煮鶴焚琴

社會觀察員 人群  采風在田野 江濱  法哲學和社會理論  社會理解者 沙門  文化保有者 醫士  意見提供者 學者  法治篤信者 律師 

【節令】從大勢至到三元戒


(太初庚子七月十五;藏歷鐵鼠七月十五;希吉來歷一四四二正月十四)

七月時節,鬼門洞開。七月十三,乃大勢至菩薩聖誕。七月十五,乃中元地官赦罪誕。在生存、生活、生命、生死這四大問題上,此時此日便可靜下心來、沉著反思。

《大佛頂首楞嚴經 · 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

大勢至法王子,與其同倫五十二菩薩,即從座起。頂禮佛足,而白佛言。我憶往昔,恆河沙劫,有佛出世,名無量光。十二如來,相繼一劫。其最後佛,名超日月光。彼佛教我,念佛三昧。譬如有人,一專為憶,一人專忘。如是二人,若逢不逢,或見非見。二人相憶,二憶念深。如是乃至,從生至生,同於形影,不相乖異。十方如來,憐念眾生,如母憶子。若子逃逝,雖憶何為。子若憶母,如母憶時。母子歷生,不相違遠。若眾生心,憶佛念佛,現前當來,必定見佛,去佛不遠。不假方便,自得心開。如染香人,身有香氣,此則名曰,香光莊嚴。我本因地,以念佛心,入無生忍。今於此界,攝念佛人,歸於淨土。佛問圓通,我無選擇。都攝六根,淨念相繼,得三摩地,斯為第一。

淨土宗念佛法門,對四大問題的解答是,藉由「都攝六根、淨念相繼」以「得三摩地」,最終於臨命終時、一心不亂,住於涅槃。換言之,核心在於「降伏其心、一心不亂」。面對因緣際會、世事變遷,僅作壁上觀即可。

