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後大叔

文字工作者,迷途小書僮。興趣廣泛,喜歡旅遊,踏足50個國家地區。

逃避父親的葬禮 反叛的奈良美智如何走進繪畫世界

發布於
蔡英文與奈良美智,感覺是風馬牛不相及,所以前天看到台灣總統蔡英文出席《奈良美智特展》開幕記者會的新聞時,我覺得很驚訝,也讓我想起以前訪問奈良美智時的細節。
·圖片來自 中華文化總會

現年61歲的日本藝術家奈良美智(YoshitomoNara)對台灣和香港均有不錯的印象,一頭白髮的他在展覽影片裏訴說首次到台灣舉辦個展的心情,是為了答謝台灣在日本311地震時的巨額捐款與幫助,希望以這個展覽作為小小的回報。2014年雨傘運動期間,奈良美智曾多次在facebook聲援香港,不但轉載928佔領中環的直播影片,一星期後又寫上「香港民主運動!加油!」,令港人窩心感動。

「香港以前是英國殖民地,沒有民主制度。日本的議會制度也是戰敗後被聯合國強加的,不像台灣,他們的民主是自己爭取的,只有自己爭取的民主才是真正的民主。」他說兩地不僅在民主道路上相似,在城市本身以及文化背景方面有也有不少類同,相比歐美國家的人更容易溝通、明白,這也是他更願意在亞洲、在香港做這個展覽的原因。

《奈良美智特展》@臺北藝術大學關渡美術館2F

孤獨、音樂與反叛

要了解奈良美智的世界,可以從孤獨、音樂與反叛這三個關鍵詞入手,2010年在紐約舉辦的奈良美智回顧展上,策展人也是以這三種元素,貫穿他多年來的創作主題。

小時候的奈良生活孤單,音樂和繪本一直陪伴他成長,到後來他進行創作時,音樂更是不可或缺。奈良生於1959年,戰後的日本深受美國文化影響,尤其是1960、1970年代的音樂。那個年代,Punk Rock剛誕生,很多人誤以為他深受影響,事實上他家鄰近美軍基地,最常聽到的英文歌曲廣播是民謠和創作型歌手的歌曲,例如Bob Dylan和Neil Young。Bob Dylan是著名的抗爭歌手,與Neil Young一樣時常關注政治及社會議題,奈良很受他們歌曲的歌詞影響,反越戰的、反體制的,他說自己喜歡這些有故事性的歌曲。

年輕時,他經常自己獨處,在德國留學的生活偶會辛苦,他從沒覺得是苦難,即使面對困境,也只是咬緊牙關熬過去。他與爸爸關係一直不好,反叛的他高中畢業後已搬出家,之後兩人便很少見面,感情也很冷淡。2009年,爸爸離世,身處上海的他回國奔喪時,竟故意延遲起飛時間,逃避父親的葬禮。當時翻譯跟我說這個細節時,我還以為自己聽錯,簡直不能相信。

2011年,日本東北發生大地震,很多人瞬間失去至親,一時間有很多以家人為題材的電影和電視劇出現,才令他開始反思為何以前的自己如此任性,也後悔自己沒有彌補與父親的冷淡感。奈良美智是位很純粹的藝術家,一直以來他想畫甚麼就去畫,要他解釋畫筆下可愛稚氣的小女孩從何而來,他做不到,他只是跟隨感覺去畫,並沒有說想特別表達甚麼內容。 

然而,他筆下形單影隻的小女孩,或多或少與他的孤獨經歷有關,尤其在大地震之後,奈良美智的作品明顯多了一份傷感,這在其作品《Fountain Of Life》裏有所體現,巨大茶杯上小孩的臉上不斷落淚,這件雕塑也有在台灣展出。日本藝術評論家及策展人南條史生指出,早在日本十三世紀著作《平家物語》裏,已提到諸行無常的佛教人世觀,「只要有形體的東西都會有逝去之時,這種逝去的無常帶有一種悲傷的孤獨。生命充滿喜樂之事,但喜樂亦有消失之時,即使樂在其中,也會悲從中來,奈良美智的作品常常流露這種情感,而不是表象的哀傷或孤單。」 

·圖片來自 中華文化總會

不善表達 感情纖細

1987年,奈良美智畢業於愛知縣立藝術大學,翌年到德國開始十二年的留學生活。早期他的作品比較廣泛、多元化,現在則越來越集中在小女孩和白色小狗等,因此也成為他最為人所熟悉的作品。他不善於表達,倒是畫筆下的小女孩表情豐富,或可愛或反叛,他說小女孩的臉孔和眼神是自然出現的,很多人都說小女孩的眼神有所變化,奈良則笑說自己並不察覺。在南條史生看來,奈良美智是一位沒野心、沒計算的人,「他很純粹地從心出發,去畫自己想畫的東西,這種單純感動很多人。」

雖然他總是會畫重複的題材,但在南條史生看來卻是不盡一致的,「他很是一位感情纖細的人,用內觀的視點去刻劃世界,呈現表象底下常人看不見、但他感受得到的東西。」難得的是,奈良即使在商業上獲得成功,也依然以純粹的心態創造作品。不太變化的或許還有他的性格,奈良是個內斂的人,即使與他面對面交談,也不太容易把握他的情緒,直觀的感覺是他說話時帶點害羞,笑起來更有幾分靦腆。

·圖片來自 中華文化總會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奈良美智: 我快樂時不畫畫】@Artflowjournal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