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anran

新年愿望:早点去世。

看论文不如看韩国偶像剧(爱的迫降 E01-02)

發布於

作者:李嫣然 写于2019年12月18日


最近从日常观影的生活过渡到观剧,这厢追着冗长的国产剧《鹤唳华亭》,玄彬的新剧又来了,上一年看了一部他主演的关于游戏题材的电视剧,没想到下一部剧他就跨越边境去北韩做了高干子弟,在B站看了几分钟的情景节选视频的时候我还在心理翻白眼“韩剧为了谈恋爱真是什么题材都敢来”,结果在韩剧TV补了第二集,巴掌就拍到了自己脸上。

这部剧的时代背景设置是当代南韩与北朝鲜,一个时空两种意识形态,看剧的时候很容易有一种穿越感,就像是中国当代社会和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我完整的看了第二集,这一集大量着墨于男主角在北韩生活的乡村社会,镜头语言熟练的调度呈现出北韩平民的日常生产生活,以及权力的毛细血管渗透在日常的扭曲感,两者缠绕交织的奇观。艳羡于发达国家的影视产业做的已经如此地步,我对主角谈恋爱的兴趣倒在其次,能在网路上看到北韩人民当代生活画卷足以满足我强烈的猎奇心了。韩剧中的“爱情”元素恐怕已经退居其次,借由男女主人公的视角讨论各种话题,恐怕这才是编剧之所欲吧。

这一集通过女主在男主家中度过一天两夜,邻里关系和生活的呈现,男主处理公务,这三个视角徐徐铺陈出北韩极权统治下的基层和特权阶级的差异。男主是北韩特权阶级的继承人,在边境身份是某军队的大尉,曾经在瑞士留学,去过世界上很多国家。也就是说是一个自带两种视角的人,其身份的特殊性令他有机会了解现代主流社会,也深谙其祖国的制度规则。他代表了像韩国这样的发达国家社会的视角,携带“人人生而平等”的思维生活在一个被权力渗透到人民骨血的社会,他选择用自己从其他地方学来的思维方式和人民相处,两种价值观的对立使得这个角色充满矛盾性。

有两个片段呈现了这种矛盾性,当男主从平壤火车站无缘无故被带走调查,对方试图将社会主义的铁拳挥到他脸上的时候,玄彬的回复是“你没有常识”。当天晚上,他借走某高干的军车,凭借车牌号畅通无阻的从平壤飙车回家抢走枪口下的女主。我不知道对角色来说是不是一种矛盾,在我看来,他不想使用特权,希望对方有理有据依法对待他,然而他又深谙特权规则,自己需要的时候也会使用。

邻里关系的描摹绝对是这部剧的亮点,“停电”这个细节顺手带出朝鲜目前的供电制度和民众用电需求之间的矛盾,更绝的是停电之后每家每户用煤油灯、蜡烛还是发电机取电,完全暴露出这个家庭在社区的经济和社会地位。

北韩的法治状况之糟糕可见一斑,男主所在的军队领导简直腐败到一定程度,利用平民攫取利益,随意杀人,私闯民宅,无不体现了权力的随意性。从上至下崇拜权力,对上位者谄媚,严苛于下位者,南韩北韩对比的景观和当下中国城乡发展差异实在有太多相似之处。另外,在南韩的视角看来北韩是南韩富豪犯罪人士绝佳的避难场所。

权力的随意性导致绝对的腐败,男主带着现代人权思维生活在极权渗透的社会,特权既是他的梯子也是他脖子上的枷锁,我很难想象一个理想主义者凭一己之力在极权社实现自己的理想。期待编剧能在之后的剧集给出新鲜的视角。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