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古代史學生,無家可歸者,譯者,常居🇳🇱,曾居🇨🇳🇮🇹🇦🇹🇹🇷。在躲進小樓成一統和橫眉冷對千夫指之間不斷轉換。

#公共讨论 身为大陆人,我们能为香港做些什么?

首先,只能代表自己的声明:

我自出生就没有过「免于恐惧的自由」,也几乎没有过捍卫这种从未有过的自由的机会。当有人想要剥夺别人这种自由的时候,我将反对之。
读过《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后,我认为这一法案有诸多可商榷之处,因此主张各方深入讨论,即使现在几不可能。对制度的不信任,尤其是对其运作缺乏公民管控,是我反对这一草案的核心原因。
我反对中共施压港府、港府施压立法院、建制派无视反对声浪强推法案。
【虚拟语气】如果我身在香港,我会参与游行。

这个题目特别大,我希望能引发一些讨论,也算是能够解脱一些今日的无力感。

今天虽然有一个Deadline,但依然趴在FB、Twitter、豆瓣和其他平台上关注着香港,也看身边朋友对今天的反应。但人在海外,毕竟和墙内大陆人、在陆港人、在港陆人、以及居港港人的观感都差别很大,我也因此很想看到Matters上朋友们的想法。

先贴一下自己在FB上写的一段:

在豆瓣和微信朋友圈發聲的朋友又是一個接一個被刪帖,有的發出去能停留半小時,有的停留十分鐘,有的出去後幾十秒就被刪掉。圖片正著發不出就倒著發,文字直接寫出不來就拼音縮寫、火星文打碼;偶爾出現的圖片下面,不少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的友鄰留下「哇是什麼運動」的好奇,一些知道內情的朋友則留下「香港是世界之光」等等以及諸多祝福的話語。雖然已經有消息說深圳開始請人喝茶了,但出來發聲的朋友並未減少【難道是我身邊突然多了一堆反動派】。今天是最近第一次讓我覺得中國大陸也有一些希望了。
當然,也有不少反調聲音,有些是標準的官方話語自不必說【誰都知道是什麼人在說話】,也有一些和官方不同的反調者,蠻有意思。
我雖然不能同意這些反調,但這至少說明,今日的香港提供了一個討論場。在極度高壓的政治環境中,六四當然不會是好的政治討論場域【因爲誰都知道會有什麼危險】,但香港的事情卻稍微有點空間【雖然能倖存的時間也不過比六四多個把小時】。
所以到底是什麼人在讓我們看不到希望?是誰在讓一界之內的那麼多人都不能知道這些?是什麼讓如此多講華語的人從身到口都衹好順從它?是什麼人在讓世界以標籤化的方式厭棄這裏?

上面的内容大概说明了我看到的豆瓣的世界:和五天前一样,今日的豆瓣依然承载着大批活跃、有反抗意识的网络人士。以豆瓣删帖的最高速度来看,一些友邻【包括我在内】应该是受到了审查员们的特别照顾,但到了荷兰时间19点【东八区凌晨一时】以后,删帖速度明显变慢了。考虑到我的FB读者群中颇有一些喊着「支那狗都该杀」「中国人毫无同情心」的极端人士,我有意倾向于表达墙内场域中好的一面。

但也有不少蛮糟糕的情况,这里引用一位友邻的广播

你瓣有些知道份子们今天真是…… 人家来留言问这照片是咋回事,南边发生什么事了,这些狗就一副“你不配民主”的样子不屑于解释,不愿意解释。大家都知道有审查,都知道有墙,都知道信息不流畅,而且得道毕竟有先后,跟人家透露一星半点的提示能怎么着?请这些狗逼扪心自问,自己现在是不是在助纣为虐,成为了其中一环?

