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型正義
this tag has no manager currently
17 Followers
44 Articles

[紀錄片] Nelly & Nadine—二戰中的女同志故事,與顧玉玲的《餘地》

Muuu

很喜歡女性影展放映的這部片,正好也在讀顧玉玲的新書,二相對照,寫了這一篇。戰爭所帶來的各地脈絡不同,但有些集體的困境卻是類似的,而我們可以從彼此汲取力量。

話題》世界革命之前,你得先燒灼有罪靈魂:《V怪客》是上演「轉型正義」的公共劇場

Openbook閱讀誌

2021年是《V怪客》英文出版30周年,因此邀請林運鴻撰寫書評。他指出編劇艾倫 · 摩爾(Alan Moore)透過《V怪客》拆解極權國家謊言,提出倫理學上的尖銳質問。當主角因「叛國」被拷打、剃光頭、宣判「槍斃」,才發現審判只是舞台場景,「黑牢」則是精神導師V極度逼真的一齣「戲」;但若沒有這場驚心動魄的「虛構」來喚起深刻的歷史記憶,因循苟且的我們,通常沒有契機去反省人類在集權體制下的沉默或縱容。

書評》紀念碑蓋好,然後呢?評《不只哀悼:如果記憶有形狀》

Openbook閱讀誌

你可曾留意過紀念碑的存在?提到紀念碑,往往只是印象中某塊石頭?我們需要具體形狀的物件,將抽象的記憶留下,但隨時間流逝,更常出現的其實是忽略與漠視。《不只哀悼:如果記憶有形狀》作者鄭安齊,透過考察德國戰後紀念碑的演變,試圖回應為何理應使記憶彰顯的紀念碑,最後成為無感的存在。德國如此,台灣亦然。本文邀請到暨南國際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翁稷安撰寫書評,與讀者一同踏上通往未來的紀念碑之旅。

2

從台灣看日本—書評》台女T與前任J的後殖民爛桃花:閱讀《流轉的亞洲細語》,及其「策略性」國族主義方法論

Openbook閱讀誌

今(7/8)上午前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街上助選演講時遭受槍擊,引發國際關注,其命運也將對台灣與日、美、中三國的政治關係造成影響。OB在此要分享2020年文字工作者林運鴻撰寫的《流轉的亞洲細語》書評。作者笹沼俊暁身為在台日人,從異於其他人文社科的研究取徑,重新思考當代亞洲:與書中討論的作家及作品展開對話,從而建構自身思想;從多樣角度去反省他者/自我,打破將台灣當作觀察和敘述對象的台灣研究模式。

Back to All

【閱讀筆記】白色背景中的白色之人 恐怖下的平凡多數—《白色畫像》

WencheWu

轉型正義相關作品,在近年來可說是大鳴大放,不論是二二八、白色恐怖,許多作品藉由呈現受難者的悲慘經歷,在在地揭露了當時威權政府的蠻橫,及至今仍尚未痊癒的社會傷疤。然而,在這一切的論述中,有一群人似乎註定要缺席,他們並沒有受到迫害的印記,也不是加害者方,在這段時期他們所做的,就只是平凡地生活,努力在社會中佔有一席之地。但他們的故事就不值得被看見嗎?或者說,他們真的沒有受到傷害嗎?

書評》沒有轉型正義,愛與恨都走不下去:盧郁佳讀《那不勒斯故事》

Openbook閱讀誌

來自義大利那不勒斯的艾琳娜‧斐蘭德(Elena Ferrante),行事低調,真實姓名保密到家,創作《那不勒斯故事四部曲》後風靡全球,譯為45種語言,2018年由HBO改編為電視影集,近期公佈最終章第4季預計2023年2月開播。故事描述兩位那不勒斯女孩艾琳娜與莉拉長達60年,相互滋養也彼此掠奪的複雜交情,也見證義大利的文化與社會發展。本文是2017年盧郁佳所寫,邀請讀者從台灣自身脈絡體驗閱讀本書。

【閱讀筆記】「只要他身上還有死刑 台灣的戒嚴就沒有真正結束! 」—《流氓王信福》

WencheWu

從2011年開始,包含江國慶、蘇建和、徐自強與鄭性澤等,部分冤案獲得平反,也讓人開始對司法改革產生希望。然而,我們經常忽略這些案例只是少數,儘管轉變已經開始,仍舊有許多冤案的受難者仍在牢獄中,甚至已經死去,而屬於他們的正義卻依舊遙遙無期。其中,身為台灣現今最高齡死刑犯的王信福,正是其中之一。

