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貓的電影評論

希望評論可以成為電影創作者與觀眾互相了解的橋樑

法國《電影手冊》影評人教你寫影評 + 影評新手入門

發布於

Jean-Michel Frodon 是法國著名影評人,在《世界報》撰文,亦曾任《電影手冊》(法國新浪潮導演的搖籃)主編;著有《楊德昌的電影世界》及《賈樟柯的電影世界》。Covid-19 疫情期間,Frodon 抽空和學生及研究者透過視像會議交流。學校停課,我作為影評後輩,有這機會實在難得。


參加者先觀看 Frodon 與導演 Benoit Jacquot 對談的一齣紀錄片《往返》(Aller-retour,2018)。通常導演拍了電影,影評人像坐在評判席的位置評價;這紀錄片則讓影評人反過來處於被審視的位置上。「Frodon」這筆名源自《魔戒》的主角 Frodo。

對 Frodon 來說,電影評論始於對電影及對寫作的愛。電影是藝術,影評也藝術,是有關電影之愛的「Secondary art」。影評人在寫作時,把感受轉化為想法。Frodon 認為,看電影時的喜悅(或不悅)是影評人的出發點,也是評論人和學者的主要分別。作為觀眾,影評人本身必然帶著先入為主的成見(Prejudice),但他尤其享受那些被本身不太喜歡的導演所驚喜到的時刻。

Frodon 與導演 Benoit Jacquot

電影是神秘的(Mysterious),影評人的任務是把這種神秘魅力擴展出去。Frodon 不認為影評人站在一個高高在上的位置,彷彿能知悉有關某部電影的一切。當一齣電影的事情都被說盡了,這電影就完了。好電影的魔力在於永遠說不完,而電影批評的貢獻不是發掘「真相」,而是開創有關電影更多的可能性。因此電影批評需要想像力,把電影維持在未遠的「未完成」狀態。例如希治閣的懸疑電影成為經典,影迷都知道誰是真兇,一看再看仍然津津有味,就是其魔力所在。

可以理解,因為影評和電影都有這種「開放的維度」( Open dimension),所以都是藝術,而且是有關連結的藝術。評論人帶著自己對世態人情的既定想法進戲院,期待著驚喜的時刻;電影評論透過電影再思考人生及世情,把這個開放的過程繼續下去。

Frodon的著作
法國殿堂級影評刊物《電影筆記》



Frodon 的想法和我本身的想法很接近。求學期間,一直探索著電影研究和評論之間的關係;如何鑽研越深之時不致於鑽進自己的肚臍眼是一個問題。在這個視像會議之前,我恰巧寫了一篇以入門者為對象、有關如何寫影評、有甚麼準備工夫的文章,因為版權問題,無法原文轉載,也希望透過連結和大家分享:

如何成為影評人?給入門者的建議

內容包括:


一個人的國際電影展(一)

門縫電影課|透鏡與濾色鏡的簡單介紹

門縫電影課|現實主義與形式主義

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