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人秦二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與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詬恥。 心幾頑而不絕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悅君兮君不知。

不夜侯雅舍-第二十一回

緣分

連日來古恆不間斷地在鑽研武力以便精進功法,這是身體上的折磨,另外一個折磨,則是跟著陳不夜及漱心開店的時候,聽了太多不開心的事,這是精神上的。

終於熬到了能放大假的時候,當然得好好去玩一玩。

他今天難得回去了久違的家,不過他先回去的是他的本家而不是他的住處,許久無消無息就算了,而且這段日子也沒有進工廠,說什麼都得回去看看他的父親,免得他的老父親心裡擔心。

"少爺回來了快去跟老爺說一下。"大管家趕緊上前去招呼。

"爸爸呢?"

"在起居室看電視呢,今天是他支持的棒球隊進總決賽。"

終於進總決賽了嗎?老爸支持的棒球隊一點都不強,總是輸,但他就是只支持這支球隊,問也問不出來為什麼,自然不知道一心執著支持的原因是什麼。

"呦?招丁回來了?"古恆的五姊正巧從樓上下來。

"......"古恆不喜歡招丁這個稱呼。他有五個姊姊,三個弟弟。因為他出生之後,不到半年母親馬上又意外懷孕懷了三胞胎,所以她的五姊才笑他,給他取了綽號叫招丁。

"帶子要姊姊出門啊?"古恆笑著問道。

"臭小子怎麼叫的姊姊?"五姊-古小舞噘著嘴,皺著眉頭說到。幾個姐姐就是她和古恆年紀較為相近,自然言談就沒那麼拘謹。

"你不叫我招丁,我就不叫你帶子,所以你要是這麼叫我,就得公平點。"古恆蠻不在乎的說道。

"行啦,我就是太高興我的弟弟回來了。"

"嘶......"古小舞開心的上前去拍拍古恆的肩,只是力道用的大了些。古恆揉揉被拍痛的肩膀,心裡嘀咕:高興要這麼大力嗎?

"我去找爸爸,太久沒回來怕他擔心。"

"算你有良心還知道擔心爸爸,工廠沒去就算了,電話也不通,都多久了沒一點消息回來,他當然會擔心,前兩天還問起你。"

古恆點點頭:"知道了,那我進去了。"說完便往起居室的方向走去。

只見他的父親全神貫注,目不轉睛地盯在電視螢幕上,一旁還放著他時常喝的威士忌酒。看著父親這麼專心關注賽事,現在的古恆一點都不想打擾他。終於在賽事最後的時刻,他的父親發出一聲驚呼......果然是多年不變的魔咒,他支持的球隊輸了。

"爸爸,我回來了。"古恆說著,然後一邊走到父親身邊的沙發坐下。

"回來啦?知道回來啦?這幾天幹什麼去了?工廠不去也不說一聲。"古父說著然後也幫古恆倒了一杯威士忌酒,兩人碰杯飲了一口。

"工廠那邊我不想再去了,我想要做一點別的事。"

"想做什麼?"

"我想和朋友一起開間店,雖然收入不穩,有可能沒有賺的比在工廠多,但總歸是自己的店,會比較用心經營,我實在是不想待在工廠裡。"

"人各有志,我的孩子不算少,總會有一個可以接手我事業的。你們有各自想做的事情,趁我還年輕能扛得住,多去闖闖吧我不限制你們。"

"那當時為什麼我一從英國畢業,就把我抓回來丟在工廠裡?"

"就怕你遊手好閒。你們九個兄弟姊妹就屬你最沒有定性,人長得高大有什麼用?膽子既小又沒野心,當然得先替你打算。不過現在你已經有想做的,就放心去做吧。"

膽子小?古恆心裡默默嗤之以鼻。那是以前我還沒覺醒的時候,現在?哼,我可是天不怕地不怕。不過只是心裡想,他依然表面不顯的說道:

"這幾天發生了一些事,不是太嚴重的不要擔心,是在朋友的店裡發生的。見到了那許多事,我已經不像從前那樣了,也因為那些事所以我才想開店。"

