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紀細工

心是老靈魂・寧靜愛創造 《只要追蹤,拍拍幾乎會互追》 ig: callme6912 入選potato media2月優質素人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十七)

少了兩人的對話,病房一時安靜了許多,只剩下徐千惠低低的細碎哭聲。

模糊的畫面漸漸清晰,習慣的消毒水味讓她明白這是醫院。

稍微一動腦,徐千惠的頭就痛得厲害,連帶著噁心想吐的感覺讓她把手動了動,全身痛的要命。

「妳醒了?」陳揚在床邊關切著。

徐千惠混亂不清的思緒慢慢回憶起,盯著陳揚的眼睛不放,聲音顫抖地說著。「那個人…是他故意來撞我的。」

「人沒死,警察己經在調查了。」陳揚拿起水杯的手頓了頓,小心的觀察著徐千惠的表情。「放心,他不在這間醫院。」

「醫生說我的狀況怎麼樣?」徐千惠略帶張的問著陳揚。


陳揚知道徐千惠的個性,鼓足勇氣說出她現在的狀況。

兩個人的孩子流產了,為了保命切掉了子宮。

「妳需要長時間的復健,好好調養好身體。」


徐千惠一怔,摸著肚子,流著淚點了點頭。「陳揚,我有點累了,你先回去休息一下吧。」

陳揚想安慰她,但又不知道從那裡開始安慰起,這時候說什麼話都只是在徐千惠的傷口撒鹽,大概現在他能做的,就是等徐千惠自己的傷口慢慢癒合。

拍了拍她的手,「別想太多,我還是那句話,我只娶妳一個人。」陳揚說完就退出了病房。

少了兩人的對話,病房一時安靜了許多,只剩下徐千惠低低的細碎哭聲。


「咳咳咳…」隔壁病床的人臉色漲紅的有些奇怪,職業病的關係徐千惠直覺得想幫她按了呼叫鈴被制止了。

「沒事,我只是吃東西吃太大口嗆到了。」

看著徐千惠兩眼無神的樣子,她小心翼翼地問著。「妳好多了嗎?身體還痛嗎?」


徐千惠摇了頭說,痛。

「我痛的是,我不知道我的孩子在我沒注意到的時候來了,痛的是好好一個孩子沒了,我也沒機會再把孩子生回來了……」

說著說著,徐千惠又哭了起來。

有的時候,死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等待。她沒有機會生一個可愛的寶寶了。


「妳別哭呀!孩子不是自己要走了,是先去了一個很漂亮的地方。我教妳做星星,我們那流行做星星許願,妳可以把妳想跟孩子說的話寫在紙條上,做成星星來許願,孩子會知道的。」

悲傷的氣氛被人打破,後面的幾天,徐千惠和花店的朱小姐成為了朋友,平日裡大半的時間花在了寫字上,陳揚不時地照顧她,陪她說話,每天按時來送補湯。

徐千惠在心裡估計,這些補湯大約是陳揚親自下廚,那味道難以形容。

一日一日,陳揚提著手上的保溫壼,小心的打開蓋子,每日不停地找理由,岔開話題讓徐千惠按時吃飯。


徐千惠雙手都好的差不多了,還是被陳揚一口一口地餵著吃飯,惹得隔壁的朱小姐直呼身邊的男人不夠體貼。

何先生笑了笑,沒搭話。

朱小姐也只能閉上了嘴,窩在被窩裡用一雙大眼瞪著他。


又過了幾天,徐千惠從檢查室回來發現隔壁病床己經空了,猜想朱小姐約莫是出院回家了,心裡竟然有點失落。


回過神看著陳揚一個人在病房裡忙東忙西的,心裡又暖了起來,忍不住笑了起來。

雖然只是淡淡一抺笑意,卻被陳揚看到了,心想她終於笑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一)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二)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三)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