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e_Min

原創BL 兼職的泰耽譯者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33(完)

身邊的人明顯地僵住了,意識到自己出口成撩的方文庭也頓時害羞了起來。氣氛瞬間變得過分曖昧,兩個人並肩而坐,只差一點點就能碰到彼此,然而那些微的距離像是一道縫隙極小卻深不見底的鴻溝,看起來是如此輕易就能跨越,但跨出那一步的同時,對於深淵的恐懼仍會從腳底顫慄全身,讓人裹足不前。

Chap.33 結束,開始

和別人一起跨年都要做些什麼呢?何平偉毫無頭緒,畢竟自從他離家獨立之後,都是獨自ㄧ人迎接每一個新年的到來。他沒有特別親密的朋友,當然,也沒有過男友。

何平偉一直以為他是天性不喜歡熱鬧,也不需要過多的情感交流,但自從認識了方文庭、Christ這些「同類」,他意識到自以為的生性淡漠,其實是自我保護的盔甲。

為了保護自己的秘密,他選擇拉開與他人的距離。

而當他被理解、被認同、被重視之後,他才知道自己的孤獨不是必然,是選擇;而他原來並不喜歡孤獨。

「你想要看跨年轉播,還是要看電影?」

何平偉看向問話的方文庭,他們此刻又在方文庭的小套房裡,窩在地板上,背靠著床,眼前擺著零食和飲料的小桌上有台家庭式投影機,在乾淨的牆面上投放著方文庭的電腦桌面。

「是什麼電影?」

「嗯~~如果你沒有想看的,我是很樂意再刷一次《復仇4》啦。」方文庭對他露出了個爽朗的笑。

「我都可以,但是我沒看過前幾集耶,這樣沒關係嗎?」何平偉十分誠實地回答,卻意外看見方文庭的表情瞬間變成了不可置信,啊,忘了這傢伙是個徹頭徹尾的迪士尼迷,想必也是漫威死忠粉吧。

「威寶,」方文庭轉向他,雙手握住了他的手抬到胸前,過分真摯地看著何平偉的眼睛,「答應我,之後我陪你把沒看的漫威系列都補完好嗎?」

何平偉被方文庭的舉動逗笑了,連聲答應。方文庭滿意地點點頭,轉過身繼續操作電腦。

「那就看這部囉!前面沒看沒關係,不懂的地方我會說明。」

看方文庭興致勃勃的樣子,何平偉原本緊張的心情也暫時獲得緩解。

怎麼能不緊張呢,一週多前,他們倆的關係才在這個房間裡大躍進了啊!

不過,房間的主人看起來則是一派輕鬆,他事先告知威寶什麼都不用帶,他都會準備好。事實上,不管是飲食或娛樂設備,甚至是心情,方文庭全都備得妥妥的,活脫脫就是一個「派對」氣氛。反觀因為和心上人獨處一室、即將共度一晚而心情忐忑的自己,何平偉不禁覺得有點糗,拿了瓶啤酒默默啜起來。

「先開喝不等我啊?你可以喝嗎?明天幾點上班?」處理好娛樂項目的方文庭笑說,也拿了瓶啤酒湊到何平偉身邊坐好。

「明天?」何平偉詫異地轉頭看對方,方文庭開了罐,正喝了一口,對上威寶的眼神時突然意識到自己耍了蠢,差點嗆到。

「咳咳...啊...哈哈...明天放假齁?」方文庭相當窘迫地抓抓頭,不好意思地看向何平偉,見到對方臉上要憋不憋的笑,「哎唷」了一聲猛地把頭埋進雙膝間。

何平偉終於忍俊不住,他的笑聲讓方文庭抬起頭來埋怨地看了他一眼。威寶清清喉嚨,伸出手覆上方文庭放在身側的手,這個動作讓他有點害羞,反倒不敢看方文庭,只能盯著兩人的手說話。

「我還以為...只有我一個人在緊張。」

視線中被他壓著的手開始挪動,從原本被他的手壓著轉變為掌心向上,像是接住了他,然後手指接連地溜到他的指間滑入,引導他十指相扣。方文庭的指尖在何平偉的指節凹處安放,像是找到了相合的位置,彷彿兩人透過雙手連接彼此,是再自然不過的事。