看著古恆堅定的眼神,雖然進門到現在才短交談了幾句,但是仔細觀察古恆的神情和語氣,都少了過去的輕浮和不確定感,更多了一些穩重和誠懇。古父欣慰的拍拍古恆的肩膀:"我大兒子終於長大了,我最擔心的就是你了,你三個弟弟在公司裡做得有聲有色,姊姊們也把各自的生意照顧得很好,我對你要求不多,只期盼你在外能對自己做的事情負責。"

"你放心吧,我都幾歲了早過了會闖禍的年紀。今天回來就是告訴您一聲,工廠我不去了,以後開店時間就少了,會比較少回來。"

聽到這句話,古父自然明白這話的意思:以後我會很少回家。

雖然古恆是天界煉仙,但是他現在身在凡間,是個凡人。

身為凡人還是有在凡間的親人,有為人子該盡的基本義務。至少不能做出不告而別這種事。今天古恆回家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說告訴父親以後工廠不去了,然後要跟著陳不夜一起弄家茶店。

當然開店是個幌子,不管做什麼得先讓家裡人安心才行。

因為當他知道陳不夜要把店交給漱心打理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陳不夜的打算,也是在那時候便在心裡打定主意,以後要跟著陳不夜四處奔波了。

古恆正在家中露臉交流,陳不夜留在店中看看漱心這幾日開店的成果。

他查看每個裝滿來店中將自身負面過往回憶,換成茶葉的契約,以及茶葉的盒子,並將這些盒子一個個打開,湊近鼻子聞一聞,然後又吩咐漱心煮水泡茶。

漱心端了一杯剛泡好的茶,微微低著頭把茶杯遞給了陳不夜,見他喝了一口然後說道:

"我泡的茶沒有大哥好喝。"

"才練習幾天而已,茶的味道已經很好了,至少可以比古恆好。"陳不夜笑著放下茶杯。

"這些茶大哥只要我蒐集,卻不強迫我天天品嘗,要我隨心,是為什麼?"

"有這麼多又苦又難喝的東西,每天喝了心情會不好吧?"

"所以都要大哥自己一個人喝嗎?大哥大應讓我留在身邊,作為報答,我也想替大哥分攤一點。"

"本來就是答應過你的,信守諾言的事情何必要你報答?能幫我看店就是對我最大的協助了。"

因為這也是他曾經答應過的承諾,雖然具體他不記得為什麼會有這個承諾,但是玄英手上確實有一張他親自用術法寫出的契約,那張契約可是假不了的,所以同樣為了信守承諾,不管承諾的事有多枯燥乏味,苦澀難嚥,他都必須要做。

"要做多久呢?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要等長老說:可以了,這樣我才能結束。不過五萬年已經過去,長老從來沒有一絲要結束的意思,現在又安排了古恆來到我身邊,看來我的術法契約要履行到完全結束還久的很。"

陳不夜沒說,漱心還真的把古恆給忘了,他也許有可能也是擁有永恆生命的人。

"天底下沒有無緣無故的緣分,相遇絕對不是偶然。"

古恆在這時候被上天安排遇見了陳不夜,絕對不是偶然。

那麼......自己和大哥的相遇是不是也是注定的?想到這裡漱心的雙頰微微泛紅,低著頭兩隻手的食指,正扭捏的畫著圈圈,那平靜已久的心似乎又起漣漪,她早忘記了那一天在神識中,因為被看破心思,哭著跑開的那次。

"......"

這孩子看瞧著怪怪的,我是不是又說錯了什麼讓她誤會了?但是剛才我也沒說什麼啊?

他都沒想到自己的第一個反應,竟然是歸咎自己。

陳不夜看著扭捏害羞的漱心,然後認真的回想剛才的對話,翻來覆去,左思右想。沒有。

但是,他很確定,她的表情動作絕對是聽到了什麼讓她誤會的話。

不過現在不適合解釋什麼,免得自己口才不好反而越描越黑,然後又不小心傷了少女的心......

事後,儘管他認真回想,但......依然不知道自己說錯了什麼。

好吧,好好自我反省一下,一定是自己的錯,下次說話注意一點,不要再讓人家誤會了。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