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洋古代史學生,無家可歸者,譯者,常居🇳🇱,曾居🇨🇳🇮🇹🇦🇹🇹🇷。在躲進小樓成一統和橫眉冷對千夫指之間不斷轉換。

#公共讨论 身为大陆人,我们能为香港做些什么?

首先,只能代表自己的声明:

我自出生就没有过「免于恐惧的自由」,也几乎没有过捍卫这种从未有过的自由的机会。当有人想要剥夺别人这种自由的时候,我将反对之。
读过《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后,我认为这一法案有诸多可商榷之处,因此主张各方深入讨论,即使现在几不可能。对制度的不信任,尤其是对其运作缺乏公民管控,是我反对这一草案的核心原因。
我反对中共施压港府、港府施压立法院、建制派无视反对声浪强推法案。
【虚拟语气】如果我身在香港,我会参与游行。

这个题目特别大,我希望能引发一些讨论,也算是能够解脱一些今日的无力感。

今天虽然有一个Deadline,但依然趴在FB、Twitter、豆瓣和其他平台上关注着香港,也看身边朋友对今天的反应。但人在海外,毕竟和墙内大陆人、在陆港人、在港陆人、以及居港港人的观感都差别很大,我也因此很想看到Matters上朋友们的想法。

先贴一下自己在FB上写的一段:

在豆瓣和微信朋友圈發聲的朋友又是一個接一個被刪帖,有的發出去能停留半小時,有的停留十分鐘,有的出去後幾十秒就被刪掉。圖片正著發不出就倒著發,文字直接寫出不來就拼音縮寫、火星文打碼;偶爾出現的圖片下面,不少還不清楚發生了什麼的友鄰留下「哇是什麼運動」的好奇,一些知道內情的朋友則留下「香港是世界之光」等等以及諸多祝福的話語。雖然已經有消息說深圳開始請人喝茶了,但出來發聲的朋友並未減少【難道是我身邊突然多了一堆反動派】。今天是最近第一次讓我覺得中國大陸也有一些希望了。
當然,也有不少反調聲音,有些是標準的官方話語自不必說【誰都知道是什麼人在說話】,也有一些和官方不同的反調者,蠻有意思。
我雖然不能同意這些反調,但這至少說明,今日的香港提供了一個討論場。在極度高壓的政治環境中,六四當然不會是好的政治討論場域【因爲誰都知道會有什麼危險】,但香港的事情卻稍微有點空間【雖然能倖存的時間也不過比六四多個把小時】。
所以到底是什麼人在讓我們看不到希望?是誰在讓一界之內的那麼多人都不能知道這些?是什麼讓如此多講華語的人從身到口都衹好順從它?是什麼人在讓世界以標籤化的方式厭棄這裏?

上面的内容大概说明了我看到的豆瓣的世界:和五天前一样,今日的豆瓣依然承载着大批活跃、有反抗意识的网络人士。以豆瓣删帖的最高速度来看,一些友邻【包括我在内】应该是受到了审查员们的特别照顾,但到了荷兰时间19点【东八区凌晨一时】以后,删帖速度明显变慢了。考虑到我的FB读者群中颇有一些喊着「支那狗都该杀」「中国人毫无同情心」的极端人士,我有意倾向于表达墙内场域中好的一面。

但也有不少蛮糟糕的情况,这里引用一位友邻的广播

你瓣有些知道份子们今天真是…… 人家来留言问这照片是咋回事,南边发生什么事了,这些狗就一副“你不配民主”的样子不屑于解释,不愿意解释。大家都知道有审查,都知道有墙,都知道信息不流畅,而且得道毕竟有先后,跟人家透露一星半点的提示能怎么着?请这些狗逼扪心自问,自己现在是不是在助纣为虐,成为了其中一环?

