點驚訝的回應她的視線,不知道是因為她現在的模樣太狼狽還是其他原因。


「請問今天這裡不會開了嗎?」那男孩起身,拽起他放在地上的大背包。


謝和熙一方面被他明明是個孩子卻高過她半顆頭的事實嚇了一跳,一方面被他神似季永晞的容貌驚呆了。


「呃,這裡今天公休,你是來找人的嗎?」謝和熙努力從震驚中回神,對他擠出善意的微笑。


「嗯,我哥在這裡打工。」對方是個彬彬有禮的孩子,也朝謝和熙笑了一下。


「呵呵,小朋友,你哥哥該不會是季永晞吧?」儘管再明顯不過,謝和熙還是想向他確認。表情管理!謝和熙,給我做好表情管理!她感覺到自己嘴角微微抽動了一下。


「對啊!妳是我哥的朋友嗎?」謝和熙感受到這男孩對她的好感度提升了,便不假思索就脫口而出「是啊。」嗯,接下來該說些什麼?


「你叫什麼名字?」不善交際的謝和熙現在腦袋打了個死結,她可沒學過如何應付“季永晞的弟弟”這號人物,現在幫他解決問題才是當務之急。


「季永恒。」


「那好,永恒知道哥哥住在哪裡嗎?」她把語氣放軟。


「不知道。」


「那哥哥的聯絡方式呢?」


他還是搖頭。


「你從哪裡來的,我送你回去。」這對兄弟到底熟不熟啊,怎麼從頭到尾一問三不知。


「搭火車。」


「……」


瘋了嗎!謝和熙腦袋裡打了更多死結,那她現在應該怎麼辦呢?她可沒學過如何應付“找不到哥哥的季永晞的弟弟”。


謝和熙和季永恒相對無言了大概十秒左右。


「哈哈哈……那也沒關係,趁現在雨變小了,我們去別的地方想想辦法。」謝和熙為了佯裝和藹可親,笑到臉都僵了,走在前頭示意要季永恒跟上。


雨稍微緩和了一點,風也不像一小時前吹得那樣猖狂,謝和熙再次步入雨中。


「姐姐,我已經小學畢業了,不需要用那種語氣跟我說話。」季永恒的聲音聽起來有點不悅。「再說這種天氣妳怎麼沒帶傘,還全身淋的濕漉漉的?看來妳應該比我更像需要被照顧的小孩子吧。」說完,季永恒擎著他的傘,走到謝和熙身側。


「走吧。」他說,要謝和熙帶路。


「嗯嗯……喔。」搞什麼!季永恒毒舌起來簡直和季永晞一個樣,這個臭小鬼。不過經他這麼一說,不用再強迫自己面帶微笑的謝和熙感到輕鬆多了。


他們走進那家謝和熙常去的超商,在那裡草草解決晚餐。季永恒趴著,頭枕在手臂上,窗外規律的滴答聲確實很助眠,連謝和熙都開始覺得睏。


她雙手托腮,肩上披著季永恒借她的外套,趁他熟睡時仔細掃描他的五官。


感覺就像在看季永晞一樣呢,謝和熙沒發覺自己正微微勾起了唇角。不過季永恒給人一種比較純真的印象,白皙的俊顏上還留著點孩子專屬的稚氣,肩膀也沒有季永晞寬。


意識到自己正在胡思亂想,謝和熙拍拍雙頰把自己打醒。錶上的時針不知不覺走到了數字十,要季永恒搭火車回家顯然是不可能的。她抬手敲了敲腦袋瓜,難道季永恒沒有其他安身立命之處了嗎?只剩下這個方法了嗎?


反正明天是假日,她做好覺悟,輕點季永恒的肩頭。他坐起身來望著她,睡眼惺忪。


「現在很晚了,要不要跟我回宿舍?」這種問法不奇怪吧?謝和熙心想。


台灣的夏季就算入夜了還是一樣的潮濕悶熱,雨總算停了,但路上的積水還沒全退。他們兩個一前一後地走著,謝和熙雙腳感覺都要泡爛了,制服和裙子緊黏在身上,渾身不舒服。她帶季永恒進入巷尾一棟老舊的公寓,避開樓梯口堆置的雜物,她們的房間在二樓,開門時謝和熙不忘提醒裡面有兩名瘋瘋癲癲的室友。


「我回來了。」謝和熙從沒想過她有朝一日踏進這個房間會這麼不自在。


「謝、和、熙!妳跑到哪裡廝混了?妳的手機是拿來裝飾用的嗎?如果妳給我超過門禁時間還沒回來,我就要去申報失蹤……」原本王毓凡衝著謝和熙大吼大叫,一看到她身後還有人就立刻住嘴。


