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齊佐飛力尼克

还是写不好。

又汗又囧「四」:小白鼠的人生主动权

忽如其来的感慨,有时候觉得自己好像一只小白鼠在各种实验中挣扎,有些实验是自己主动操作的,有些则是被动的。小白鼠的命运从来只有两个。试验成功了,小白鼠安然无恙;试验失败了,小白鼠身首异处。

而往往,掌握主动权的实验不一定能赢,但至少不会一败涂地。

毕业的时候迷惘啊,到现在都还在懊恼混日子的大学生活,以销售作为自己的第一份入门职业,之后的一年时间里就更迷惘了。走了弯路,坚定了自己不是交际的料,还是回到自己学习的专业上,哪怕再不堪,从最低做起,能够跨过门槛就是第一道里程碑。

所以在离开给我机会的那位主管时,我一方面迫不及待地摆脱这半年来996的郁闷工作和那鸟不拉屎的偏僻村郊回到市中心开始新的生活,另一方面对他带着愧疚。没有他的青睐,我这个专业知识在当时接近于零的职场小白不知道还需要原地兜转多久才能够定下来。我也带着恶意地明白,只拿着甚至不如厂工薪水的自己完全无需自疚,我们谁也没有亏欠谁。

如意地进了让我坚持了接近五年的公司,是国内一家龙头企业在广州的子公司,尽管期间会有出去看看的念头,但血液里的惰性禁锢着我的脚步,并且使我得到了报应。拒绝主动求变的我,在今年初被动地安排了改变,从而开启我曲折的一整年。

抗拒无效之后,过完年第一天就到了新的项目组上班,来到一个全新的办公室,做着一个领导们十分看好并且想投入大手笔但对我来说完全陌生同时我认为没有前景的产品。可我必须坦承,这个产品涉及到了人工智能在某程度上对我有吸引力的。

一开始我只需延续自己的本职工作到后来被要求接手整个产品流程,包括产品原型设计初期阶段的工作直至产品上线后期的循环优化都要全线兼顾,过程经历了伪善的领导多次质疑,尽管后面都被我一一回击。让我欣喜的是,产品在测试阶段已经验证出只要顺利量产便能产生可观利润的水平,但同时令我沮丧的是,产品迟迟不能上量,如果耗下去,这个项目迟早被腰斩。果不其然,由于当地政策的多方限制,在坚持了4个多月后,整个在广州的项目终于被北京总部点名撤掉了。

在六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那位伪善的领导通知我下周一回原办公室等待新的工作安排。预知到了这个节点会到来,但后面紧随着惊涛骇浪却暗藏在我不知道的方向。回到原办公室的我接到HR单方面的通知,安排我去另一个我从未涉及而且我也无意的运维岗。这件事,我的直接主管、直接经理和准备接收我的运维经理都表示他们仍在云里雾里。

心灰意冷,当你被需要时,和你称兄道弟,完了一脚踢开。接到通知那一刻整个人是懵的,一时有了两手空空大方地离开的可怜想法。只是转念一想:凭什么!也就是这么一个“凭什么!”的念头,我开启了和HR一个多星期的拉锯战。HR先是单方面发了调岗的邮件,我回复拒绝后她限定我在三天内,也就是周五前到岗,不然被视为自动离职。我有根有据地回复不接受调岗,并每天按时来到公司打卡,坚守在自己的工位上。与此同时,申请仲裁、联系律师朋友、搜集证据(包括打卡记录、邮件记录、沟通记录、工作文档和录音),内心无比煎熬,但内心也无比坚定。

人生中每件事之间都存在着一些难以猜测和预估的关联,而他们紧密的程度会像不缺半块的拼图,仔细拼接,会拼出完整脉络。还在之前那个项目的时候,我的公司内部邮箱出了点问题,有时候邮件发不出去,所以想方设法联系过北京总部的同事。而在我内部邮箱被HR急不可耐地注销后,我第一时间想到了那位本来不该出现在联系人列表里的同事,并且通过这位同事找到了总部的人力资源同事,向他陈述了我的情况。欣喜,他表示我的情况应当合理解决,正常情况下是会给予N+1的赔偿。这个企业经历过太多这样的仲裁了,他们也怕了。这更让我深信,我的这位HR大妈,只不过在用非法的手段试图把我逼退。我坚守的底气更足了。

我的律师朋友认为我完全可以申请2N赔偿的仲裁,这已经单方面违法解除劳动合同的行为了。所以我岿然不动地在办公室里坐着,静待HR的下一步动作。大概是终于认识到我不是一个软柿子了,她主动找来了一位律师和我单独沟通。相由心生,这一刻我认为这不是一个带歧视色彩的成语,从开始到结束,他都在证实自己是一个知法犯法的无良律师。他和我聊人生的选择,劝我豁达一点,不要计较这么多。我忍住脏话多次中断他的心灵鸡汤后总算把对谈带回正轨,在他明确可以获得赔偿后表明会为我争取N+1。

