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陽子
白陽子

三陽開泰,遍照三千,世界無障。

月光的照拂

不如親手揭開幽暗,迎來月光的照拂,人也清亮了許多

夜深了,獨自一人莫名的嘆息,三不五時都想痛哭一場,胸口也有些鬱悶,整個人的情緒籠罩在陰黑的愁緒裡,連睡夢中都覺得很煩燥,我消磨了大半的人生,誰也無力幫助我走出暗黑的世界。

走入山中,鐘聲敲起,一名婦女在庭院內,灑滿了玫瑰花瓣,風吹襲過來都是淡雅的香氣,我被這香氛的味道,忍不住放鬆了起來,有人從門內走了出來,大聲斥責,「花瓣脫離了根,很快就枯了,妳竟然只為了鋪滿地板,賞心悅目,就採光家中的花朵,風一吹都散了,陽光一曝曬也化成泥。」婦女平心靜氣地回應他說,「花不摘採,它要如何長出新的,遲早都要謝的,我只是把枯萎的摘下來,洗滌自己的心靈。」男子莫不吭聲又走了進去。

我沉思著這一切,短暫的生命只在綻放那一剎那獻出生機,其餘的人生都在枯萎當中,哀怨的情緒擺在胸口,也踐踏了自己的心房,不如把哭泣的人生撒了出來,風一來也成了結晶,雨水落下溶解了,陽光一照也化作塵埃,消失的無影無蹤,來日又生出契機來

我隨著鐘聲來到一座高塔,一位老師父走了出來,瞧我面容憔悴,噓寒問暖了幾句,我把心中悶壞的情緒傾洩而出,不料他把我的耳朵遮住,耳內有股悶塞的感覺,我趕緊甩開他的雙手,師父說出我心坎裡的話,「妳都懂得擺脫我了,妳也辦的到。」我的心莫名的觸動著,可依然舉棋不定心緒,我低聲地說,「可我心中有障礙過不了。」師父帶領我走向最高處,可樓梯都是一堆物品,光走路都要小心翼翼的,我彎腰低下頭,把東西擺往別處,也空曠了許多,師父淡淡的微笑著,「障礙已除,接下來就靠妳自己走向高處了。」我展開笑容,明白了心中一切憂慮,只有狹窄的心容不下,不如親手揭開幽暗,迎來月光的照拂,人也清亮了許多。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1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