「妳回來啦。」另一邊躺在床上打鼾的簡宥琦被王毓凡的叫罵聲吵醒,頂著一頭糾結的亂髮直起身子,看到季永恒時也反應不過來。


承受兩人責問的目光,謝和熙喉嚨彷彿被哽住,竟發不出聲。


「請問,妳們願意讓我在這裡借住一晚嗎?」季永恒代替謝和熙承受她們的視線,從謝和熙背後走出來。他說的對,有時她更像需要被照顧的小孩子,她看到季永恒不安的絞著他的手指。


「我是無所謂啦……」是簡宥琦先開口,她朝謝和熙投來探詢的眼神,謝和熙沒有回應,只是接著看向王毓凡。


後者並沒有正視他們。「這裡可不是流浪動物收容所。」她用不經意卻不容置喙的口吻說。


季永恒咬緊下唇,頭垂得低低的。


謝和熙知道帶季永恒回來是她的主意、她的責任,她也不該讓一個孩子承擔王毓凡話裡的尖酸刻薄。她默默走向王毓凡,在她耳邊用氣音說道:「抱歉,他是季永晞的弟弟,但他們今天沒聯絡上,一個晚上就好,拜託妳答應讓他睡在這裡。」


「妳瘋了嗎?」王毓凡的音量簡直大到可以讓整棟宿舍得人聽見。「妳為了討好那該死的季永晞,把他的弟弟帶回來?妳要利用他……」她指向季永恒。「去接近妳喜歡的人?」


「我沒有!」謝和熙急地瞪大雙眼,她不確定她想反駁的,是她沒有要利用季永恒,還是她沒有喜歡季永晞。


「如果被舍監抓到妳偷帶人回來,是誰要負責?」王毓凡真的生氣了,她向來不喜歡冒險。她起身大步離開,奪門而出,但沒記錯的話,這個時間大門已經上鎖了。


「啊!真是……」王毓凡踱回來,惡狠狠地瞪了季永恒和謝和熙一眼。「不准跟我講話!」她熄燈,全身埋進被窩裡。


簡宥琦朝謝和熙聳肩,她要季永恒先去洗澡,接著和謝和熙一起在狹窄的走道上替季永恒打地鋪。謝和熙很懊惱,難道她的舉動在旁人看來是在利用嗎?是為了滿足私慾的自私行為嗎?


「不要太在意她說的話。」簡宥琦察覺到謝和熙的受傷,輕拍她的背。「她剛剛很擔心妳。」


「嗯,對不起,我擅作主張帶他回來。」謝和熙希望至少簡宥琦能明白,她只是不願看到路邊有個沒有家的孩子。


像以前的她一樣。


簡宥琦只是搖搖頭。「反正被抓到是妳負責,我還能有什麼意見?」


她們相視而笑。


等他們兩個都梳洗完畢,已經接近午夜。季永恒躺在地上,定定看著天花板。


「永恒。」謝和熙側過身剛好能和他四目相對。「今天對不起。」季永恒的反應和簡宥琦一樣,只是淡然地搖搖頭。


*


昨晚沒設鬧鐘,她們竟一口氣睡到中午才起床,除了王毓凡,聽簡宥琦說她一早就去圖書館了。


天氣由陰轉晴,昨天那一大片烏雲已經銷聲匿跡,謝和熙有重見天日之感。起床沒多久,她便帶著季永恒去咖啡廳碰碰運氣,如果沒有公休,現在該是季永晞值班的時間。


「謝謝妳。」往咖啡廳的路上,季永恒沒頭沒尾冒出一句,謝和熙看到他左臉浮出一個淺淺的酒窩。


「不客氣,話說你們家離這裡很遠嗎?」


「嗯,搭火車要一個小時。」季永恒說出的地名,正是謝和熙讀的國中小所在的地方。


「那季永晞為什麼要……」


「要搬來這裡嗎?他國中的時候就來了,借住在親戚家,高中才搬出去租房子。但那時候我還不懂事,一直沒有問他原因。」季永恒接著說。


「國中?年紀這麼小能自理嗎?」謝和熙想不透,一個擁有完整家庭的人,怎麼捨得離開家人身邊。


「因為他是季永晞,所以他有能力。」季永恒一副引以為傲的樣子。「爸媽匯給他的錢,他從來沒動過,生活費都是他打工還有領獎學金賺來的。」


「為什麼?」謝和熙愈聽愈百思不得其解,他們看起來出生在經濟狀況不錯的家庭。


「和熙姐姐,妳好奇的話就自己去問他啊。」他們到了,季永恒推門而入。「問他為什麼要逃家。」


「逃家?」不是啊,這種問題要我怎麼問,你就不能一次講清楚嗎?謝和熙嘖了聲。


「永恒?還有胖熙,你們怎麼會一起來?」


店裡現在只有一個客人,如果把站在櫃台旁那個正在和季永晞交談的女生算進去的話。


季永晞朝他們走來,那女生也跟上。她擁有一頭如深海般的墨藍色長髮,銀色的耳針在飄逸的長髮中不時閃現,出眾的外貌和氣質讓謝和熙移不開眼,直盯著他們兩人看。身穿同樣制服的他們,讓謝和熙有種無法介入的感覺。