但更多的人其实是不清楚来龙去脉、不理解发生了什么,突然看到一大批图片、信息、转发的文字和讨论,我们需要首先给墙内人补齐大量资讯。加上近年墙内媒体对港报道产生的影响,想要阐明港府当晚23时的公告为何不能令人满意已是十分困难。一些朋友会认为「单就这篇回应来看,还是把事情原委讲清楚了的,有人能指出其中的问题在哪吗」;另外一些则更直接,认为「不是说了只移交严重刑事案件,ZZ和学术类不移交?」为什么还要反对呢。

我没有微博,因此墙内的世界立刻少了一大块;朋友圈里,自我审查的倾向更为严重。不少在豆瓣上敢说敢骂的朋友在朋友圈上则十分安静,或者一言不发,或者像我一样只写了一行「香港加油💪」之类的话。一位姐姐转发了豆瓣上弄来的游行图片,却惊人地幸存了将近一小时,可见朋友圈的审查似乎没有那么严格。各地的审查严苛度现在正在转变?

进入深夜,港府公告一出大家便知仅从结果上看游行似乎未能成功,但温和的文字依然常见。我从中能看到的多是某种对港人反抗精神的感动和赞扬,以及对他们还能发声的艳羡。比如「至少你还能发声」、「一样是这个对制度不信任的角度,我觉得支持香港同胞,就是帮助内地人民自己」等等。另外,不少人开始发布罗大佑的《东方之珠》《皇后大道东》甚至《侏儒之歌》的bot,或者《狮子山下》等的歌词。其中这一句让我十分感动:

都是风雨夜未归的人,或者此生也难以有归处,天正黑,路也长,大家恰好值此午夜时分,要好好活着,不为别的,就为守个天亮,天总归是要亮的。

我虽然早已知道豆瓣中的中国大陆实在只是中国大陆的冰山一角,但依然觉得这里还存留着反抗者的希望。正如香港或许是五星红旗下最后的净土【不,还有澳门】,豆瓣可能也是墙内网路圈中少有的净土了。

但好像能做的依然很有限。我们没有像@潔平他们一样常居或身处香港,无法直接参与游行,更不能像游行中那位大陆女士一样朝着警察大喊「你们香港警察不要做我们中共的走狗!」。或许我们可以参与联署,但缺乏「免于恐惧的自由」还是会让我们自我审查,或者放弃联署,或者要求隐去姓/名。

但我依然觉得还有别的可以做。正如上面所说,虽然有日渐紧张的舆论环境,但至少必要的信息传递依然可以有技巧地完成。这不仅是为了传递信息,更是为了减少双边的初始敌意值:上述那位认为只是移交严重刑事案件的朋友,似乎在讨论中有着一定对运动的敌意,但Ta是讲道理的,在澄清我们意见以后Ta也似乎改变了意见。另外,我很喜欢一位香港友邻在豆瓣上的日记,Ta的发声提供了一众大陆人无法给出的视角,也在很大程度上弱化了初始敌意值。对更广大的读者群,我们似乎也真的做不了太多?但也许有什么能做的事也未可知?我或许离开太远,不大清楚了。

Twitter上的报道其实并不丰富,因为我的Twitter更多是西方学者圈,所以只有几位关注中国的西方学者今天发了声,而多数人还是在讨论May的下台等事项。很感动的是,在FB上一直和我有交流的一位意大利学者特意写邮件来问,为什么要「让香港今天站在世界中心」【啊赶ddl这一天还要写一封超长的意大利文邮件……就当是精神缓冲了】。在这样一个各家自扫门前雪的网络时代,我们或许还能做到的事,就是把事情带到更大的世界中。台湾朋友说要把港府的行径给自家长辈看看,「投给国民党,明年变香港」……也是我的榜样。

写下这些东拉西扯、没什么内在关联的文字,一定程度上也是为了保存更多的记忆。毕竟相比于Twitter和Facebook,谁知道明天北京的太阳升起时,我这篇文章中提到的豆瓣文字又会有多少永远消失掉呢?
另外,惟願將我從豆瓣這些可愛友鄰們得到的些許暖意帶給香港朋友。願這悶熱的港島之夜中,這些暖意不會顯得廉價。
注意安全,勇敢前行!