影評:茶金

梁廷安

趁記憶還很鮮明時趕快來把當時紀錄的靈感點通通寫完。看完了華燈後看比較前期先上映的茶金,相對卡司陣容不那麼強大,但兩部比起來,我比較偏好這半個寫實劇。身為一個對時事議題與歷史有共感的人,對於這種劇會去喜歡看一下,總覺得當局還是要定期提一下國民黨的白色恐怖跟轉型正義未落實完全,不過也沒什麼,這款總會隨著時間有提完的那天。

消失的家人NFT:隨時間而逝的生命與那上鏈的永恆缺席

Shao-Huan

曾經黨國體制想把這段過去鎖上鏈鎖,把那些逝者浸在歷史洪流中,希望透過NFT而把那段歷史枷鎖退去,把曾經被遺忘的重新再次浮起。

3

露宿1,884天後再遭驅趕 原轉小教室:不正視原民訴求不離開

公庫

「總統蔡英文在原住民轉型正義上開了個頭,之後就轉過頭去了」,Panai Kusui(巴奈.庫穗)無奈地說。

2

119 | 陳翠蓮:從國會記者到歷史學家,解謎二二八的志業

世界走走 seh seh

「這些問題前前後後花了我二十多年的時間來解答。」

4

【不負責任翻譯】古利特案——年表

yalanin

十年前,檢察機關闖入科尼利厄斯・古利特的家並沒收了 1280 件被懷疑是納粹時期掠奪的藝術品。在這之後發生了什麼事?

原獨火塘|族群身分與原住民族身分

原獨俱樂部

這兩種身份彼此不見得互相干涉,而台灣原住民族政策協會的主張,是要將後者(原住民族的身分認定)以前者(族群身分的認定)方式來進行,一方面削弱國家控制原住民族的權力,一方面鞏固族群集體權的行使。

原獨火塘|原漢聯手維持原住民身分法現制,只為各保「資源」?

原獨俱樂部

我們一直主張原住民的身分和自我認同之所以存在,是為了對抗國家與歷史不正義,而不是獲取資源的工具。從整體資源分配和保護既得利益的角度出發來考慮身分的原住民,他的認同內涵難道不可疑嗎?

原獨火塘|原住民身分取得:本質主義的盲目歧視

原獨俱樂部

原住民試圖以名字來突顯身分、引起注意、強調認同,並不表示名字和認同(就如外界所以為)就是一回事。事實上就像卡森的經驗所指出,所謂「真正的原住民」是個虛妄的概念,就像「真正的台灣人」是個虛妄個概念。

原獨火塘|原住民身分取得:資源與限制的盲點探討

原獨俱樂部

原住民族運動不是一般的公民運動、社會運動,而是政治運動、主權運動。原運的本質是主權的競爭,不是國家與社會資源的競爭。

原獨火塘|原住民身分取得:以不存在的文化意義佐證認同?

原獨俱樂部

維護現行制度的行政機關也好,學者也好,往往強調國家資源有限,立法者被迫要為資源分配作出取捨。「國家資源有限」是事實,然而這不表示原住民的正義就應該和其他公民議題一樣,成為國家分配正義的對象。

原獨火塘|名字,語言,台灣社會對原住民族轉型正義真的有心?

原獨俱樂部

今天我們有了《原住民族身分法》,但原住民如何取得身分,卻非得和名字扯在一起。今天我們有了《原住民族語言發展法》,原住民卻連只使用自己的語言來寫名字都做不到。如果一個社會的多數成員,連這兩種文化偏見和歧視都看不出來,也不覺得有必要求取改變,那麼我們是否也可以合理的說,這個社會上多數的人並沒有意願思考原住民族在歷史上受過的不正義?

蔣經國反共,然後呢?

momoge

很多人對前一陣子蔡英文在蔣經國圖書館開幕儀式上的致詞感到困擾,尤其某些台派人士,似乎對這一點很不諒解,但我想這是很明顯的誤判,值得好好分析一下。

二十年目睹之台独现状: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祁賓鴻

伴随民进党崛起与在2000年正式执政,“去中国化”力道在台蔚然成风,从政治、文化至教育,此一潮流宛如水银泻地,汹涌澎湃、势不可挡。为消解国民党长期执政的政治优势,民进党祭出“转型正义”论述,将“中华民国”形塑为殖民政权,在青年间强化“两岸本无连结”的心理暗示,更在现实生活中大肆追...