第二日,我拿到了一个打折后的赔偿方案,感觉压着我的大石头瞬间有人替我顶住了,我只想尽快抽身。但我大概忘记不了HR和我最后一次交谈的嘴脸,她由始至终不为自己的恶行感到半点歉意,她很聪明地不指责我在这件事上的所作所为,她开始羞辱我的工作,否定我的能力。然而我在这家公司期间获得数次提薪这件事上就足以封上了她的臭嘴。永远不能指望恶人良心发现,气急败坏的他们可能会变本加厉。

在发工资那天收到了“巨额”的到账,心情感觉像飞了起来一般轻盈,之后启动接近四个月的无业游民生活。峰谷时间去健身房锻炼、无所事事刷综艺节目、报名免费观影活动、全广州到处跑刷美食......在国庆假期去了越南一趟回来之后,一直佛式投着简历的我突然稍许紧张了起来,毕竟年关将近,该想想如果过冬了。

第一个给Offer的是一个出尔反尔、意图最大程度地压我价的公司。后来选择进第二个给Offer的小型创业公司,年中刚经历完业务转型,我的职位是他们刚设置的。没有年终奖,也没有其他福利,但看着工资还凑合,决定熬完冬天再另做打算。意外的是我很喜欢这个岗位的主要工作内容,同时保持着令人满足的自由。但是投入工作的两个月,那位聘用我的领导从不对我的工作提建议或要求,更没有给我安排具体的工作任务,甚至长时间神龙见首不见尾。隐隐约约觉得事情不对劲,但一想到我的位置目前没有替代的B角,总能达成自我安慰。在即将转正前的一个周五,我被告知并不适配这份工作,他要求我当天就无偿离职。

一年内第二次遇上这样的事我当然会思考自己工作方面的不足,确实有不符合他要求的部分,而他的要求都是隐性的,他希望我是主动去发现并匹配这些要求的。我缺乏这方面的主动性。不合适这个点上我认了,将我辞退我也坦然以对。

但我绝不会主动放弃本就该属于我的东西,和那个领导边聊边吵了一个多小时。他说他法学系毕业的,然后现在做着违反劳动法的事;他说他当年在美国谷歌也是和我一样经历没人安排工作而迷惘的两个月,然后现在让自己的下属再走一趟当年自己走过的冤枉路。他质问我“为什么所有人都不介意二手烟,就你介意?”,我反问“难道全部人都在吃屎我就得跟着吃屎?”后他突然开始发火威胁我了,给我三个选择:1、无偿立即走人;2、不接受无偿的打算;3、给一个能说服他给我赔偿的理由。

我当下知道和一个强盗逻辑的恶人讨论是没有任何结果的,我只想赶紧结束纠缠回家,我做了让步,我实在有点心累了。后来和HR签协议的时候她和颜悦色地说我远不够年龄上该表现出来的成熟,有时候应该妥协就没必要绷太紧,争取到的这一点利益对你的人生并没有什么裨益。当下我居然还真的产生了自我怀疑,我是不是一直都活得太刚烈了?

那天晚上迟迟没睡着,满脑子都是这一切,我停止不了我的愤恨,挫败感一直无法扑灭。但我最大挫败感不是来自这次失败的工作经验,而是来自意识到真实的自己远非外在的强大。在面对绝对无理的恶和相对友善的恶时,我动摇了自己的立场。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坚定不移的人,原来我离得还太远了。我会在慢半拍后才会突然记起一件事,他们一开始的目的就是让我自觉离开,以达到他们丝毫无损的成就感。我一旦出现抗争,他们便认定是我的问题,他们戴着不一样的面具,手中握着同一把匕首。他们一边强奸着我,一边指责我不配合。可我竟然在那瞬间真的认为自己不够成熟,我对不起自己。我不能和他们一样,变成一个侮辱“成熟”一词的恶人。

今天2019年的最后一天,也是我在这家公司的最后一天,在和同事完成交接后又发现了公司问题多多的数据库隐藏着的坑,但我忍着没说,我对这家公司的恶意还未消散。依旧有同事给我提工作的需求,我用了两小时完成后叮嘱她以后提需求的时候要列明得再清晰点条理点,以后技术同事未必会愿意接他们工作范围以外而且耗费时间的工作,做好心理准备。把WPS换成Office,至少基础的Excel函数和透视表要学习好,不然以后的工作不好开展。这是我向这位刚来一个多星期的女生释放最后的善意。

我悲观地想象着未来的生活,今年的灰心绝不会是我人生最后一次经历的恶意,之后的生活必定会有更多更难的险阻和障碍。可我钦佩自己时刻能过于乐观地活在当下,以后的事总能找到完结的方式。我这只小白鼠,在别人的实验中活下来了,在自己操纵的实验中吸取到的知识总不会让我的人生变得更糟糕吧?人生的主动权,总的来说,还是掌握在自己手里的。

又汗又囧「三」:系统升级,医保着急

又汗又囧「二」:小确幸和大不幸

登入發表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