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ated 11 articlesIn total 11502 words

【铲屎日记】今年春节不拜年,过年上门做猫奴

Zoe

这个春节,躺平了近半年的我,心血来潮在闲鱼挂了上门喂猫的服务,没想到,挂上去第二天就开张了。钱非常的少,但因为有家人的支持,暂时没有经济上的压力,抱着认识新朋友和服务空巢小猫的心情,开始了我的小小冒险。大年初二的街道几乎是空荡荡的,我骑着小单车穿过寂静的林荫道,到达一片老旧的居民...

新年,逃避着所有关心和爱

Zoe

昨夜喝了很多款式的酒,和陌生人聊天过了零点,确定对方和我不是一类人,于是讲了许多不着边际却又相对安全的话。渐渐地我不再轻易把自己赤身裸体地交给别人,多年来你已经从各方面印证自己格格不入,大部分时候,展露自己只会吓到别人。渴望与人相见,但也一边躲避着所有朋友的关心与爱怜。

今天也抱着自己说“不要跳楼”

Zoe

每一天,每时每刻都要在自杀和别的事情之间做抉择。在自杀和吸烟之间,选择吸一根烟 在自杀和吃好吃的之间,选择吃好吃的 在自杀和看《鼠疫》之间,选择看《鼠疫》 在自杀和冥想之间,选择冥想 在自杀和写歌之间,选择写歌 在自杀和发疯之间,选择发疯 ......

感觉快要死掉了

Zoe

不知道该发去哪里。被世界上唯一信任的人背叛了。好恐怖。真的很恐怖。我觉得她还不如杀了我吧,那样会比较轻松。老师和朋友都说不要把这件事说出去,说出去会造成对我自己的伤害。为了还相信那里的朋友,为了不催毁我深爱的地方,为了不让所有人都完蛋,可能要永远保持沉默吧。

1

微信賬號被封,是被人惡意舉報嗎?

Zoe

用了十年的微信,莫名其妙被舉報了,申訴也被駁回,說我嚴重違規,讓我等到限制期後再申訴。上網查了微信各種違規限制,我真的沒有可能違規。我是個社恐,最近還在抑鬱期,連工作消息都懶得回。就想問問各位,在這種情況下微信賬號被限制,是被人惡意舉報了嗎?

如果世界上还有人在这样理解人类的痛苦,那就还不算太糟 ——《古泷兄弟与四苦八苦》影评

Zoe

哭了一整晚。作为一个很想成为植物的人,作为一个喜欢女生的女生,在这部剧里面,我觉得被深深地理解了。

爱,眼泪与猫

Zoe

一个闷雷滚滚的午后,我躺在床上动弹不得,缓缓流着眼泪,如同从深深处流出的血。吞吞看见了我的眼泪,像小孩看见了蚂蚁搬家一样,沉默却又充满好奇,静静地等着,我的下一步。如果注定要受一次重创,最好趁年轻,那样你会有很多时间去浪费,去恢复。我这样自我安慰,努力去想象未来充实的生活。

久违的,蝴蝶飞舞的快乐

Zoe

近日, 我有一种古怪的心情。这种心情对我来说,似乎很陌生。我把所有的可能性都考虑了一遍: 焦虑?不,没有紧绷的感觉。抑郁?不,我的胃口极好,早上也充满干劲。拉屎?确实有一点急迫感,像要赶着去做什么事情;但是,身体却有一种非常舒适的感觉......

【租房记】我只是一块被食客包围的肥猪肉

Zoe

喜欢左叔的专辑封面很久了,今天才明白,哎,原来我就是那只猪终于定下了一套能基本满足最初设想的房子,一个月来,经历了中介的各种电话骚扰、微信轰炸、甜言蜜语、冷嘲热讽,甚至此刻依然受着恐吓和威胁,事情虽然告一段落了,那种慌乱的感觉却还缠绕着我。

这个世界,有没有空隙让一个人“迷茫”二十四年?

Zoe

《日日是好日》剧照《日日是好日》,这是一部很“淡”的电影。如果再早两个月,若不是疫情爆发我变成真正的无业青年,可能我都看不进去。主人公的故事非常的普通,如果只是单纯地讲出来,我甚至都不愿意听:一个20多岁的女孩,不知道自己该干嘛,浑浑噩噩到了30多岁,依然不知道自己该干嘛,有一点...

没有故乡的人,要创造自己的故乡

Zoe

香港人可以说出自己是香港人,他们说港式粤语,混杂港式英文,有自己人才懂的gag;台湾人可以说出自己是台湾人,他们有自己的腔调,一开口就泄露身份;我却很难说出我是哪里人,因为我同时来自好几个地方,但这些地方对我来说都是同样的陌生。如同许许多多伴随父母漂泊四海的“流动儿童”,我一直觉得我是一个没有家乡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