認真的熊

謝謝你看到。

anger has me

發布於

我好像很生氣。

意識從身體解離出來,漂浮到房間的另一端,冷靜觀察。臉上沒有表情,肩膀緊張地聳起,呼吸聽上去很平緩,但感覺在壓抑著什麼。

窗外有直升飛機低低飛過,一陣轟鳴像拉長了的雷聲。那應該是運送急救病人去醫院的直升機,住在醫院附近,經常會看到。最早聽說有救護直升機一說是在電視劇裡,House還是Grey's,飛機降落在醫院高樓頂層,醫務人員頂著大風抓緊帽子,講話要用喊的,接下病人後推著病床飛奔去搶救室。這類畫面通常配有緊張的音樂,大家表情嚴肅,充滿救人的決心。

加油,我默默對消失在視野之外的直升機說。

去年坐過一次救護車來著。大概因為沒有生命危險,輔助醫護人員態度都很隨便,一路上滑著手機。那天我在公司暈倒,同事打了急救電話,他們來簡單測了血壓之後,載我去醫院。是冬天,救護車內暖氣燒得很足,醫護小哥穿著短袖,滿面紅光。我坐在背靠副駕駛,面朝車尾的位置,身邊有一個可以把頭靠在上面那麼高的,金屬表面,箱子一樣的東西。

我穿著棉大衣,帶著圍巾和毛線帽,但整個人徹底的寒冷。我斜靠在那個箱子上,箱子的表面好像很燙,也許那個設備就是暖氣也不一定。我用手背觸碰金屬表面,幾秒後開始痛,大腦說這是燙傷的痛感,但與此同時整個人又那麼冷。

痛覺也是遙遠的。溫度,聲音,光線,一切都漸漸遠去。體內有深藍色的冰河,它流動得那麼緩慢。閉上眼睛,和我一起下沉吧。在黑暗中,萬分之一倍速,呼——吸——。

怎麼想到這些。

成人以來,好像從未對人生氣過。「你總是在微笑」是從同學、同事、朋友、甚至陌生人中聽過無數次的反饋。對了,急救那次的醫護人員懷疑我有物質濫用,因為我在剛剛恢復意識,迷迷糊糊的狀態時,一直在笑。

被人無中生有地指責物質濫用,應該是感到被冒犯的吧,為什麼在回答「我沒有」的時候,也控制不住地微笑呢。

情緒是信史,意識決定如何處理不同情緒的訊號。

最近憤怒總是來敲門,可能來自對工作的不滿,也可能是隔離太久,對面對面交流的想念,但更多的好像沒有具體的源頭,像久久不肯散去的霧霾,彌散在空氣中。

1 人支持了作者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