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82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1638 
張潔平

極權之下,我們的恐懼、抵抗與愛

一、極權並非他者 6月30日深夜11點,跟很多人一樣,我在電腦上一行一行讀完了港版《國安法》全文。一邊讀,一邊在腦中翻譯那些強硬又模糊的詞句——彷彿回到以前當記者做中國報導的日子,強烈的時空錯亂感之餘,心中的荒謬與荒涼,難以言表。

張潔平

歷史正在我們身上發生:瘟疫中的平民日記

紐約時報攝影作品《The Great Empty》現在我們知道了,疫病並不是災難的全部,只是災難的引擎。COVID-19病毒在全球烈性蔓延,正在推倒全球化時代最璀璨、也最長的一副多米諾骨牌。

張潔平

病毒、極權與無權者的權力

武漢肺炎疫區,流傳一個笑話:如果時光倒流一個月,你帶著病毒肆虐的真相,能夠回去拉響警報、拯救世界嗎?答案是不能,你只會成為第九個被懲處的「造謠者」。這個黑色幽默的笑話,透露三個信息:1.

張潔平

2003年香港SARS大事記

以下轉載自媒體整理,不必打賞: 2002-11-01 首宗病例的佛山姓龐男子發病。2003-02-09 廣東省多個城市包括廣州、深圳、珠海及東莞出現疫情,民眾紛紛煲醋及飲板藍根抗炎。

張潔平

目光的方寸之間,她們的愛、平等與自由

去電影院看了這部 Portrait of a Lady on Fire。120分鐘,魂魄都被收進了一道深深的目光裡。看見。對我來說,整部電影就在講這兩個字。約翰伯格很早就說,觀看和言語是人類與世界相處最基本的兩種方式。

張潔平

看見香港,沒有什麼是理所應當的——給《香港第一課》的出版序

【寫在前面:2019年5月,Matters剛剛上線正式版本,開放封測,這時登陸的是好久沒來的梁啟智,帶著他過去八年在香港中文大學給內地生講香港通識課的課堂筆記,總共有15萬字。這系列筆記,致力於讓陌生人從零認識香港,啟智...

張潔平

不敢回答的問卷:2019年意味著什麼?

小時候愛寫畢業手冊,愛在同學錄上寫些故作深沉的句子,愛玩真心話大冒險,愛用一些drama的回答博得滿堂驚呼,也愛寫普魯斯特問卷,愛看別人的答案,仿佛文字的魔力可以讓平淡的人生意味深長起來,希望時間啊,流動得快一點,因為滄桑很酷,可以讓人長出一張有故事的臉。

張潔平

極限時刻:香港變局進入最關鍵一周

(此文寫於上週末。寫的時候還在想,如果說這場大攬炒還有什麼角色沒正式登場,大概就是司法之戰了。結果:香港高院判禁蒙面法違背基本法,而人大法工委氣勢洶洶出來反駁。同時,理大的驚人之戰打的血肉模糊、人心撕扯。

張潔平

香港,一場不明不白的死亡

1997年出生的周同學死了。死在家門口的停車場。死在一場持續了五個多月仍未結束的抵抗運動中,許多人稱之為香港的end game。但停車場並非戰場。周同學是從4米高的矮墻墜地,重傷不治。

張潔平

此之盛世,彼之裸命。今夏香港的三場運動。

10月1日,北京點燃了1萬發煙花,出動了1.5萬名軍人、580台武器、16萬志願者,和7萬隻鴿子,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70週年。也是10月1日,香港打出了1400發催淚彈,900枚橡膠子彈,190枚布袋彈,230枚海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