松子

一个自认年轻的人,喜欢写作、喜剧和炒饭 Telegram channel: https://t.me/umaleiyang

是日记|音乐与卵石

發布於


梦见坐在教室里上课,林忆莲进来唱《不必在乎我是谁》,气氛活跃,前座女生在歌曲停顿间接话:“今天的午夜电台给大家带来这首动情金曲,大家是否也和我一样深有感触呢?”,然后微笑地转回头看着我,我只好硬着头皮接“益生堂药业年中大酬宾,百种药品一折起,库存有限先到先得,详情请询56881888”。

所有人都快活极了,林忆莲笑得眉眼弯弯,我醒来,接着前一天的话茬和丈夫起不快、哭、平静、又入睡、又醒来。脑海中还不停唱:女人、若没人爱、多可悲......

前两天在夜里一个人疯狂听王菲。事到如今,每次听王菲,还是会想起很多年前在三里屯唱K,有个女性朋友点了首王菲,说未婚夫着迷王菲,要多练练。

现在都数不清她离婚多少年了。

前一阵收拾书架、卡片,还翻出朋友结婚时的喜帖。不是正规的婚宴,正规的婚宴在男方老家办的。此前朋友设计了喜帖卡片,在北京上海各开两桌,没什么流程,没有婚纱,只是吃饭。那可能是我至今去过的唯一一次类似婚礼。两次,如果自己的那次也算。

还记得那天自己穿着什么衣服,和什么人合了影。还记得那时自己谈第一个男朋友,网恋,至今也没见过面。还记得那个男朋友,当时总呼着叶子,得知朋友结婚,反复念叨一句,”好好的人,怎么就结婚了呢?“

我每次听蔡健雅,也想起这个男朋友,和我分手后,还找我聊过一次天,说蔡健雅真好,真正好。也还记得他说,大门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乐队,而那时,我甚至反应不过来,”大门“是一个乐队的名字。

现在我很喜欢”大门“,丈夫也喜欢。早几年淘宝上买一堆音乐人的海报,装饰房间,后来也带来澳大利亚。现在吉姆·莫里森就在卧室里每天看着我们。丈夫某次与我不快后,愤而挥拳向墙,木板作墙面的房子,一砸就是一个洞。莫里森就这样糊在洞口外面,转眼也一年上下了。

还比如汪峰,不喜欢他,每每意外听到他,想起有很多年,父亲的手机铃声是“我要飞得更高……”。

还比如Nirvana,高中时喜欢过一个男生,我在校门口的盗版碟摊,花了八元还不知十元买过一张Nirvana的碟送他。

还比如李志,有一阵一个人总听,坐夜班巴士半夜去外滩,耳机里就在唱“如果我们就要结婚,我怎么能受得了……”后来交过一个男朋友,他很喜欢李志,我不那么喜欢那个男朋友,连带也不那么喜欢李志了。

意外的是,丈夫以前对李志也不屑,自从李志在墙内被封号,也总听。我和丈夫用一个Spotify账号,有一阵账号总是自动放李志。

总这样。只是看到一个名字,就会想起一些人一些事。很多事,若非真的发生过,我绝想象不出。时间过去了,当初的drama或情感也失去了尖利,像河水磨圆卵石。

人的记忆口袋,到底能装下多少这样的鹅卵石。会不会有一天,这些卵石会把口袋磨穿,陆陆续续漏走,直到一颗也找不回来。

那时我会不会回到童年。


写于:2020年8月1日

(似乎是几年前外公中风的日子。前几天家人在群聊说,外公离世已逾一年了。爷爷过世则在更之前。不敢相信时间过得这么快。从小就听人这样说,现在觉得以前从未真正理解。)

【作为文字的诗】我...

做个外地人

【Matters新人打卡】辩证地看待事物并信奉绝对的真理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