被曝光的民进党“线民”:“东厂”为何连自己人都砍

祁賓鴻

近期的台湾,满是选战的烟硝弥漫。国民党一方,连番败绩重创了党主席朱立伦声望,包括赵少康在内的各方势力悄然布局,为2024年总统大选厉兵秣马;民进党则已拉开2022年九合一选举序幕,包括屏东、台南等地陷入激烈角力,多位绿营政要为争取党内提名,杀得刀刀见骨、血流成河,其中又以台南战况最为骇人,上演了近乎电影情节的谍战风云。

原獨火塘|討厭的林先生與狡獪的唐先生,台灣原住民族土地兩百餘年

原獨俱樂部

原住民的土地大部分都被林先生(林務局)和唐先生(台糖)拿走了,這是戰後原住民與國家之間土地糾紛的基調。

「之後」的故事、「之後」能做的事——2020台灣國際人權影展轉型正義片單

克莉斯汀陳

本篇原刊載於新活水雜誌2020年9月號

【閱讀筆記】轉型正義的最後一哩路 加害者的孩子該如何自處—《納粹的孩子》

WencheWu

「子女該為父母的罪行受到懲罰嗎?」多數人的答案或許會是否定的,但許多現實場景卻不是如此,而二戰後的德國,更是其中的經典案例。經歷紐倫堡大審,希特勒身邊的高官淪為戰犯,有的遠走他鄉,有的則在監獄度過後續的人生。然而,在犯下滔天大罪的同時,他們大多也為人父母,而當自己一夕之間成為流著「惡魔血液」的異類,這些孩子又該如何自處?

1

【壹週刊】主導原民傳統領域政策轉彎 張景森再陷風暴

何宇軒~獨立記者、攝影

(文、圖/何宇軒,本文原刊登於2017/3/16壹週刊)在各種轉型正義的討論中,原住民族遭侵奪的歷史,一直未受到民進黨政府以及輿論同等重視。而日前原民會對「傳統領域」認定引發的爭議,被在野黨立委譴責圖利財團、族人上街抗議。而本刊調查發現,在辦法訂立過程中,造成政策轉彎、將私人土地排除在傳統領域外的始作俑者,其實就是政務委員張景森。

十四、《二二八,我們該如何回憶?》

tingju_Huang

關於「二二八」這段重要歷史,我們該如何想起、重拾這段記憶?身在一出生即是解嚴時代的我們,更應該了解這段充滿痛苦的記憶,讓我們一起面對吧。

【閱讀筆記】死於美術節的畫家 解讀臺灣藝術史上最大的遺憾—《陳澄波密碼》

WencheWu

陳澄波——死於美術節的藝術家,曾寫下台灣人首次入選「帝國美術院展覽會」的紀錄,卻因為二二八事件死於國民黨之手,甚至成為威權政治下的禁忌,一度被除名於正統教育之外。縱使如今距解嚴已久,長期的噤聲卻已經讓他的故事只剩下「帝展」與「二二八受難者」兩個名詞,但不論是輝煌的成就,或是諷刺的結局,都不足以代表陳澄波在藝術與政治領域,所曾經做出的貢獻。

【閱讀筆記】他創造了台灣農業少見的經濟奇蹟 卻因國民黨毀於一旦-《蕉王吳振瑞》。

WencheWu

2021年3月,當中國惡意暫停進口台灣鳳梨,中國國民黨不只高聲量批評民進黨政府,也大肆宣傳自己如何幫助農民度過危機。然而,這樣的行徑,看在過去曾經歷過「香蕉盛世」的農民而言,或許是最大的諷刺。1960年代,台灣香蕉大量外銷日本,不只為蕉農帶來財富,同時也締造少見的農業經濟奇蹟,然而這樣的榮景,卻在一場國民黨政府內部政爭中化為泡影,直到今日還無法收復失土。

書評《爸爸什麼時候才能回家?》-為何還要記憶過去?

MoK

二二八前的最後一個上班日,同事在離去公司前祝賀我「佳節愉快」,我愣了愣,不知如何回應的同時,腦中閃過一句話「我們也會被殺死嗎?」 這句話是繪本《爸爸什麼時候才能回家?》中小主角的內心疑惑,可能也是眾多二二八受難者家屬與白色恐怖政治受難者問不出口的恐懼。

1

促轉會官網被香港封鎖

他山之石

時間12:03分,在香港用Firefox上測試上促進轉型正義委員會網站,無法載入。特此於 Matters 記載,永久保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