但更多的人其实是不清楚来龙去脉、不理解发生了什么,突然看到一大批图片、信息、转发的文字和讨论,我们需要首先给墙内人补齐大量资讯。加上近年墙内媒体对港报道产生的影响,想要阐明港府当晚23时的公告为何不能令人满意已是十分困难。一些朋友会认为「单就这篇回应来看,还是把事情原委讲清楚了的,有人能指出其中的问题在哪吗」;另外一些则更直接,认为「不是说了只移交严重刑事案件,ZZ和学术类不移交?」为什么还要反对呢。

我没有微博,因此墙内的世界立刻少了一大块;朋友圈里,自我审查的倾向更为严重。不少在豆瓣上敢说敢骂的朋友在朋友圈上则十分安静,或者一言不发,或者像我一样只写了一行「香港加油💪」之类的话。一位姐姐转发了豆瓣上弄来的游行图片,却惊人地幸存了将近一小时,可见朋友圈的审查似乎没有那么严格。各地的审查严苛度现在正在转变?

进入深夜,港府公告一出大家便知仅从结果上看游行似乎未能成功,但温和的文字依然常见。我从中能看到的多是某种对港人反抗精神的感动和赞扬,以及对他们还能发声的艳羡。比如「至少你还能发声」、「一样是这个对制度不信任的角度,我觉得支持香港同胞,就是帮助内地人民自己」等等。另外,不少人开始发布罗大佑的《东方之珠》《皇后大道东》甚至《侏儒之歌》的bot,或者《狮子山下》等的歌词。其中这一句让我十分感动:

都是风雨夜未归的人,或者此生也难以有归处,天正黑,路也长,大家恰好值此午夜时分,要好好活着,不为别的,就为守个天亮,天总归是要亮的。

我虽然早已知道豆瓣中的中国大陆实在只是中国大陆的冰山一角,但依然觉得这里还存留着反抗者的希望。正如香港或许是五星红旗下最后的净土【不,还有澳门】,豆瓣可能也是墙内网路圈中少有的净土了。

但好像能做的依然很有限。我们没有像@潔平他们一样常居或身处香港,无法直接参与游行,更不能像游行中那位大陆女士一样朝着警察大喊「你们香港警察不要做我们中共的走狗!」。或许我们可以参与联署,但缺乏「免于恐惧的自由」还是会让我们自我审查,或者放弃联署,或者要求隐去姓/名。

但我依然觉得还有别的可以做。正如上面所说,虽然有日渐紧张的舆论环境,但至少必要的信息传递依然可以有技巧地完成。这不仅是为了传递信息,更是为了减少双边的初始敌意值:上述那位认为只是移交严重刑事案件的朋友,似乎在讨论中有着一定对运动的敌意,但Ta是讲道理的,在澄清我们意见以后Ta也似乎改变了意见。另外,我很喜欢一位香港友邻在豆瓣上的日记,Ta的发声提供了一众大陆人无法给出的视角,也在很大程度上弱化了初始敌意值。对更广大的读者群,我们似乎也真的做不了太多?但也许有什么能做的事也未可知?我或许离开太远,不大清楚了。

Twitter上的报道其实并不丰富,因为我的Twitter更多是西方学者圈,所以只有几位关注中国的西方学者今天发了声,而多数人还是在讨论May的下台等事项。很感动的是,在FB上一直和我有交流的一位意大利学者特意写邮件来问,为什么要「让香港今天站在世界中心」【啊赶ddl这一天还要写一封超长的意大利文邮件……就当是精神缓冲了】。在这样一个各家自扫门前雪的网络时代,我们或许还能做到的事,就是把事情带到更大的世界中。台湾朋友说要把港府的行径给自家长辈看看,「投给国民党,明年变香港」……也是我的榜样。

写下这些东拉西扯、没什么内在关联的文字,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保存更多的记忆。毕竟相比于Twitter和Facebook,谁知道明天北京的太阳升起时,我这篇文章中提到的豆瓣文字又会有多少永远消失掉呢?
另外,惟願將我從豆瓣這些可愛友鄰們得到的些許暖意帶給香港朋友。願這悶熱的港島之夜中,這些暖意不會顯得廉價。
注意安全,勇敢前行!

似乎6月12日会有罢工罢课,希望阿姆斯特丹不再像今天一样冷淡。

2019年6月9日夜于荷兰莱顿



2 篇關聯作品
反送中519六九1香港1.18k中港關係22公共討論25
45
45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