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oter

妙有无心 Blog:winoter.com

这依然是没有图文并茂的一篇

纪录片" The Internet's Own Boy: The Story of Aaron Swartz(2013)",这样一个悲剧故事竟然是发生在21世纪现代互联网高度文明的美国。出于这样的感叹主要两个方面:

1、天才与人世间总是格格不入,技术与自由总是由少部分人用生命来交换,却最终给了旁观者们。

This film is a personal story about what we lose when we are tone deaf about technology and its relationship to our civil liberties.出自电影官方网站

2、相似主题的电影与悲剧在China-Mainland 是一个禁忌的话题、被雪藏,歌舞升平得让我们有了某种错觉:这些都是万恶的资本主义社会才会发生的啊!

Aasron Swartz自杀后,Tim Berners-Lee 评价:

Aaron is dead. Wanderers in this crazy world, we have lost a mentor, a wise elder. Hackers for right, we are one down, we have lost one of our own. Nurturers, carers, listenners, feeders, parents all, we have lost a child. Let us all weep.

Berners-Lee为什么会这样说 “Hackers for right, we are one down, we have lost one of our own” 呢 ?Berners-Lee 是万维网World Wide Web的发明者,可以讲互联网能有今天,完全在于他对万维网的开源和不申请专利对任何人免费开发使用。而且他主张并支持网络中立性,认为网络中立性是一种网络人权,如果公司、政府干涉或监视互联网流量,基本人权会受到威胁。这一观念与Aasron Swartz所主张的反对网络审查、呼吁资源的开源与共享和信息的自由交换相一致。

Berners-Lee 在1991年还创建了世界上第一个网站(Website):http://info.cern.ch 。这个网站至今运营,打开时唏嘘不已,这才是我们最原始的互联网啊!整个网站简介明了,而且没有一个图片,必要说明点全部通过超链接(Hyperlink) 的形式,真正的与世界互联打通。

而另一面,就是最近在Matters上流传很广的一篇文章FreeFromWechat Manifesto,该篇主要从微信公众号的阅读者角度来谈。而我更认为微信公众号的写作者更应该去警惕微信公众号写作时的超链接图文排版这两个问题。

使用公众号后台编辑文章的写作者应该知道,在公众号的单篇文章内无法使用外部超链接,只能公众号内的文章进行相互链接。这样的链接根本就不算是Hyperlink,而只是微信在自己建立的公众号局域网内的Link。这样的后果便是让互联网封闭化,使阅读者的眼界局限在一个有意识的、假象中的形态内。而对于写作者而言,需要引用变得非常困难,需要不断在微信公众号的规则下去引用链接,而一切外部的链接都需要被审核;其二会为了便捷性使用图片(更多是截图)来插入到单一文章内,而渐渐写作者们竟然把引用截图变成了一种对图文排版的混淆,可事实上,截图的初衷是超链接。

而图文排版的板式风格,究竟是这一代阅读者的审美还是微信公众号的固定排版所引导的呢?我们的阅读通过开始的主动Search到Feed再到现在的Follow。我们越来越成为知识喂养的一代,有什么样的知识推荐给我们就去接受,有什么样的图文排版样式,我们就去喜欢。我们对文字变得越来越不挑剔,而我们对「排版的美」却有了效率要求:阅读此文需要花费5分钟。似乎成了标配。

而对于写作者而言,为什么必须得要图文并茂的排版样式呢?

这还是微信公众号的首图所提供的要求:想和我玩,就得按我的规则来。所以有了有字必有图相配,然后对于阅读者而言,久而久之,就成了他们的阅读审美。

如果说这是微信公众号的恶,毋宁说这就是写作者们的恶。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