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schKatze

德國魚貓一枚。 努力掙扎求生中。

[Matters 80] 願殺氣能溫柔地在清晨喚醒我

不知道在哪裡摘採的、關於寫作的句子,就那樣被我貼在案頭前許久。那句子時時警醒著想當作家的自己,語出威廉・福克納 (William Faulkner):「探索靈魂是作家的要職,唯有如此,才能洞悉困境,指出走出困境的方向。」

這是一篇我實在不知道該怎麼寫的文章,因為我本身並不是很會堅持自己論述的魚貓。

下筆前,其實思考了很多種論述方式,但方式是方式,結果是結果,怎麼想,總覺得我的下場就是會因為時差的關係,而在入睡後或(幸運一點)將醒時,被殺氣擾夢或被狠狠喚醒。所以,現在只能以刀下留情之姿,懇請放過我這個愚鈍的外星生物,題以〈願殺氣能溫柔地在明日喚醒我〉——刀下留情,有話好說呀 [跪]

今日忙完找工作簽的事,回家後上網課前稍微翻翻馬特市,才發現竟然被大神@輝廷曼 點了名(好害羞呀 >“< )而在他關於大神的文章中,大神說自己不是大神,並提出「所謂大神,魅力值必然爆燈」(是說,爆燈是指爆表嗎?好奇~)以及「真・大神的魅力,來自於信念。」這兩點。

但這兩點其實也都出現在大神自己身上呀!

關於魅力值的例證如下:

> 這篇文章展現超堅實的專業能力,直接讓最初還算是新人的我(當時到馬特市9天)整個跪拜~
> 這篇文章底下清一色留言說最後一張很帥!
還有,
> 持續堅持寫小說並發小說這件事

而最後一點其實也對應到「真・大神的魅力來自於信念」這個論點。不知怎的,在大神身上看到了「即便在寫小說的路上,常常是跌跌撞撞的,甚至還有點孤單,但還是因為信念而持續堅持著」這種態度,而且還感覺是堅持了幾年的,真心讓人佩服。

因爲自己也很喜歡寫小說,因此每每在讀小說時,我總會特別注意每部小說的架構(骨骼)和呈現方式(筋肉)。在馬特市上真心遇到好多厲害的小說家,受到很多啟發,也漸漸覺得過去的自己想以寫小說為業真有點不切實際 [汗顏]...但倒確定這輩子會一直寫下去的,就是想把來到生命中的故事記錄下來。另一方面,近乎自然地,每次接觸到小說時(不論是讀還是寫),我總會把小說分為「有靈魂」和「沒靈魂」兩大類,對我而言,在小說裡看不看得到靈魂很重要。

關於這點,便要推薦一下大神有靈魂的小說——尤其是最近再貼出的《花舞》。當初讀《花舞》時,有種讓我再讀《傷心咖啡店之歌》的感覺,乍看迷離虛幻,可是又真實無比,而其中情感的糾結真心深刻動人(阿,我不是要暴雷,請不小心閱讀到這裡的人一定要繼續將小說追下去)故事裡也暗藏許多金句和對人生的哲思。

因為提到「靈魂」這一點,便不得不提提我貼在案頭前、激勵自己寫作的句子:

威廉・福克納 (William Faulkner) 曾說:「探索靈魂是作家的要職,唯有如此,才能洞悉困境,指出走出困境的方向。」(The writer’s first job is always to search the soul. To search his own soul, and to give a proper, moving picture of man in the human dilemma.)

我並沒有仔細考究福克納的這句話,是只針對小說還是所有文類,也並不覺得為文一定要指出走出困境的方向,有時候,正是因為陷在困境裡,所以小說才存在。可是對我而言,小說最重要的就是用靈魂探索其他靈魂(= 筆下的角色),並且去觀看其他靈魂眼中的世界,去體驗那些靈魂的覺知、所產生的情感和所執著或糾結的一切。那些靈魂所在的世界,可能是非常顛覆的,也可能是我目前尚未能全然理解、只能儘量描述的,可是正因如此,在以靈魂探索其他靈魂的方式去創作時,也讓自己的同理的能力,或是對各種異事的接受度大幅增加——這很有趣,但也增加了寫小說時,體力消耗的速度了。

雖然,正如那句話:「誰也沒辦法真正明白另一人的任何感受。」然而,在創作時我也再再體認到共情能力的重要性。共情,於寫小說而言,真的是一種強大的力量,讓探索其他靈魂不再只是表面。

以上,願 ... 殺氣能溫柔地在明日喚醒我。
阿,這篇其實是假裝討論小說的粉絲投書,致大神@輝廷曼,這樣能不能讓您刀下留情呢?
還有也不希望這篇文會讓您感到不舒服,如果有任何不妥請告訴我我會隱藏的🙇🏻‍♀️

P.S.
有看到大神的文章拿掉了某兩個字,但我還是繼續使用這兩個字,交易失敗...
所以,我總覺得還是會迎來濃烈的殺氣...因此便這麼寫了...如果冒犯先說聲抱歉啊>”<

By 寫得很糾結卻還能感到害羞的待宰魚貓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3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