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和限時麺

日本、政治、勞動 https://www.facebook.com/Faded5566

誰說威權受害者不能推動轉型正義?

誰說威權受害者不能推動轉型正義?

說到轉型正義,不得不提到德國。

「史塔西(Stasi)」是前東德國家安全部通稱,主要在協助打擊社會上的反對勢力,維穩政權。相當於台灣當年的警總和調查局單位。在當年東德的各個學校、醫院、企業、機關都有所謂的抓耙子當作線人,史塔西被公認是最有效率的情治單位,更可以隨意拘捕異議人士。


在柏林圍牆倒塌後史塔西裡的大量情治檔案也有機會被攤開檢視,兩德統一後,德國在 1991 年制定《史塔西檔案法》成立史塔西檔案局,成為德國政治檔案的法治基礎,嚴格規定有權調閱檔案的身份、哪些資訊可以公開。德國原本擔心開放檔案將引爆一陣復仇風潮,但時間證明,政治受難者並非要清算,而要釐清真相。


任何人都能向檔案局申請檔案,但只能申請與自己有關的案件,工作人員就會分頭幫你找出相關的檔案。檔案也有一定程度的隱私權保障,只要非當事人的親人、朋友、同事都會被預先塗黑,不過曾經幫忙過史塔西刺探的線民和特工的姓名就不會被做任何處理。也就是說,透過檔案開放,被刺探的人有權利知道是誰刺探他。名字曝光,加害者才會面對自己所需負的責任,真相也才能被釐清。

史塔西檔案局長楊恩(Roland Jahn),出身東德,本身就是個異議人士。他的好友被史塔西偵訊後無故死亡,對他造成很大的衝擊。所以他決定組織反抗東德的示威遊行,卻也有了多次的牢獄之災。1983年他30歲出獄後,仍然繼續組織示威抗議,而被東德驅逐出境,被列入黑名單,可以說是當年極權體制下的受害者。

兩德統一之後,他仍然關心東德轉型正義問題,更熱衷於參與相關檔案館的籌建,並擔任柏林圍牆紀念園區的諮詢委員。

後來楊恩在2011年被推薦為史塔西檔案局長,有議員投票給他說:「由當年的政治犯來主持這個機關,對曾被史塔西迫害的民眾和社會來說,都有一定的象徵意義。」而在2016年,楊恩任期五年滿後,更再度獲得朝野九成的高支持度順利連任檔案局長的位置。


其實不只現任的檔案局長楊恩,連第一任局長高克、第二任局長瑪麗安娜都是備受尊敬的人權運動人士和東德威權統治者中的眼中釘。

所以誰說威權體制受害者家屬、或甚至受害者本人,不能擔任促進轉型正義的主要推手?更何況轉型正義,從來輪不到中國國民黨這個威權加害者來說嘴和有任何置喙的餘地。



政治受難者要的從來並非是清算,而只是要一個真相和正義而已。





參考資料:

林育立,歐洲的心臟德國如何改變自己


沃草,德國「史塔西檔案局」來台分享轉型正義經驗https://musou.watchout.tw/read/vSTc54T6Zv2jPpSY64YB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由政大銅象看轉型正義在台灣:社運和制度之間的斷續均衡

【轉型正義該不該被當作基本知識?】

台灣的“轉型正義”也要“新南向”?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