庭的生活隨筆

新手媽媽,與英文更有緣的日文系。 回頭看發現人生前段有太多空白,決定好好留下點什麼給往後的自己。 我的點滴日記和隨筆隨想。 英文專欄誕生,如果能讓大家也有那麼一點點喜歡上英文,那就太好了! 個人網站:https://www.notion.so/2c1bf3cc145e45c3bfe1f4de0cda17a1

關於打擾

 (編輯過)
所以這片牆的距離太剛好,偶爾還是可以感受到人的存在,不孤單,有點像宿舍,卻又不至於像實際同住屋簷那樣過於打擾。

牆薄薄一片,可以聽見鄰居的手機震動聲,再不久是理所當然地轟隆作響的浴室風扇聲和急急水聲。

窩在被窩裡想起大一的八人房寢室,一早偶爾會被室友趕上早八第一堂課的鬧鐘吵醒,床被摩擦、一腳一腳沿著鐵梯而下,雙手一邊拉扯扶手的聲音、牙膏牙刷在杯裡的撞擊聲、腳步聲、開門聲,聽著安眠曲似的聲響迷糊醒睡。

如果只有一個人,門至少得開掩三次,洗漱來回和梳妝出門。

對不特別難睡的我來說其實倒也不困擾,反而偶爾對身旁的一切聲響感到安心。


隔壁鄰居的手機通常會震動兩三次,原來鄰居也是個會想賴床的人。雖然不曾正面打過招呼,但隔著牆還是不小心想像他是個什麼樣的人,只怪這棟房的牆太單薄。樓下六室則是時不時興奮地打電動,聽不清楚究竟在說些什麼為什麼激動,只聽見低沉到嚇人的嗓子。不知從哪而來,非常偶爾也會傳來解放後的喘息聲(通常都是男生)好險不是那種總會耳朵全程參與的程度,好奇歸好奇,但如果得經常隱密地當個精神上的性事窺探者貌似不太妥當。


上大學前住家裡,一來是生活習慣和家人時有摩擦,二來是家族排行最小,和哥哥姐姐們歲數相差六、七歲不只,對和同儕同住的宿舍生活有各種憧憬。

第一年八人宿舍,第二年兩人在劍潭合住睡同一張雙人床,小小五坪,浴室門外角落的木地板曾經長出黃色香菇,到現在想起還是一陣雞皮疙瘩。最愛吃一條街外廟旁的炒麵炒飯,一個禮拜至少要吃三四回,S也喜歡,租屋處同一排二十公尺內的早餐店、鹹酥雞攤一樣好吃不可少。

交了男友後開始念起自己的房間,第一次一個人租房,是在內湖也是五坪大小的分租套房。很想念巷子外的鹹酥雞,非常好吃時常得排隊,雖然那附近滿是蟑螂、蜘蛛的潮濕環境我一點也不想念,我曾經躺在床上和正上方天花板的蜘蛛相望而眠,因為膽小寧願與其和平相處,閉著眼眼不見為淨,忍忍就過了。

更後來最後一次與人合住,是公寓一戶四間房合租。室友養了兩隻貓,很可愛,但她不太會清理客廳於是貓毛到處飛,偶爾出門不在貓砂沒人清開門便會聞到味道,更可怕的是流理臺裡至少要放上一個禮拜才清理的碗盤和廚房檯面上堆成小山、未清洗養著許多螞蟻的貓罐頭。


從高中渴望團宿到後來偶爾合租偶爾一個人住,對彼此打擾這事忽遠忽近,心理上和現實居住狀況都是,想被打擾,想獨自一人,在兩端不停擺盪。

記得以前和朋友談家人間的各種小劇場和摩擦,她說,家人同住不就是會偶爾互相打擾嗎。

所以這片牆的距離太剛好,偶爾還是可以感受到人的存在,不孤單,有點像宿舍,卻又不至於像實際同住屋簷那樣過於打擾。

雖然S和寶寶有時也會過於打擾就是了,唉唉。


/

01 早上八點多快遞敲門,收到爸媽寄的兩大箱包裹,開心開箱。補了調味料(麻油、醬油、XO醬、油蔥酥和滷包等等)、零食(竟然還有給S的優格冰棒,某人放進冷凍半夜果然迫不及待開吃了)、碗筷廚具口罩生活小物還有他們堅持要從台灣幫我買再寄來的電子鍋。

有點荒唐,除了電子鍋其他內容物價值可能都不到八九千的運費,但有些東西在國外怎麼看都不太順眼,偶爾當個任性小媽寶也是不錯,但媽說只寄這一次,太累了,光是箱子竟然就要哥哥開到特定據點買特特大的,難怪哥說我在美國跟在台灣一樣麻煩(抖

02 下午去公園曬太陽,寶寶對吃草情有獨鍾,也愛亂入隔壁的野餐聚會。

03 突然很想吃漢堡,S做了肉排加起司加蛋給我夾吐司,但我看見肉排有點厚忍不住問了句有沒有熟,他就生氣了,所以我也生氣了。

04 晚上和媽媽視訊,我說她今天的妝很美(真心)她心花開得一樣美。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