似乎6月12日会有罢工罢课,希望阿姆斯特丹不再像今天一样冷淡。

2019年6月9日夜于荷兰莱顿



2 篇關聯作品
反送中197六九1香港489中港關係8公共討論19
41
41

回應68

只看衍生作品
  • 得知反送中的游行时,我正在韩国旅游。夜晚在住处,在韩国留学两年的挚友拿着IG问我发生什么事,我便开始跟我挚友科普。但我可以明显感觉到,我说了很多,她都只能笼统地认为“这些上街游行的人和占中的人一样,是港独分子。”由于我两后来越讲越烈,我为了在她宿舍不表尴尬,便停止了讲述。

    6月12日回到广州,我一下飞机便焦急地连上网,盯着端传媒的推送。在这之前旅游的期间就已经看了端传媒的直播,见到很多触目惊心的图片。四点钟,我看见端说有记者因胡椒喷雾受伤,我愤怒地将端的PUSH截了图发微博。第一次发的时候,大概一分钟就被屏蔽了。不死心,第二次用颜色笔涂完再发。六点半钟,我再登上微博,发现我微博被禁言7日。

    这是我第一次在微博上被禁言。我自认为讲话很中肯,也会运用隐喻来表达观点,不太容易碰到线。我当时真的是很痛心,看到微博上歌舞升平,大家在追星、看剧、消费,却完全对大陆南端这近百万的同胞毫无了解。也是这时,我恰巧看到朋友圈出现了梁启智老师在matters上的问答集,便开始转发到朋友圈开始和身边亲友科普。结果我一发出来的第一条评论,是一位朋友说:“这你也敢发。”我心里真是五味杂陈,反问道:“我有什么不敢发?”

    我八月份即将要去香港读书,读的还是新闻。作为一个同辈中可能更加了解墙外世界的年青人,在这个六月真的过得很难受,多次被删帖和禁言,多次因政治观点不同与朋友争论。我也想问问自己,身为大陆人,我可以为香港做什么,又或者,我可以为大陆人做什么?

  • 目前恐怕是香港离民主最近的时刻了,目前特首林郑表示道歉,并称官员都需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但希望市民再给一次机会。这恐怕是一次隐晦的递话,如果市民们能够要求林郑举行一次对自己的全民信任投票,将会开启香港普选的先例,为正式普选打下基础;对于林郑来说如果信任票数过半数她将成为第一位民选特首,重建自己的政治权威;对于香港经济来说,这将会有效解决香港资本外流。在大陆气氛压抑的当下,将会吸引大量的大陆资本,重整香港经济。这恐怕是皆大欢喜的选择了。就看你们香港人能否把握住了。

    • 历史经验之谈,当权力亲近资本的时候,资本当然不关心民主;但如果资本恐惧于权力的压迫时,资本也会站到民主那一边,只一次建制派暧昧的表现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希望你们香港人把握机会。

    • 对于林郑来说,即使不下台,只会成为一个没有政治声望遭人唾骂的泥塑特首,还不如放手一搏,向中央申请信任投票,如果中央不同意,她就辞职,让中央选一个能收拾局面的人,目前来说,恐怕一个人也没有。所以说,最近林郑身段如此柔软,目的其实是向中央政府示威。

  • 616在阿姆斯特丹运河广场同样有声援反送中的游行。其实活跃在欧盟的异议人士非常多——不过还是要看你是否有回国或留下的计划了

  • 我也是海外党,而且表示我也是被微博炸号的,按道理我也应该在这里以“深知大陆黑暗面”的姿态在这里各种支持香港。

    然而我并不这样想。

    不赞同者可以说我小粉红,反正这是墙外的政治正确,我在各种讨论中因为没有跪拜西方民主而被扣以走狗、五毛、小粉红的大帽子的次数已经太多,多到足以让我知道“民主”也不过就是一个方向,并不比任何立场更高贵。

