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36 篇作品累積創作 63486 

自在、自然、自由的生活,就是跟動物學習:讀維爾納(Florian Werner)的《哲學動物》

傅元罄

讓我們看看電鱝:牠雖然擁有強大的電力,但卻不會無止盡的使用它;牠使用電,但始終只儲存在一個器官裡,不願意讓電主導、徹底改造自己的生活。牠有能力徹夜游泳,但卻選擇在水裡慢慢悠游。

無法回復的過去:讀路益師《悲傷的體驗》

傅元罄

在一個人走了之後,我們常常會試圖,寫,把自己與他的回憶、他在自己心中的形象,點點滴滴的記錄下來。可是,寫,又有什麼用呢?我們再怎麼寫,再怎麼想把過去與回憶牢牢抓住,把時光停留在未曾後悔的那一秒,我的哭泣、懷念、和寂寞,都已經無法傳達給遠方的那個人。

身體,與我們艱難的生活:讀《法國現象學的蹤跡:從沙特到德里達》

傅元罄

身體,總是需要水、空氣、陽光;不管我們有沒有意識要這樣做,身體總是需要世界、持續的與外在世界交換一些物質。身體不但活在世界之中,並且總是主動的需求、走向這個世界。

怎麼能撫慰我們的痛苦:讀沙克絲《蝴蝶的重量》

傅元罄

你曾經在這世界裡承受過的那些苦、那些悲傷,如果能在你還活著時,和你再分擔多一點痛苦、一點快樂,那不知道該有多好。

1

從別人與懸置,短暫的逃離限制:讀《我們在存在主義咖啡館》

傅元罄

那麼,我們能做什麼呢?我們也許可以「往外」,去看看其他人的處境,與我們的有什麼不同,再去問那個「為什麼」。打開我們的眼界,使兩邊的處境有可能互相影響。所以,在沙特看來:討論一個人在他的處境中的思想與抉擇,也就是在探討哲學;因為「哲學」就是在處境中的哲學,是在一個人活生生的生命困境中,迸發出來的「即使無法改變,但我至少,要更了解這一切是怎麼運作」的念頭。

憂鬱與時間經驗:淺談現象學對「創傷記憶」的討論(下)

傅元罄

依據胡塞爾的研究,賓司汪格認為:對「憂鬱症」的處理或治療,可以是在患者失去了時間感知能力的情況,透過「事物的共通性」,讓患者與我們維持在一種真正的溝通中。

怎麼做才是「對別人好」?:陽明談良心與對待他者

傅元罄

近來柯大師又有妙喻。在談到「道德行為應把握到立法的主體,而不應該預設某些原則或目的」時,他問我們說:「如果你交到了男女朋友,什麼才是你對待他的理想方式?」

憂鬱與時間經驗:淺談現象學對「創傷記憶」的討論(上)

傅元罄

依據賓司汪格(Ludwig Binswanger),「憂鬱症」與「狂躁症」的原因,是因為患者「對時間的經驗」遭到了破壞。人類對時間的體驗,基本上是以「未來-過去-現在」的模式展開;而「憂鬱症」的形成,即在於患者的時間模式出現異常,把「未來」的優先性轉移給了「過去」。

失望與行動:談談魯迅〈藥〉的結尾

傅元罄

生命卻有那樣的日子:當那個事件來到,你的心中永遠留下一個缺口,是我們所擁有或所將擁有的一切,再也無法填滿的。我們不得不直面自己與別人的生命,竟然是這麼脆弱、無所依恃,隨時都可能會斷絕,連根拔起。它摧毀了我們賴以維生的信賴、信念與期望,動搖它們,把它們變成一片茫然與荒謬。未來,是什麼呢?關於重要的事,我們無法改變,那又有什麼「希望」呢?

零散的聲音與話語:讀《文學的聲音》、《走向語言之途》、與《掌中集》

傅元罄

但文學卻很奇怪。許多作者——即使不是每一個,都希望自己的話語在身後永存。希望當一個讀者拿起書時,能夠細細閱讀,讓自己能夠再被捲入交錯的時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