「怎麼可能?」

交握的雙手動了起來,何平偉的視線隨之移動,來到方文庭的胸前。

「我心跳有多快,你都不知道。」

何平偉笑了,「真的不知道,看來也沒有太緊張嘛。」

方文庭也笑了,他們看著彼此,各自的忐忑不安因為心照不宣的喜歡而得到了安撫。

原來,知道自己並不孤單,是如此地舒服、安心,令人眷戀。


第一階段的試煉過去,第二階段才正要開始。

漫威英雄電影聲光效果極佳,很好地把何平偉的心思轉開了三個小時。看完電影後,方文庭的情緒明顯激昂,興奮萬分地抓著何平偉不斷細數片中讓他感動的細節。何平偉帶笑看著面前這個眼角還帶點細小淚珠的男孩,不由得想起他們倆第一次「約會」的那天,方文庭也是被動畫片弄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也是那天,他覺得方文庭滿可愛的。

回憶經過情感的美化,此刻的何平偉認為當時的自己,其實早有愛上眼前這名大男孩的預感。

不過,當何平偉發現離午夜只剩約莫兩小時,時間的流逝把何平偉緊張的情緒瞬間拉了回來,使得他開始坐立不安。方文庭注意到他的躁動,還以為他是想上廁所但不好意思打斷自己的喋喋不休,趕忙起身坐到床上,讓路給何平偉去廁所。

這下子,威寶更不知所措了,他解釋也不是,不解釋又怪怪的,只好什麼都不說,窘迫地站起身,低著頭快步往廁所走。但走到門口,他又轉去翻自己的包包,猶猶豫豫翻了半天,最後乾脆整個包包抱起來,嚇了方文庭一跳,以為何平偉不開心要走了,後者急忙否認,欲言又止了好一陣,終於說:

「那個...我...我先去洗澡...」

話一出口,侷促不安的人從一人變成了一對,方文庭怎麼可能不懂這句話的弦外之意,一時之間,熱血漫威迷變身情竇初開小少年,看著何平偉的表情也莫名扭捏了起來。何平偉則趁著方文庭沈浸在害羞之際,一溜煙進了浴室把自己關起來。

成功脫逃到狹小空間的何平偉,終於可以大口吐出胸口的悶氣。他太緊張了,為了今晚的獨處一室,他可是做了很多的功課和心理準備,當然,實質上的準備也是相當徹底,

何平偉把包包放到洗手台上,將盥洗用具和換洗衣物一一取出,最後是一個布包,他既羞澀又堅定地拿出布包裡的東西,做了個深呼吸,然後開始褪去身上的衣服。

從蓮蓬頭傾瀉而下的水柱打在磁磚上的聲音特別響亮,卻仍是壓不下何平偉的羞恥感。想到萬一被方文庭聽見自己正在浴室裡做什麼事,他就覺得心臟要從嘴裡跳出來了;但該做的還是要做,何平偉快速地洗淨身體,儘管他在來方文庭家前已經洗過了;接著,就是最重要的步驟,何平偉撕開手中物件的包裝,套在自己的手指上,然後將手探向某個原本是出口的入口。

即使已經做過無數次檢查,也自己默默練習了好一陣子,他還是有點怕在最後一刻不完美。

異物感確實沒有一開始強烈,何平偉卻仍沒有特別感覺到「舒服」,他不知道是因為自己技術不好(至少這點是肯定的),或者這個部位本來就不是為性愛而生的,但無論如何,他既然已經下定了決心要這麼做,就要抱著必勝的決心完成任務。

這麼想的同時,何平偉小心翼翼地再加了一根手指。


再不到一小時就午夜了,浴室的水聲還沒有平息,方文庭有點著急,卻又不敢催促裡面的人,只能每三秒看一下手機螢幕上的時間,心浮氣躁地等待何平偉出來。

從威寶丟下那句話跑進浴室後,方文庭已經把所有目前在轉播跨年晚會的電視頻道都轉過了至少五次,站起來東摸摸西摸摸,或走到視野被建築物擋住、什麼景都看不到的窗邊不下十次,把床鋪整理了三次,擦了七、八次小廚房的流理臺,門口的鞋子都擺好了,也順手把還沒收好的夏季服飾整理了一下。