    说个有意思的事情:南华早报在YouTube上推送游行的视频,然而收到了不少反对观点,于是他们把一些反对声音删掉了,理由是“一些评论有攻击性”。Come on,微博删评论也是冠冕堂皇说“涉嫌骚扰、侮辱言论”的呀。而且南华素来喜欢批评大陆,其评论区Diss大陆并且污言秽语的言论我见多了,一次也没见南华删除过。谁来制定“foul language”的标准?我又看不到被删除的言论,我怎么知道他们被删除的真正原因?南华是个有自己立场的媒体,我凭什么相信他们是基于“客观立场”删除言论的?虽然道理上没什么区别,都是自以为是的审查和捏造些理由删除别人的言论,但由于南华站在支持香港的立场上,似乎一切就都伟光正了起来,这时候被删除言论的就不是“异见”了,而是“大陆网络机器人”了,且支持他们这么做的人相当多。

    我当然知道大陆的信息管制有很大的问题,往前几年,我也认为墙内就是一无所知,墙外就是真理世界。然而在自己亲身经历过之后,我发现墙这个东西,并不决定人的脑子。我肉身出墙后见过太多所谓的“自由人”,其对事物的认知和思辨还不如我墙内的小伙伴。就比如香港这所谓的反送中游行,有多少人真的完整理解了条例内容?有多少人的行动只是基于“不转不是香港人”?支持南华删除评论的香港人,和游行的香港人,是不是同一批香港人?

    墙内有一部分人注重墙的存在,所以对墙内信息总是抱以警惕,有意识的去墙外寻求消息。这些人又要再分两类,一类认为凡是墙内都是谎言,凡是墙外都是真理,出来后专门负责给不认同他观点的扣小粉红的帽子,无论看到任何谣言都当做是真相去四处传播。一类认为墙外墙内并无本质不同,都是真假混合,随着金主的屁股而转变立场,这类人有时候被扣五毛的帽子,有时候扣别人美分的帽子。

    墙内另外一部分人并不是因为墙才不了解消息,而是他们本来就不关心这些消息,人的关注度有限,并不是所有的人都这么关心“移交香港逃犯”会带来什么影响,大部分人一辈子也不会成为“逃犯”,而对不以英文为第一阅读语言的人来说,大陆网络的信息已经足够多了。

    这正如墙外的很多人一样,空有不受限制的网络,但是也并不care墙内人的想法,并不关心中国很多特有的思考方式,反正只要一张嘴就说养猪场、洗脑、粉红、囚犯,以凸显出自己不是猪、不是粉红、不是囚犯,就行了。即使是温和派,也经常是摆出一副“你好可怜哦”的姿势,首先直接定义大陆这边的观点就是错的,然后就开始对对方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如果对方就是不被说服,那一定就是制度的责任,似乎“人家就是和你立场不同”“这件事就是还有另一种解读”这种结果是无论如何不可以承认的。

    我倒不是谴责上述所有类型,我一直认为这就是人的本性,物理墙只是会给你增加些寻找更多信息的困难,脑子里的墙才决定你看待问题的方式,而脑子里不设墙的人少之又少,包括我在内,我都不能说我没有信息偏好。利用大陆防火墙的也不只是墙内的人,对大陆毫无了解就自带仇恨的港澳台人也多得是。我去过香港无数次,但对香港最深的印象永远是第一次去的时候:我小时候香港还是个相当混乱的地方,治安远不如现在,我到港第一天就在公共大屏幕上看到了一个循环视频,播放的是被恶意丑化的大陆领导人,我说恶意,指的是他被后期修改成了鬼片里的样子,然后视频介绍着各种用脚想都知道是捏造的、完全不符合科学道理的“恐怖事件”。这个视频的情景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里,我当时一个礼拜都没睡好觉,闭上眼睛就是那张鬼脸。我的大陆身份决定了我会对这种视频反感和怀疑,但如果我是香港人呢?这二十年来,香港又真的称得上是信息客观的世界吗?甚至可以说,由于“墙外”这一设定的存在,是否各种扭曲的信息在墙外反而更容易诱人上当呢?

