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秦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不夜侯雅舍-第十八回

魔兵魔將助練功

其實在陳不夜教漱心如何使用術法-降茶香,改善那些茶的味道時,他就在想要不要一併教導古恆,雖然他口頭上只有對漱心提起,但實際教導時也沒有刻意避開他。他想,若是古恆和漱心兩人同時都在場就一併教了,那天教的時候就是三個人都在場。

可是沒有想到古恆一次都沒有用過,漱心倒是使用越來越頻繁了。

"那天我在教漱心怎麼使用降茶香的時候,分明你也在場,我見你當時也學會怎麼用了,但是為什麼都沒看你用過?"

"也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只是我猜測你自己很少用。"古恆說道。

"我確實很少用這個,若我會需要用到降茶香,除非是那天的狀態不好,否則我是不會輕易用降茶香。"陳不夜笑著說:"不過,你不使用降茶香和我自己很少用,這兩者的關聯性在哪?"

"我不是說過了,我們曾經是很好的朋友,當然了解你。至於關聯性嘛......"古恆拍拍陳不夜的肩膀,面帶笑容地繼續道:

"如果難嚐的滋味你能獨自品嚐五萬年,我也想親身體驗過去這麼多年來,你獨自一人品嘗不曾修飾過的凡間苦澀,是什麼心情、什麼滋味。也許時日無法和你一樣多,但是我也想了解那樣的你。今後你不再是一個人了,我也可以和你一同品嚐了,因為你的身邊多了一個我。"

看著古恆真摯的笑容心裏暖融融的,此時他真的覺得自己真的不再是一個人,只不過陳不夜心裡仍有些愧疚:"但是......你說過的曾經和你相處過的日子,我真的不記得,就像虛構的故事一樣沒有踏實的感覺。很抱歉我忘了你了......"

"不要勉強自己想起什麼,過去的事就過去了,那些事情只要我記得就可以了。你和遠古時候的那個你一樣,沒有什麼變化,很認真、很仔細地活著過自己的日子,這樣就好,我很高興這麼多年之後再與你重逢。"

聽著古恆一波又一波寬慰的言論,陳不夜的心裡有一種說不上的感覺,有點怪怪的。

他覺得自己好像變成電視劇裡的壞人,就是那種時常都會出現渣到不行,吃乾抹淨的負心漢。

那種感覺好像是把一個曾經對自己很好,而且念念不忘的情人忘的一乾二淨,偏偏人家一點都不在意,對自己依舊很好。

舊情人......

古恆依然目不轉睛真摯地面帶微笑看著他:"怎麼了?為什麼不說話?感動到說不出話來?"

"呃.....我們......我們以前真的是好朋友吧?"

"是阿,不是已經說過很多次了?"

"不是.....我是說就真的是好朋友,不是什麼其他的關係吧?"

"噗,"看著陳不夜那張白得像月光會發光的面皮,漸漸染上一層粉色,古恆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們就是好朋友不是什麼奇怪的關係。在天界,神仙們的感情本來就是多元且複雜,可以像朋友、像情人,同時也有像仇人、像怨偶的。所以你覺得我們似乎有其他關係也是正常的。"

"你我都是煉仙,是大神用丹爐煉出來的,我們都是位居天界的神仙之一,所以發生那些友善的或惡意的情感,都是正常的。"古恆補充道。

"原來如此。"兩人相視而笑。

閒聊完畢該做功課了。

陳不夜一躍上天,憑空比劃出一個巨大的封魔印,只見白光四起,後另生出紅光,兩道光線彼此糾纏,編織出一張帶有封魔印的光網。

古恆旋即也一躍上天,念一口訣一個彈指就取出一把混天戟。

隨手向天空一劃,只見空間出現一道口子,像融化一般越裂越大,漸漸出現了另外一個景象。原本有草地樹木小泉水的地方,隨著口子變大,景色成為海天一色,一望無際的海。

只見封魔網沉入海中直至消失,陳不夜大手一揮手,眼前出現上萬隻身穿黑色鎧甲、面目猙獰可怖的魔兵出現在空中。他再往古恆方向一指,魔兵接收指令後便朝著古恆而去。

頓時黑潮一片湧向古恆。

趁著古恆忙著斬殺小兵之際,陳不夜在空中盤腿而坐,準備叫一隻大一點的魔將出來。

一會兒,果然有一隻身高數十丈高聳入天身穿銀色鎧甲的魔將出現了。

"夜魔神君。"魔將恭敬的對陳不夜揖禮。

"......太高了。"這麼高,陳不夜顯得異常渺小。

"是。"魔將迅速將自己變成和正常人的大小一般:"抱歉,屬下見夜魔神君召喚,又四周氣息有異常之象,所以才將真身顯現出來。"

他是魔界中上等級的魔將,叫做天刑。

"習慣一下今天的場面,以後會常常叫喚你。"陳不夜道:"以後要給他練練手。"

天刑隨著陳不夜手指過去的方向看了一眼,只見古恆奮力的揮戟砍殺。此時天刑心裡了然,敢情這是給人當沙包來著。

"夜魔神君,那底下這......"天刑手指了指海底那已經消失的封魔網:"這張網是打算把屬下一起封住嗎?"天刑面有難色。

"放心,這張網沒有殺傷力,就是個擺設。不過你和他打就要全憑你自己的功力,我替你準備好了一萬魔晶,一萬百靈丹,傷太重我親自替你療傷,這樣可好?"陳不夜笑著說。

"......"雖說打打殺殺的日子在魔界是天天上演,受傷也就是小事一樁,但是被神器傷到的疼痛,可不是開玩笑的。天刑實在一點都不想遭這個罪。

見天刑沉默不語,陳不夜內心了然:"告訴我你想要什麼?讓你投胎一次?"

"......"

"讓你投胎兩次?"

"......"

"讓你投胎八次?這是極限不能再多了。"

"......"說實話,八次投胎輪迴還挺讓人動心的,畢竟三界之中只有凡人可以擁有肉身,是連神都沒能擁有的肉身啊。

見天刑有些動搖,陳不夜又補了幾句話:"在凡間若七世都能遇見同一個真心人,在第八世便能的到天界的祝福,那一世會幸福圓滿,也可以彼此立契成為原靈伴侶,你不要那我就叫樂邪過來......"

"屬下遵命!"話還沒說完天型趕緊應下。

要知道魔界之人和天界之人不同,魔界中人無拘無束、天馬行空,在魔界律條的範圍下行事,通常日子是很快活的。創始之初給予魔界如此的自由自在雖然很好,但是他們不能投胎凡間,除非有魔神以上等級的神仙同意,否則投胎就只是夢想。

因為魔界之人原靈天性是無拘束的,想做什麼就做什麼,要他們乖乖聽話唯一只有強者能讓他們服從,這樣的性子在凡間很容易適應不良。再加上定力不足,情緒控管也不好,更容易被誘惑,進而成為社會上有問題的一份子。

所以基於凡間的和平,才會有此規則出現。

陳不夜笑著點點頭,投胎對於魔界中人誘惑力很大,即便是被神器傷到很痛,甚至可能傷及原靈,他們都願意的......

何況他還是用是七次換來一個原靈伴侶、八次換來一個原靈立契,這條件不誘人嗎?

"想好了就快上,古恆能練多強就看你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