這個小套房就這麼大,他實在想不到自己還能做些什麼。

正當他第11次走到窗邊時,水聲停了,他趕緊躡手躡腳快步走回床邊地上坐好。大概又過了難熬的五分鐘,廁所的門終於開了,方文庭連忙把眼神轉到投影牆上,假裝自己的注意力都在跨年節目上。

「嗯..有吹風機嗎?」

「誒?啊,有有有,等一下我拿給你。」

方文庭強裝鎮定地起身拿吹風機給何平偉,發現對方一直低著頭不和他對視,暴露在衣服外的肌膚紅紅的,整個人散發著熱氣,感覺抱起來暖暖的、軟軟的,光是映入眼簾的這幾秒就讓方文庭心猿意馬到不行。

何平偉應該也有那個意思吧?他應該沒有會錯意吧?上次聖誕節的時候,他們都已經一起往前跨了一大步了,應該不是只有他一個人在期待今晚發生點什麼吧?

不是說一定要幹嘛,但如果能幹嘛,方文庭和小方文庭都會非常感恩上蒼的。

吹好頭髮的何平偉帶著一身暖意重回方文庭身邊坐好,洗浴用品的香氣飄向方文庭,他幾乎是想都沒想就說出:

「為什麼明明是我的洗髮精和沐浴乳,用在你身上特別香?」

身邊的人明顯地僵住了,意識到自己出口成撩的方文庭也頓時害羞了起來。氣氛瞬間變得過分曖昧,兩個人並肩而坐,只差一點點就能碰到彼此,然而那些微的距離像是一道縫隙極小卻深不見底的鴻溝,看起來是如此輕易就能跨越,但跨出那一步的同時,對於深淵的恐懼仍會從腳底顫慄全身,讓人裹足不前。

「現、現在幾分了?」何平偉先打破了沈默。

「喔喔,我看看...11點47分,還來得及跟上倒數。我轉到台北的轉播喔。」

終於有其他事情可以做了,方文庭心裡默默鬆了一口氣。

「你剛剛在看什麼啊?...花蓮的跨年?」

「花蓮?喔,啊哈哈...隨便轉的啦,哈哈...」

方文庭乾笑著回答,何平偉也沒有再接話,氣氛一度尷尬了起來,但要說這是令人難受的尷尬倒也不是,不如說是相當令人心癢難耐。

曖昧幾乎以肉眼可見的型態填滿了小套房裡的空氣,事已至此,方文庭也不打算再繼續開口說話,破壞此刻快要突破臨界點、讓人有點窒息卻又享受的氛圍。

「大家一起倒數!」

終於,投影牆上的人們大喊道,房間裡的兩人不約而同看向彼此,跟著牆上斗大的數字一同倒數,5、4、3、2… 台北101的煙火綻開的同時,方文庭握住了何平偉放在身側的手,彼此相視而笑,道了聲「新年快樂」。

煙火持續絢爛,沈默再次降臨,方文庭內心琢磨著要如何打破此刻的僵局時,注意到身旁的人長長地吁了一口氣,接著扭過身面對了他,方文庭也跟著轉身與何平偉面對面。

「方文庭,我..我有話要跟你說。」

眼前的何平偉看上去十分緊張,方文庭心想自己也沒好到哪裡去,不過,要說他完全猜不到威寶要說什麼也太假了。屬於他的這份緊張裡,參雜了雀躍與期待。

「你慢慢說,我在聽。」方文庭將何平偉的另一隻手也握住,何平偉抬頭對上了他的視線,方文庭對他露出溫柔的笑,輕輕捏了捏對方的雙手以示鼓勵。

何平偉緊緊回握住方文庭的手,眼神像是下定了決心般堅定。

「我...從來沒有真正的談過戀愛...因為學長的關係,我害怕又再受傷一次...但其實我並不是不想戀愛,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真的覺得很孤單...因為不敢面對自己的性向,我和所有人都保持距離,連能夠交心的朋友也沒有,加上我也不敢和父母出櫃,就覺得...我應該這輩子都不會談戀愛了。