「永恒,好久不見!」藍髮女生清亮的聲線在室內迴盪,她熱情地要伸手摟住季永恒,只見季永恒笑笑地在她碰到他之前把她的手撥開。「嗨,恬安姐姐。」他說。


原來他們三個互相認識,謝和熙從季永恒身邊退開,感覺腳前有一條無形的鴻溝。


「你要來怎麼不先跟我說一聲?」季永晞的聲音溫和而低沉。「我今天早上才知道,爸媽都很擔心你。」


「我沒事,只是忘了帶手機所以連絡不上你們。」季永恒臉上綻開了無害的笑容。「昨天幸好遇到胖熙姐姐,不然我就沒地方去了。」季永恒把愈退愈遠的謝和熙拉了過來,害謝和熙踉蹌了一下。


胖熙姐姐……季永恒聽到季永晞這麼叫她居然立刻改口,他們還真是一對賢昆仲啊,謝和熙默默瞪了季永恒一眼。


「妳怎麼沒告訴我?」季永晞這才把焦點放她身上,眼神不慍不火。


「我要怎麼告訴你……」謝和熙委屈地答道。


「咦?胖熙姐姐沒有哥的電話嗎?她昨天跟我說你們是朋友耶。」季永恒特別加重“朋友”兩字,臉上裝出非常驚訝的表情。


臭小子給我閉嘴!如果可以的話她真想這麼說。謝和熙用手肘撞了下季永恒的肚子,後者則微笑著對她眨眨眼睛。


「永晞永恒,我先走了,你們慢慢聊。」藍髮女生,不,那個叫作恬安的女生朝他們揮揮手,臨走前她意味深長地看了謝和熙一眼。


「你去坐著等我。」季永晞對季永恒說。


明明一個月以來她天天和季永晞面對面說話,怎麼這回她突然緊張起來了?


「妳為了討好那該死的季永晞,把他的弟弟帶回來?妳要利用他去接近妳喜歡的人?」她想起昨晚王毓凡對她說的那番話。


「妳要利用他去接近妳喜歡的人?」


謝和熙覷著季永晞,她會不會是世界上唯一一個不知道自己喜歡季永晞的人?


「妳的手機。」季永晞伸手。


「呃,我沒帶。」這是謝和熙摸遍全身上下的口袋後得出的結論。


他輕嘆口氣,從口袋裡拿出自己的手機。


「給我妳的電話號碼。」


雖然從沒被男生要過電話的經驗,但季永晞這種命令的口吻未免也太不浪漫了吧。謝和熙有點失望的噘嘴,唸出一串數字。


「好了。」他滿意地把手機收回口袋。「有事就打給我,如果妳把我當“朋友”的話。」季永晞不懷好意地笑著說。


「喂!那個只是隨便說說的啦,因為是緊急狀況,我才會跟你弟……」謝和熙辯解,急得直跳腳,怕季永晞誤會她的一廂情願。


「胖熙。」季永晞一掌壓在謝和熙的頭頂,否則她不知要跳上跳下到何時。「妳就那麼不想跟我當朋友嗎?」他微微揉亂謝和熙本來就很亂的頭髮。


「沒有啊。」謝和熙呆住了,季永晞從來沒有像這樣摸過她的頭。他把手抽開,半蹲在謝和熙面前平視她。


「那妳的反應幹嘛那麼可愛。」他看著她的眼睛說。謝和熙知道大事不妙,她的臉一定像燒起來了一樣火紅,而且這股熱氣正在進攻她的後腦。


他說完就回到工作崗位上,留下頭暈目眩的謝和熙杵在原地。


謝和熙逃跑了,一路馬不停蹄、暢行無阻地直達宿舍,這股熱氣的力量還真是可怕,不但跑那麼遠還不會累,她覺得她甚至還有餘力再沿著同樣的路線跑一圈。


「我回來了!」謝和熙的音量讓坐在書桌前的簡宥琦差點跌下來。


「妳是怎樣?」她看謝和熙笑吟吟的,不禁掉了一地的雞皮疙瘩。


「沒事。」


「到底是怎樣啦。」簡宥琦不死心的追進浴室。「太陽不只把妳的臉晒傷,還晒昏頭了?」


「就說我沒事嘛。」謝和熙看著鏡中的自己,雙頰的顏色比煮熟的蝦子還深。


「快說妳的太陽對妳怎麼了啊?」簡宥琦扯著謝和熙的手臂。


「沒有怎麼了啊,什麼都沒有。」


「吼,妳笑成這樣很討厭欸。」簡宥琦死心了,回到書桌前大聲嚷嚷老天爺真不公平之類的鬼話。


她真的沒事,只不過是在季永晞眼裡看到了跟她一樣的情感。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