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兒

90後香港獨遊創作人,獨自走訪印度、東南亞及北歐小國。 亂世間願毋忘初心。 LikeID : bowieeecch IG: bowiec.writing

2022,捍衛文字是我繼續創作的理由

 (編輯過)
每日發生的事情正是我文中想記錄的,或許紅線正在不斷擴張。燭光有罪,文字有罪。文字獄的風氣從來不是由一個案開始也不會因一個個案而終結,捍衛文字的方法就是繼續記錄。這是我繼續創作的理由。
2022.1.4 眾新聞正式停止運作


若日子安好,2022的首篇本來是記錄一下來年目標 。只可惜活於香港的我們大概已習慣被種種未知的不安包圍。落筆的那天,正好似眾新聞宣布停止營運的前夕。在臨別之前,我又想記錄些甚麼。

紅線在前,身不由己。

當面對着一個個獨立媒體相繼解散,我似乎並沒有太難過的情緒。畢竟,記者雖是一份的使命,但這份使命的背後並不單純是一個個獨立的個體,每位記者也有自己的顧慮和珍重的人,所以面對每一個存在過卻無法在混沌之間苟且殘存的獨立媒體,我自然予以最大的尊重和理解,亦祝福在內的每位一切平安。

有時不是我們的錯, 而是世界變了樣。

新聞機構的存在本應是揭露社會上的不足,獨立媒體相繼解散,以後又有誰會擔當這督導者的角色? 以後還有新聞嗎? 我會理解答案為: 有 或 沒有

相較之下,我們的確再無法社交媒體上尋求新聞媒體的懶人包和節錄,也同時失去了監督政府施政的媒體機構,但我們本來就不應該過分依賴社交媒體來接觸新聞。


俗語有云:「一日唔死 一日都有新聞」,面對每個報道要如何抽絲剝繭,以後就要靠我們自行思考。 網絡上仍然有不少自由新聞工作者以義務形式收集新聞,亦有部份外國媒體關注着香港的每個報道。在哀悼之際,翻譯和整理各種報道也我們的份內事,我也正在整理一些連結和媒體,希望從中尋找獲取資訊的可能性。


每日發生的事情正是我文中想記錄的,或許紅線正在不斷擴張,今天燭光有罪,明天文字有罪。文字獄的風氣從來不是由一個案開始也不會因一個個案而終結,捍衛文字的方法就是繼續記錄,當有心之人運用權力成為文字的仲裁者,他們也只是眾多讀者之一。一百個人有一百個的解讀方法,這正是文字存在的本意,也是我繼續創作的理由。


2022,我不求甚麼,只求自己努力活着,繼續文字記錄,我知道這是我唯一能做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只是記錄|眾新聞

【眾新聞告別 感謝讀者】

眾新聞5年 留下只有思念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