後來我迷上了追星,交到了一些網友,還有了月月這個好朋友,他們對於男生和男生談戀愛這件事,非常的熱情,是一群很可愛的人,也讓我第一次感覺到被接納,雖然他們瘋狂的對象不是我,你...能理解我在說什麼嗎?」

笑容在何平偉提到朋友的名字時綻開了一瞬,但他說話的語氣讓人心疼。

方文庭知道,這些話一定是威寶經過反覆思考,或許還煩惱了好幾天,才準備好在今天告訴他的。而他能夠回應這份心意的方式,就是從頭到尾都專心地聆聽並注視著何平偉,傳達自己對他的重視。

「追星真的很快樂,有點超現實...看著偶像的時候,好像...現實中令人失望的自己會暫時消失,也都沒有什麼煩惱,只有偶像的盛世美顏,和他們所代表的理想美好的世界。雖然有點逃避現實,但我真的覺得,追星能讓我感覺不孤單,即使沒有戀愛也沒關係。」

「然後,我遇見了你...」何平偉抬眼看方文庭,「其實我原本根本不想認識你的。」

「什麼!好過分,我受傷了!」方文庭皺眉按住自己的左胸口,何平偉被他逗笑了。

「因為我不敢讓別人知道,真實世界的我是怎麼樣的人啊,我這麼陰沉、普通,還社恐,連一個現實生活中的朋友都沒有...跟你完全不一樣。」

方文庭感覺到何平偉的手在微微顫抖,他輕輕拉動何平偉的雙手,將對方帶往自己,然後兩手穿過對方的手臂,由下而上地抱住何平偉的背。

藉由肢體動作的支持,給予他心靈上的支持。

或許是觸動到了自己的內心深處,或許是感受到方文庭傳遞過來的溫暖,何平偉突然一陣鼻酸。情緒湧現得非常突然,擋都擋不住,在方文庭的輕拍安撫之下,何平偉努力調整自己的狀態,他必須把最重要的話說出來。

「你對我來說,就是個站在陽光下的人,活得這麼自信、自我、積極,完全就是我的相反。我一直認為除了追星之外,我們不會有任何共通點,但你一直煩我。」

「誒!」

「聽我說完啦...雖然一開始覺得很莫名其妙,但還好你有一直煩我,讓我不得不被迫認識你。越了解你,我就越覺得我們實在太不一樣了,也不能理解為什麼你要一直來接近我,甚至...喜歡我...」

何平偉將頭靠上了方文庭的肩膀,後者則調整了個舒服的姿勢把他好好抱在懷裡。

「我連承認自己喜歡男生都不敢,更別說有那種勇氣跟你走在一起...可是,要我不喜歡上你,實在太難了...」

「我可以得意一下嗎?」

方文庭的胸口不出意外受了一拳。

「不要打斷我啦...情緒都沒了。」

「對不起對不起,」方文庭止不住臉上的笑,攏了攏懷抱,在何平偉頭髮上吻了一下。「對不起,你繼續說。」

「就是...和你在一起,我慢慢開始重新認識自己,也慢慢開始學著喜歡自己...雖然離你喜歡自己的程度還有很大一截,但至少你讓我相信,相信我也許沒有那麼糟,因為你太好了,好到讓我覺得如果我不勇敢一點,就對不起你的心意。

所以...謝謝你。」

何平偉說完,從方文庭的懷抱中掙脫出來,跪坐在雙臂向他敞開的方文庭面前,深吸了一口氣,然後直視對方的雙眼。

「如果我還是那個膽小的何平偉,我就會等到2號才開口,因為如果哪天我們...分手了,至少不用每年的第一天就被提醒,但我實在想不到還有哪一天會比在一月一號更適合告訴你,

