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碗蒸

I'm struggling to step outside my comfort zone by sharing these stories. Hoping that you guys like them :)

Chapter2 過冬

「爺爺,這是什麼花?」肥嫩的小手毫不憐惜的把花瓣一片片摘下。「你看!有黃色、白色,還有紫色。」

「漂亮嗎?」一雙粗糙、斑駁的大手撫上小女孩的臉頰。雖然被厚繭摩擦的感覺很不舒服,但她不討厭,反而很喜歡。

那是她摸過最厚實有力、最溫暖的手,是她最懷念的溫度。

嗯!很漂亮!她用力點頭。

「妳這樣拔,它們會痛的。」老爺爺慈藹地說道。他們倆人大手拉小手,在夕陽的沐浴下漫步。漫步走過紅磚砌成的牆、蔥翠欲滴的菜圃、澄澈透明的小水溝,他們所熟知的一景一物。

「才不會呢,花又不會有感覺。」她步伐小,必須一跑一跳才跟得上。

「誰說的?花兒們會說話哦。」爺爺刻意放慢速度。

「是嘛?爺爺,那它們在說什麼?」眼中閃過狡黠的目光,她故意問。

「花有自己的語言,妳知道嗎?」

她搖頭。

「爺爺現在告訴妳,妳也不會明白。」

這番話惹得她嘟起了小嘴。爺爺老是說什麼長大不長大的,她的好奇心才沒那麼容易被打敗!

「快告訴我啦!」她鬧彆扭的時候,就會站在原地不走,爺爺總是拿她沒辦法。

「我們和熙腳痠了對不對?爺爺背妳。」爺爺緩緩蹲下身子,待謝和熙爬到他背上,手勾住他脖子之後才佝僂著身,往回家路上走去。

「花語呢,就是花所代表的涵義,每一種花都不一樣。人們哪,常常利用這點來傳遞訊息。」

謝和熙下巴靠在爺爺的肩上,小胖腿晃來晃去的。真奇怪,每次只要趴在爺爺背上就特別想睡呢。她硬撐著眼皮,想聽完花語的故事。

「就像我們常聽到的,情人節要送玫瑰花,母親節要送康乃馨……」只是在謝和熙的認知裡,她沒有母親,當然也沒有父親。只有一個爺爺,媽媽的爸爸。

「爺爺,我好睏喔……」她不知不覺眼睛已經閉上了。「這個送給你。」

剛才摘下的花瓣,已經被捏得爛爛的了,落在爺爺的掌心。

「呵呵呵……和熙也透過花,傳遞訊息給爺爺了。」

是什麼訊息呢?等睡醒再問爺爺好了。

「和熙長大以後啊,如果要到外地去讀書或是工作的話,會想爺爺嗎?」

爺爺的聲音離她好遠好遠。如果聲音可以看的見摸得著,那爺爺的聲音就是溫暖的黃色、純潔的白色,加上她最喜歡的紫色。

「嗯……」她不敵睡魔,沉沉地應了聲。

*

電話被接通了,謝和熙的手止不住顫抖,指尖緊緊纏繞著電話線。

「不好意思,請問謝常益先生在嗎?我是他的孫女。」謝和熙緊張地手心不斷冒汗,距離上次打這通電話,已經過了半年。

謝常益先生嗎,請稍等。對方說完這句話,電話筒就沒了聲音。謝和熙努力吸氣吐氣,思考等等要說些什麼,避免一聽見爺爺的聲音就哭出來。爺爺,您最近好嗎?爺爺,有好好吃飯嗎……

謝和熙等了很久對面還是沒有一點聲音,久到她以為她被忘記了……

「喂?」對面是一個老人,聲音脆弱又沙啞,彷彿說這個字花了他很大的力氣。

「爺爺,我好想你。」果不其然,謝和熙淚水又潰堤了。除了這句累積在心裡已久的話,她說不出半個字,只是一味地掉眼淚。

「妳是誰呀?」

「我是和熙,謝和熙。」每次打電話去都是一樣的結果,胸前像被劃了一刀,留下難以言喻的痛。

「謝和熙?我不認識這個人哪……」

這樣就夠了,她告訴自己。她想念以前爺爺喚她名字的樣子,刻在眼尾的紋路,因為笑意變得更加明顯。流露無限寵愛的眼神,好像她珍貴且獨一無二。

即使那一聲謝和熙像極了陌生人,她告訴自己,這樣就夠了。

「爺爺,你……」話還沒說完,對面傳來一陣雜音。

「不好意思,謝常益先生堅持他不認識妳……」電話回到同個小姐手上,她無奈道。

「沒關係,我知道了。」謝和熙強裝鎮定,心想等等要躲到被窩裡大哭一場。「請幫我轉達要他多保重。」

不等對方回答,她連忙把電話掛上。

寄人籬下的謝和熙,連想哭都無法隨心所欲。她確認家裡沒人後,用棉被裹住全身,把身體裡的水分都哭光,然後蜷縮著身子躺在床上。

她在學校一直都過得不錯,雖然一個人挺寂寞的,但耳根子很清靜。家裡的人也待她不錯,三餐都有得吃。只不過幾天前,發生了一件莫名其妙的事,讓她很生氣,不過這次她不會默不作聲地被欺負了。

