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74 篇作品累積創作 122401 

《破解香港的威權法治》自序

黎恩灝

“The only way to assert the right to publish is to publish.”--Ben H. Bagdikian 前華盛頓郵報總編、二○一六年辭世的 Ben H. Bagdikian,在七十年代美國「五角大樓文件案」中,面對政府威嚇出版...

[內在探戈之十] 想像之苦我

黎恩灝

想像的痛苦是迷糊了幻覺與真實, 在分辨情感狀態時, 被想像的而非現實牽引, 將問題想到最差, 令自己無法抽身, 不停地虐待自己的靈魂, 久而久之, 虐待變成習慣, 愛與美善的力量, 就要不斷與之抗爭。這種傷害, 不單令自己痛苦, 也造成身邊人的壓力沮喪, 到頭來成為有如深淵的痛苦。

[內在探戈之九] 沉淪想像之苦

黎恩灝

痛苦可以是主觀的, 可以是客觀的。我在經驗的, 是一種主觀的、個體的痛苦。眾生之苦和個人之苦, 我不作比較, 我只能寫出個人經驗。最痛苦的, 不是因為自己有痛苦, 而是因為自己的痛苦, 成為了傷害人的痛苦。我往往徘徊在想像和現實之間的鴻溝。

[法治的政治之五十五] 司法獨立、新聞自由與開放社會

黎恩灝

警隊國安處上周再次搜查《蘋果日報》大樓。他們撿走最少44部電腦主機及硬碟,同時拘捕壹傳媒及《蘋果》5名高層,指他們涉嫌串謀勾結外國勢力危害國家安全,並凍結3間公司合共1800萬元資產。一日後,警方決定起訴其中兩人,提堂後不獲保釋要還押候審。

[法治的政治之五十四] 修復遮羞布而已,何來修復正義?

黎恩灝

哈佛大學法學院教授米諾(Martha Minow)前年出版了一本探討寬恕和公義的著作When Should Law Forgive?,探討在法律體制下推動寬恕犯罪者的條件、利弊和界限。她指出法律體制既可以容許司法人員行使酌情權,對犯罪者不予起訴或減刑、賦權行政當局特赦,或立法規定...

[法治的政治之五十三] 審國安法無陪審團,是有實無名的例外法庭

黎恩灝

上周《國安法》指定法官李運騰頒下判辭,拒絕受理唐英傑的司法覆核申請。申請的背景,是唐英傑涉嫌觸犯國安法下的煽動分裂國家和恐怖活動罪,律政司引用國安法第46條發出指示,將在高等法院以3名法官取代陪審團審訊。唐英傑指律政司並無就指示提供合理理據,故提出司法覆核。

[法治的政治之五十二] 擁抱「魚蛋論」和嚴刑峻法的法庭

黎恩灝

上周五,高院國安法指定法官杜麗冰批准民主黨前主席胡志偉短暫保釋以丁父憂。傳媒報道,杜麗冰既讚揚律政司同意保釋是「富同情心」,也同時表示理解懲教署早前反對胡氏奔喪的立場。杜麗冰判決後,有人形容是維護了司法的尊嚴,但保釋本來就是保障無罪假定、避免未審先囚的基本法律權利。

[法治的政治之五十一] 修訂《入境條例》過程是修訂《逃犯條例》翻版

黎恩灝

特區政府提出《2020年入境(修訂)條例草案》,草案將於明日在立法會會議上恢復二讀。如獲三讀通過,修訂條例將於八月一日生效。大律師公會和民間團體一直反對修例,認為是政府藉機限制香港人出入境自由,甚至提出修例將造成「鎖港封關」。保安局上周罕有地接連發出聲明,「強烈譴責」有團體發表文章批評草案,指其內容「失實及誤導」。

[法治的政治之五十] 政治抗辯的勇氣與底氣

黎恩灝

政權以《國安法》拘控47位民主派人士至今,香港大眾和國際社會仍然密切關注還押人士的日常生活、身心健康以至閱讀習慣,相信不是出於好奇,而是對他們的遭遇和命運,有一份深厚的連結。綜觀歷史,民眾和抗爭者、政治犯的凝聚力(solidarity),往往是保持民主運動底氣不可或缺的一環。

[法治的政治之四十九] 袋鼠法庭、審訊騷與威權法院

黎恩灝

過去一星期(2021年3月1日至7日),香港人透過媒體報道或親身經歷,見證到香港新時代的「法治」和「司法獨立」,亦促使社會大眾反思法庭審訊的政治含義。我們習慣信奉的理想,也許是「法治是自由民主的重要支柱,司法獨立是良好法治的根基」。可是,司法獨立和民主是否必然互相滋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