我好喜歡、好喜歡你。

你願意,當我的男朋友...哎唷!」

沒等何平偉把話說完,方文庭已經撲上前去用力抱住了他。

「願意啊!當然願意!天啊我等好久了嗚嗚!太開心了!」

何平偉被方文庭弄得哭笑不得,明明是很正經的氣氛都被他添加了搞笑的成分,但這就是他所認識方文庭的性格,也是他所喜歡的樣子,直接、開朗,又可愛得讓人無法不喜歡。

「前面說了這麼久,直接跳最後一句重點我立刻就ok了啊!」

「誒前面那些很重要耶!」

「對啦對啦,很重要。」方文庭重新把何平偉抱到懷裡,新任男朋友好像很害羞,死死低頭靠在他胸前,就是不肯看他。

「我跟你說,你是有一點社恐,但絕對沒有陰沈,也一點都不普通。我覺得你非常非常好,非常單純,非常可愛,非常善良,非常性感...嗷!哈哈哈。」

方文庭的胸前又受了一拳。

「真的啦...你剛告白完我就跟你說這個,你會不會覺得我精蟲衝腦?」

「會。」

「蛤,可是我真的忍很久了耶。」方文庭也低下頭,湊到何平偉耳邊說:「我可是在去上海之前就對你有遐想了喔。」

「什..什麼?你那時候有喜歡我嗎?」何平偉驚訝地抬頭,兩人總算對上了視線。

「嗯,我那時候就已經喜歡你了。」方文庭收起玩笑的態度,認認真真地回答何平偉的問題。

雖然調侃何平偉說了半天才講到重點,其實威寶這一長串的告白深深觸動方文庭的心,這是他第一次這麼喜歡一個人,喜歡到願意為他用上所有的耐心,陪伴他慢慢敞開心房接納自己。而當了解對方確實一直把他放在心上考慮,並且肯定了他的付出,方文庭感動得差點就要哭了。

「我也要謝謝你,威寶。在喜歡上你以前,我覺得談戀愛對我來說根本小菜一碟...誒誒別打我,我錯了。」方文庭接住了何平偉的拳頭,拉到嘴邊親了一下,放到了心上。

「但因為你,我發現自己實在不夠懂得為別人著想,可是我想要對你好,所以努力去學習調整自己配合你的步伐,啊你不要皺眉頭啊,不要擔心,我完全不覺得勉強,反而因為放慢了腳步,讓我認識到越來越多的你,就更喜歡你了。

也因為喜歡你,讓我想要成為更好的人,所以,謝謝你,何平偉。」

「謝謝你喜歡我。」

「謝謝你願意為了我努力。」

沈溺在滿滿戀愛喜悅中的兩人看著彼此,一起笑了出來。

「那,有個技術性的問題要問你。」方文庭的手慢慢貼上何平偉的臉頰。

「請問我現在,是不是可以不用再忍了?」

「這個問題的技術性是在?...」

「這個嘛...」方文庭捧著何平偉的臉頰,兩人此時的呼吸交錯在一起,笑容從彼此的臉上淡去,原本相視的眼神,開始在對方的近在眼前的臉上相互探索。

投影牆上的光線打在兩人的臉上,營造出一種藝術電影般的詭異美感,何平偉感覺自己的呼吸逐漸加快,從下腹傳來不明所以的躁動感,在他體內橫衝直撞,意圖藉由聲帶竄出他的身體,他只能不斷吞嚥口水,試圖把這股感覺壓下去。

但方文庭並不理會他的掙扎,不僅在他耳邊說話,還只說了一半,有效地助長他體內的燥熱更加猖狂。他感覺到方文庭的雙手一前一後地移到了他的臀上,突然,他被騰空托起,但在何平偉的驚呼剛叫出口,失重感一瞬掠過,他的身體落到了軟硬適中的床墊上。

