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紀細工

心是老靈魂・寧靜愛創造 《只要追蹤,拍拍幾乎會互追》 ig: callme6912 入選potato media2月優質素人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六)

剛入職不到二年,孩子出事之後和人事請了長假,請假的次數多了,人事主管有些許壓力,協商後調班,也算另一種選擇。

天還沒亮,就下了一場雨。雨聲淅淅瀝瀝敲打在窗前,刺目的閃電伴隨著轟鳴不停地雷聲,擾得人心神不寧。

從淩晨的第一道閃電,再到雨聲完全停息,陳亞紀醒了幾個小時,早上六點二十七分,外面灰濛濛一片。


吃過早飯後,鄭玉蘭和陳學忠換班,準備到RCA去上班。


RCA是美國無線電公司(Radio Company of America)的簡稱,曾是美國家電第一品牌,生產電視機、映像管、錄放影機、音響等產品。在台灣設立子公司,並在桃園、竹北、宜蘭等地設廠。

對鄭玉蘭來說,外商公司的福利還不錯,桃園廠離家也不會很遠,真要認真省錢走過去的話也是可以。剛入職不到二年,孩子出事之後和人事請了長假,請假的次數多了,人事主管有些許壓力,協商後調班,也算另一種選擇。

在省道騎著機車,十幾分鐘就抵達了RCA大門,門口的警衛探出頭來看了一眼,揮手示意前行。


「早安。」

停車棚裡鄭玉蘭看著自己的同事陸續從員工宿舍走了出來,小波浪捲及肩的頭髮被風吹過而來一片花香。


「玉蘭早呀!早班的又是你最早到。」

「看你往返醫院家裡還有公司,你就沒想過這陣子先住員工宿舍?這樣下班時也比較好可以好休息嗎?」

「家裡還有兩個孩子和一個長輩在呢,再過幾天就出院了,沒事。撐過去就好了。」

不輕不重的一隻手拍在肩上,四十多歲的何組長也來了,兩髮斑白,皺紋像刀刻一樣的看著幾人在停車間聊著。

「要上班做準備了還聊什麼天,動作還不快一點。」

幾個女人急急忙忙的往工廠走去,鄭玉蘭也拿起放置在機車置物籃的保溫杯,俐落的收拾好跟上。

上班前,飲水機前大排長龍,幾乎八成的人都不習慣從家裡帶水來公司上班或是去附近買飲料,一群婆婆媽媽們總是精打細算,人人一手杯子,不是帶了馬克杯就是裝水的杯子,少數幾個像鄭玉蘭一樣,從家裡帶了好幾瓶裝水的保溫杯。

「我說你帶著這麼重的水來來回回不累嗎?公司就有飲水機啦!多方便還可以省些水費呢。」

「水費也沒多少錢,這水家裡大灶燒開過,安心,也習慣了。」鄭玉蘭把水放在工作區之後,先到了材料室領了今天的棉布手套和焊料。

「快點坐好,上班時間要到了。」何組長又在前頭催促。

「何姐,今天能開電風扇嗎?」王雯雯在最後面喊著。

「早上才下過雨,一點都不熱,開什麼電風扇!」


何組長控管材料和電費省到了極致,這也是她出名的一毛不拔,許多人都猜測是她省錢的功力讓她從底層爬了上去。當然,大家都不敢說,只是離開公司時幾個女人會聚在一起討論著。

隨著工作時間的累積,廠區內電風扇不開的結果,就是有股刺鼻的化學味,漸漸的彌漫在空氣中。

鄭玉蘭不時拿著衛生紙擰著鼻子,每次工作期間聞著那些味道,坐的近的幾個同事,總是會在中午時過來調侃說她的鼻子真嬌貴,這點氣味都受不住。

廠區很大,下班時,碰到自己熟悉的人鄭玉蘭會打個招呼,認不出來的就笑著擦肩而過,禮數做好,同廠房的人也討厭不起來。


看著何組長拿著水杯往辦公區的飲水機走去,鄭玉蘭也只是覺得職位不同,連喝的水都和人不一樣。

想到這裡,她還是在思考鼻子的問題,也許可以在醫院顧孩子的時候,順便去掛個夜間門診看看,不然冬天在廠房裡,窗戶不開,風扇也捨不得用,那空氣真的是糟透了。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長篇小說-荊棘-第八篇諾言(十)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一)

長篇小說-荊棘-第九篇風雲起(二)

1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