《太上洞玄靈寶三元品戒功德輕重經》

三元品戒,部有六十條,合一百八十條戒,各有陰陽左右水火風刀官考典之。正月十五日,上元校戒之日。七月十五日,中元校戒之日。十月十五日,下元校戒之日。此一年三日,皆地上及五帝五嶽靈山、三界神官,及諸水府三官司罰。無窮無深、無遠無近、無大無小一切神靈,皆同上詣上三天玄都三元宮中,皆齎諸天地上得道及未得道見在福中,及兆民生死緣對宿根簿錄,功過輕重,列言上天。是其日,無極天尊、十方大聖眾、三十二天帝、飛天神王、高上玉虛至真大神、無極大道太上老君、諸君丈人、五老帝君、南極北極東西二華、九靈真母、南上元君、太和玉女,同時俱到三元宮中。眾聖既集,諸天飛仙神仙、真人玉女,長生司命司錄司殺、南斗北斗,諸天日月星宿、璇璣玉衡,一切眾神,莫不森然俱至。三元左右中宮三官九府百二十曹、陰陽左右水火風刀考官,各筭計天上天下生死簿錄,更相校訊。有善功者上名青簿,罪重者下名黑簿,各以一通,列言三官,功過善惡,毫分無失。是其日,能依三元謝過之法,清齋燒香,依玄科言,行之百日,則地衹右別,營衛門戶。行之八年,皆得三官保舉,度名青簿之中,剋得上仙,道不失其分也。
道君稽首敢問天尊:功德輕重,拔度階級,高下次第,何者為先。先世負重責,為止一身,為流及子孫。己身行惡,為身自受報對,為上誤先亡。如今所見百姓子男女人,見世生身充受塗炭,百苦備嬰,不能自解。又見死者形魂憂惱,流曳三途五苦之中,長河寒庭,風刀萬劫不得解脫。經傳或云先身行惡,殃流子孫。或云己身罪重,上誤先亡。或云善惡各有緣對,生死罪福各有命根。如此報應善惡緣對,則各歸一身,不應復有延誤之言。又云自非功德拔度,先世謫魂則無由解脫。功德既建,則生死開泰。若各有緣對,行惡之者,死則長淪萬劫,長摯幽夜,何緣復得建此大功,以自拔贖。若子孫建功,上為亡者,則與延誤,理無復異。愚情淺狹,所未能了。天尊既開大宥之化,生死皆明,宜使幽顯盡然有判,不令愚闇惑於二論。既蒙飾擢,位任總司,當宣正法,開示來生。欲使法音流演諸天,億劫不絕,正一長存,生死蒙福,大宥明焉。緣玆上白,伏願天尊特垂一及憐。
於是天尊歡喜答曰:善哉,善哉。子之所問,要乎深矣。子雖洞靈墟,而幽源未盡,雖覽大有,而龍漢難明。氣不可極,數難可窮,死而復生,幽而復明。天地運轉,如車之輪,人之生滅,如影隨形,故難終也。氣氣相續,種種生緣,善惡禍福,各有命根。非天非地,亦又非人,正由心也。心則神也。形非我有也。我所以得生者,從虛無自然中來,因緣寄胎,受化而生也。我受胎父母,亦非我始生父母也,我真父母不在此也。父母愛重,尊高無上。今所生父母,是我寄附因緣,稟受育養之恩,故以禮報,而稱為父母焉。故我受形,亦非我形也。寄之為屋宅,因之為營室,以舍我也。附之以為形,示之以有無。故得道者,無復有形也。及我無身,我有何患。所以有患者,為我有身耳。有身則百患生,無身則入自然,立行合道,則身神一也。身神並一,則為真身,歸於始生父母,而成道也,無復患也,終不死也。縱使滅度,則神往而形不灰也。終身歸其本,不相去也。身犯百惡,罪竟而死,名曰死也。死則滅壞,歸於寄胎父母。罪緣未盡,不得歸於真父母也。神充塗役,形成灰塵,灰塵飛化而成爽也。魂神解脫,則與爽混合,故魂爽變化,合成一也,而得更生,還為人也。形神相隨,終不相去也。如此善惡,身各有對,豈可咎於先亡及後子孫乎。龍漢之前,逮至赤明,舊文生死各由一身,亦不上延,亦不下流,罪福止一,各以身當。赤明以後,逮及上皇,人心破壞,男女不純,嫉害爭競,更相殘傷,心不自固,上引祖父,下引子孫,以為證誓,質告神明,竟不自信,負違誓言,致三官結簿,身沒鬼官,上誤先亡,下流子孫,致有殃逮,大小相牽,終天無解,禍及一宗。此罪惡之人,自求大殃。至法明言,永不得同。達士積行,當取諸身,無求乎人。明真舊典,豈虛言哉。
天尊重告太上道君曰:大慈之道,度人為先,非功不賞,非德不遷,非信不度,非行不仙也。夫建功德者,一為天地,一為三光,一為帝主,一為兆民,一為祖世,一為家門,一為眾生,一為己身。經云:夫欲度身,當先度人。眾人不得度,終不度我身。大慈廣遠,惠逮無窮,天人所仰,況在七祖父母乎。罪福可不相加,至於功德,故有因緣之恩,精誠自責,天為迴度,一志之感,人神同開,況於寄胎稟氣,而生受其育養生成者哉。慈愛既濃,豈可不為重建功德,以相開度,施報窮魂乎。自龍漢以來,至于赤明,得道者及見在福中,門戶清貴,善緣來生,莫非積功累德,勳感諸天,以致交報。及九幽長夜宿責之身得解脫者,莫非功德拔贖開度,以還人中也。南陵朱宮九都上格,悉有其名,報應之理,毫分無失也。年月相推,甚有分明。
道君作禮:今聞天尊告諸緣對功德報應,諸疑頓盡,心歡意釋,無復餘滯。輒當勤心,奉宣大法,普示諸天無極世界百姓子男女人,咸令遵承,一切見明矣。
太上道君上白天尊:既垂開悟,諸疑並了,不審功德,何者為先。見明真科文及智慧上品拔贖罪根,為盡如是,為復有餘方,信誓拔贖,及教化童蒙,建立靜舍,供養師寶,布諸香油,燃燈照夜,心行善念,救度眾生,慈愛忠孝,布散窮乏,餉飴百烏,無有恡惜。其中功德,為有輕重,為同一等高下尊卑。願垂告示。
天尊告曰:凡建功德,無大無小,無高無下,其功等耳。輕重報應,由人心也。心行不怠,苦而不退,此功難稱,德亦難名。徒有至心,行之不專,正可得免罪而已。無心而浮好,徒施而無獲也。富室之家,愛惜財寶,不肯施散,拔贖罪根,徒推心求道,希望大報,此將徒勞而無益也。天道何其責人財寶,彊使作功德,故觀其慳心,質求其意,有而不散,將何求哉。窮而發心,意志堅明,勤苦師門,勞不為憚,道已鑒之,如此之輩,則功感諸天。故施財以對心,推心以對財,其功等爾。古人求心,末世求財,古人非心不仙,末世非財不度。所以爾者,末世貴財而不貴道也。以黃金萬斤,仙經一部,施於窮山,末世乃當貪取此金,豈貪仙經也。黃金剋為身患,仙經剋得命長。亦合知如此,祇自不能免於慳貪,既自不能免於貪慳,安得為究道耶。故非道弘人,此之謂也。明真科法,智慧上品,拔度罪根,施於生死,其法甚重。至於學士,身未入定,處於囂塵,能無得失?舉動施為,罪福併行,故三官九府百二十曹、左右陰陽水火考官,司人得失,善功者列言左官,行惡者列言右宮,各隨年月日數遠近,以考促之功德,日數輕重。報應如濤水之會,必至之期,萬無一失也。但以輕重遠近言之耳。今故相告,勤為宣示,咸令來生男女善人,普知天地有不期之響應,真實之言也。今以三元謝罪之法相付。元始上道舊文,秘於三元宮中,萬劫一行,不傳下世。有盼其篇目,宿根自拔,結縛自釋。寶而行之,必招大福。輕而泄之,禍至滅族。言丹心盡,深慎科法。道君歡喜,稽首作禮。是時諸天同時稱善,稽首奉行。

(庚子甲申戊申。諸行無常、諸漏皆苦、諸法無我、涅槃寂靜。)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