這些原本想對爺爺講的。

*

四周矗立著商業大樓,十字路口車水馬龍,季永晞坐在十二樓高的窗台上,俯瞰市中心的繁忙。空無一物的白牆上,可以看到男孩孤獨的剪影。

「永晞,我們回來了。」進門的女性年輕貌美,和季永晞長相神似。

「嗯。」他淡淡朝玄關看了一眼。

那雙平靜的眼眸下,是神秘、莫測的黑。望著自己的兒子,他們做父母的也永遠看不出他想要什麼。

「成績單寄到了,是正取喔!媽就知道你一定可以。」

季永晞只覺得刺耳,便不多說什麼,轉身回房。沒多久,就傳來一陣敲門聲。

「叩叩叩,請問我可以進去嗎?」

嘆了口氣,季永晞打開門,迎上年僅七歲的弟弟笑得燦爛的稚氣臉龐。

「哥哥在幹嘛?」得到允許的季永恒衝進哥哥房間,首先注意到的就是放在書桌上的盆栽。

「這個裡面有種東西嗎?」好奇寶寶季永恒拿起盆栽,還不小心撒了一點土出來。

「小心一點,裡面是三色堇的種子。」季永晞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全天下他最寬容的人就是他弟了吧,有輕微潔癖的季永晞立刻拿起抹布把地板上的土清掉。

「永恒,你幫它澆一點水,然後拿去陽台放。」

「好——」季永恒是哥哥的小跟班,也任人差遣。比起季永晞,個性可愛、平易近人的季永恒與父母感情親密多了。

「哥哥,明明已經有很多三色堇了,為什麼還要種?」季永恒把剛才那盆三色堇放到陽台上照的到陽光的地方,種滿三色堇的盆栽整齊的排成兩列。有些正盛開著,有些已經凋謝了。

「很漂亮不是嗎?」季永晞微微一笑,左臉頰上有個淺淺的酒窩。

「永晞,幫媽媽去超市買個東西……唉呀,永恒也在。」她穿著圍裙從廚房走出來,將提袋和錢交給季永晞。

見兄弟倆相處和睦,她備感欣慰。尤其永晞願意照顧這個弟弟,更是出乎意料。畢竟從出生以來,季永晞這孩子就不喜歡和人互動,不管怎麼逗他也不笑,可能是遺傳到他爸爸。

「馬咪,我跟哥哥一起去。」

「好,路上小心」她笑吟吟地目送他們。

季永晞非常受不了他媽媽和弟弟肉麻兮兮的對話方式,快步走出家門。季永恒主動拉住季永晞的衣角,因為他知道哥哥不喜歡手牽手。

「哥哥我告訴你喔,我們班有很多女生都覺得你很帥。」一路上,兩人沒有主題的閒聊著。通常都是季永恒一直講話,季永晞敷衍地回應,反正季永恒自己講也講得很開心。

「是喔。」他心不在焉。

「而且,她們都吵著以後要和你結婚。」

「嗯。」儘管愈聽愈不對勁,季永晞仍面不改色。

一直感覺到有股視線緊盯著他們,季永晞猛然回頭,卻不見半個人影。

怪了,他以為這件事已經解決了。他不是還親自叫謝和熙不要再打擾他了嗎?就算他有一點點,就那麼一點點……相信那不是謝和熙做的。

「哥哥,你怎麼了?」季永恒察覺到季永晞的不安,扯著他的衣角問。

「沒什麼。」他拉起永恒的小手進入超市,怕他跟丟了。

「這不是季太太家的兒子嗎?」迎面走來的是住同棟大樓的婦人,身後跟著她和季永晞同年級的兒子。

「阿姨好。」他端出禮貌的微笑,也對她兒子點了下頭。事實上,季永晞挺害怕鄰居阿姨們一開口就停不下來的絕技,暗自希望他可以盡早脫身。

「真乖真乖!帶弟弟出來幫忙跑腿。」誇獎完季永晞,她轉頭對她那身形魁梧的兒子罵道:「你看看人家,這麼乖巧聽話!哪像你,不幫忙就算了,還跟來花媽媽的錢買零食……」

眼看就要沒完沒了,季永晞逮到機會便要開溜,不忘將媽媽交代的東西通通放進推車裡。

「那麼我們就先走了。」他趕緊拉著永恒走往收銀台的方向。

他記得那位阿姨的兒子和他同校,只是每次在走廊上遇到,他都扭扭捏捏的,像是急著找地方藏起他龐大的身軀。剛才也不例外,一直躲在阿姨身後。

忍不住回頭多看一眼,季永晞發現對方也正在看他。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