    我有时候责怪大陆建墙的时候没想清楚,白白把话语权让给了别人。墙内是歌舞升平了,可墙外——尤其是中文媒体——全被反对者占领,最后形成了恶性循环:翻墙看到的都是负面→为了阻止负面继续加高墙→因为不满更相信墙外月亮圆→为了阻止负面继续继续加高墙。

    可即便我也是炸号一员,我依然不会因此就马上一个摇摆跑去支持另一方,我不必跑出来“为了香港人做什么”,因为那意味着我得先无条件就认定香港是无可辩驳的无辜可怜的受害者且需要我帮助,我能做的是首先跳出这个循环,不仅仅从自己是否被言论管制了的角度出发看待问题,不“凡我受损我皆反对”“凡我得利我皆支持”,不粉饰大陆客观存在的问题,但也不因为大陆有问题就不管不顾地给另一方送温暖。我不相信世界上有任何一件事是只在单方面存在依据的,能学会不乱喊什么“「你们香港警察不要做我们中共的走狗!」”亦或是“「你们香港人不要做英国人的走狗!」”这种话还当做优秀表现去博赞同博掌声,就是大陆人最先该学会的事情。

    • 另外在我看来,言论自由这个东西不能单独拎出来孤立的看待,香港问题也不能仅仅理解为“因为墙的存在所以大陆人不理解香港人”,仿佛“有言论自由、没有墙,大陆人就一定认同香港人的观点”一样。

      我其实不太懂为什么有的人想当然的就认为“大陆人的看法会因为翻墙而改变”,我在FB和YouTube上关注的很多批评大陆的内容下面(包括六四相关的),维护大陆者大有人在,很多时候比例并不低。比如上面提到的南华删评论,即便他们删了半天,反对意见还是在增加。这些人翻墙了,也看到各种所谓的负面了,但并没有因此就全都去“支持反中”,甚至在我主观感受中,这些年我看到的墙外观点里,维护大陆的评论是上升的。特别是台湾新闻电视台,无论蓝绿,都经常能看到大陆网友毫不留情地和台湾网友嘴仗,有的时候三立某些台甚至评论区都被大陆占领变成了一片吃瓜看热闹的欢乐海洋。(当然肯定也有被改变看法的,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关注圈子有一定的倾向性,我看到的大多数热门视频和新闻里这类型的数量并不是特别多。)

      一般这个时候这种维护中国的言论就该被扣上洗脑、troll,bot之类的大帽子了。——反对一个人的时候就先否定他是个人,这是双方都很精通的操作。

      这些人真的就是冥顽不灵被洗脑到翻了墙也不会改变价值观吗?我觉得不是,当然我也没有专门深入研究过,只能提几个可能的角度:

      首先中国的文化有一种传承了千年的家国意识和面子文化,佛道儒三种哲学即便今天不是国教,也已经融合到了很多人的思维里,这就如同很多西方国家并不是宗教国家但圣经还是贯穿在他们的生活中一样。中国的历史里一直有一种强烈的统一观念,这种观念来自文化和历史的沉淀,也来自近代的战争伤疤。港澳台是中国能否彻底洗刷上个时代的耻辱的标志,他们的各种反抗,很容易就被升级到“独立”上来(双方都是)。大陆人是真的全都支持“言论管制”吗?我觉得没人会乐意被删帖被封号。但在“统一”问题上,有些人会宁愿先选择维护统一。大陆人就真的不接受民主公投吗?即使我们对政治不敏感,也不代表非得拒绝投票权嘛——可是如果认为有别的国家算计着想推翻大陆政权,那就是另一个问题了,有些人宁愿优先维护大陆,也绝对不会去做“敌人想让你去做的事情”。当香港大喊“反送中”的时候,已经是在割裂香港和大陆的关系,大陆不会听不出这“我和你不一样,我不要和你在一起”的背后意味。一旦大国情怀卷入其中,很多人就会站到另一个角度去看这个事情了。这时候一切游行的理由,都成了分裂的借口。你问为什么支持女权的人同时支持管制香港、武统台湾?因为在他们眼里,权利问题要建立在维护国家统一和名誉之上。就好像美国的自由主义者不等于就会支持加州独立,英国的女权运动也没指责皇室是特权阶级一样。

      其次,中国在近代是待宰羔羊,翻身到今天,用的并不是民主政体。很少人会因为印度是民主国家就希望移民到印度去(没讽刺印度的意思),而新加坡虽然是评分很高的国家,却并非标准意义上的民主国家。一个国家的制度和经济、国情息息相关,所谓的西方发达国家并不是因为使用了民主制度才变成强国,而是他们有了足够的资本积累后才有了民主制度。英国是怎么殖民全球的,美国是怎么压榨黑奴的,没有这些历史,今天的它们以什么为跳板去当发达民主国家?大陆可以民主,也应该走向民主,但大陆现在人均资本依然不足,需要考虑民主带来的国力改变是否能承受,以及没有经济实力的民主给个体带来的不同后果。港台此时正处在经济的下落期,这种对比之下,不难想象有些人对港台模式的民主并无强烈认同,更不要说整个中国的体量和两个有特殊背景的地区根本不能等同而论。从小吃香喝辣的人恐怕很难理解为什么有些人宁愿舍弃部分权利也不想再去吃糠喝稀。

      第三,双方媒体的影响。在前些年大陆经济发展还不如香港的时候,香港作为特区是优越的存在,享受着很多大陆内不能享受的东西,是大陆人引以为傲的同胞,也是羡慕嫉妒的对象。这些年风向发生了变化,大陆经济实力上涨,香港却一边赚钱一边歧视大陆,甚至高喊自己不是中国人而是英国人的新闻越来越多(我不是说所有香港人都这样,我是说这类新闻越来越多,两边都是),在一些大陆比较情绪化的人眼里,香港很像一个白眼狼,大陆不过是热脸贴冷屁股的傻子。再加上之前占中事件带来的后续影响,一些人可能已经失去了理解港人的耐心,或者更直接点,他们可能主观拒绝听港人的想法,因为对面港人在他们眼里也并没在乎过他们。

      还有其他各种原因我就不说了,上述也都是很浅薄的角度,只是一些可能存在的思考方式。我想说的是很多大陆人自己都不理解自己的大陆同胞,如果连自己人都不了解,还怎么可能去做客观的信息传递沟通呢?所谓的信息传递,很多无非就是单方面强扭对方的观点,并无视对方的理念,甚至认定对方的理念一定是因为无知造成的。这种极度傲慢却又假装客观的毛病两岸人都有。所以作为大陆人应该为香港人做什么?我觉得,为了香港人,或许先放下基于防火墙的习惯性偏见,好好了解究竟自己这边大陆人在想什么才是第一位的。

    • 僅就南華那一條予以反駁。如果真的是攻擊性評論(以海外小粉紅的素質來看是很可能的)那刪除攻擊性評論有什麼問題呢?微博的問題是假刪除攻擊性評論之名,實限制和篩選言論之實。另外把一個媒體帳號和一個平台做對比是很典型的不恰當類比

  • 歡迎各位 Matties 來這篇帖子打卡,跟大家分享:(1)你對 Matters 站上哪一個話題有興趣,或者你想要跟其他 Matties 聊什麼話題?(2)世界這個大,你現在座標哪座城市?

  • 謝謝你與 Matters 社區分享你的創作。這篇文章已被選入本週 Matters 通訊,推薦給所有 Matters 用戶。為了鼓勵優質作者的創作,每篇選入通訊的文章,都會由站方發送 5MAT,這 5MAT 已經到達你的帳戶,期待你的下一篇作品!

  • 我认为我们应当做的是自发、独立地去了解真相,然后保持沉默,保护好自己。

    豆瓣频繁被提到,让我很恐慌,原因是我亲眼见证了饭否是如何变成一个访问不了了的网址(现在恢复,但小众),见证我自己被炸号,见证最近一次靠装疯卖傻存活下来的王志安被全网封杀。

    有很多人在骂豆瓣删帖,骂阿北,分享一下我在炸号后打听到的内幕吧,微博审查根本不用通过管理员,那些从未被公开过身份的人士可以直接审查你所有的内容,不用通知微博管理员不用列举罪名,就能直接炸号。我想问一声,如果下一步,豆瓣也成为一个无法登陆的网址,或者豆瓣管理员全部靠边站,后台直接被那些人接管,你们还能有骂豆瓣的机会吗?我们要去哪里寻找这样一个“精神病人的角落”。你们在发言的时候,也许已经放弃了自身的安危,那么豆瓣的安危,你们还在乎吗?

    这一次我很软弱,是会受到自我谴责的软弱,但“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现实情况是我力穷,我只能保护好自己的良知,先保证自己在互联网上活下去。

    当然我也没有阻拦其他人的选择的权力,不过提醒一下在墙内普及信息的朋友,要注意到与你们对话的人,不一定是无知者、愚昧者,也可能是鱼钩。保重。

  • 非常感谢你的解答,最近一直都有追踪你为墙内墙外人的交流而搬运的各种观点。身为大陆人(目前是在读大学生),很少关注政治话题,但这次我真的很想知道真相不想被蒙蔽,所以也在微博豆瓣脸书来回跑看大家的看法,由于环境限制以及自己的认识水平有限,我也不敢作出评判得出什么结论。而你的文字在我看来是难得很是中肯的,没有过多情绪掺杂,所以我选择相信。现在还剩几个问题想寻求解答:

    1.脸书上有人说欧洲的政府警察对游行示威人群的暴力行为甚至比香港的更过分,我的同学也有类似看法,认为即使西方国家的游行也无法体现自由民主(存在政府压制),这类观点仿佛为港府无视民意的不作为排除了内地政权干扰的因素,那么这种类比合理吗?

    2.澳门和香港同为特区,却很少听闻这类游行事件,微博有网友认为这是因为原殖民者葡萄牙已放弃边缘政治,而英国仍有心参与,故经常扰乱香港的社会秩序,此观点则间接强调了港独在游行活动中的作用,那么这有什么合理解释吗?

    深知自己的认识有限,还望不吝赐教。祝好,祝福香港❤

  • 坚持“一国两制”,做一点微小的工作。面对外国势力干涉,中国人民是从来都不信邪的。我就不相信“水能变成油”。

  • 非常艰难地委婉地发声,同时多少也对自己的行为有担心。理论上,所有的行为都能被监视和追溯,但发现还是能引起一些人的好奇和关心,觉得就是好的。做export相关的工作,很多客户其实都有翻墙工具,也心怀希望,这些梯子除了帮这些人赚到钱,也能看到更多更全面的世界。

  • 小月
    關聯了本作品
  • 不出墙外,看不到什么是真实。甚至很多人,完全不知道发生了这样大的事情,和朋友谈论,只要带有敏感字眼的内容都只能谐音代替,生怕被盯上。最好的保护自身,家人的做法就是不讨论,不过问,不关注任何政府不想让你关注的内容。很多心声,想法只能藏在心里,不能表达,不敢表达。

  • 实际上能做的很有限,最多也就是和朋友讲一下这件事,发在网上肯定是不可能的,秒删。

    只能祝他们好运了

  • 御薬袋托托
    關聯了本作品
  • 这几天和室友讲解了一遍这个事件的来龙去脉以及条例通过会对香港的未来造成什么影响。她们也开始表示理解。这大概是我能做到的最大限度。除此之外就是在豆瓣被删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