方文庭的身影背對著反射光線的白牆,跨坐在何平偉身上,被鉗梏行動的威寶,只能盯著方文庭在他狹窄的視野中,脫去了自己的上衣。

心跳聲大得彷彿有人在他耳邊擊鼓,何平偉能感覺到此時此刻的方文庭和上次不太一樣。今天,觸碰到他皮膚上的指尖更加炙熱,觸摸他的方式更加狡猾,而當方文庭俯下身來,將臉靠近他,那道盯著他不放的視線更加具侵略性。何平偉好像瞬間懂了方文庭所說的「忍耐」是什麼意思,是他太小看一個成年男子在長時間隱忍慾望後的瞬發力,這不禁讓他有點畏懼,但並不抗拒。

畢竟,何平偉自己也是一個身心健全的成年男子,面對喜歡的人該有的情慾,他也絲毫不缺。

「你上次多少有體驗到,做這種事,是很講求技術的。」

這句話自方文庭幾乎貼著何平偉嘴唇的口中說出,濕潤的舌尖探出頭在愛人微微顫抖的唇瓣上輕輕試探,驚喜地感受到了些許的回應,便毫不猶豫地深入掠奪對方的領地。

何平偉的感覺是對的,今天的方文庭完全沒有要客氣的意思。一但他的感情被接受,全身的細胞就開始叫囂著佔有。他想要這個人,想要對方全身心都屬於他;對這個人有多喜歡,對他的渴望就有多強烈,他僅能用唯一一絲理智來強迫自己溫柔,至少在脫去何平偉衣服的時候,在愛撫的時候,在探入的時候,在輕聲安撫讓何平偉放鬆的時候。

他貪婪地在何平偉身上摸了又摸,在何平偉白皙的胸前他覬覦已久的小痣旁,留下暗紅色的深刻印記。方文庭不忘在將何平偉的雙腿往兩側拉開時,用舌尖舔舐他敏感的大腿內側,並在手指於甬道內探動的時候,輕輕吻去何平偉眼角的水珠,並稱讚他做得很好。

已被鬆開過的入口歡迎著方文庭的進入,通道裡溫熱柔軟,緊緊地將他包覆其中。方文庭趴在愛人身上,在他耳邊呢喃細語:

抱著我,用力一點沒關係。

深呼吸,我會慢慢進去,你做得很好喔。

全部進去了,寶貝好棒,你好可愛。

還好嗎?會不會痛?

那,寶貝,我要動囉。

起初是方文庭單方面緩緩的擺動,他觀察著何平偉的反應,逐步調整自己推送的速度和力道,試著從對方每一次被衝撞時發出的呻吟,判斷此時究竟是難受或是享受。

當他感受到搭在背上的雙手指尖開始用力,當他抽送時,能感覺身下之人笨拙卻急切地配合,不再只是他單方面的擺臀,他終於可以釋放心中的野獸,兩手鉗住何平偉的臀瓣,放任自己在對方的身體裡橫衝直撞。

何平偉的性器被夾在兩人身體中間不斷摩擦,從未感受過的快感浪潮將他整個人滅頂,他窒息、痛苦,卻又感到無比歡愉,明明無法呼吸,卻感覺自己的身體在大聲吶喊著生命;所有的感官都失去控制,他只能緊緊抓住此時唯一能夠觸及的物體,他的愛人,他的依靠,同時也是使他體驗到這種狂躁與狂喜的始作俑者。

狂喜,他的體內在狂喜,在每一個他以為不可突破的情緒高點,應著方文庭的衝撞再迸出更加接近瘋狂的激情,他的整個身心被推送到名為渴望的山峰,伴隨著對於失足墜落的恐懼,迫不及待地往山頂上衝。

喪心病狂似的,只為能夠從這種痛苦的歡快中徹底解脫。

然而就在他快要得償所願之際,方文庭卻突然拔了出來,將何平偉翻過身,然後再一次,用性器將何平偉完全填滿。

不同體位帶來了不同程度的折磨,而這次的痛苦指數比前一次更甚。

何平偉無法抑止自己的聲音,事實上,屬於他自身的一切都已經不在他的掌控之內,尤其是慾望,源源不絕且毫無底線。

方文庭的抽送似乎沒有要停下的意思,其實他也已經來到繳械的邊緣,他握住身下之人隨著兩人身體相撞而胡亂擺動的性器,在冒著液體的頂端給予適當程度的刺激。果然,魅惑他耳神經的叫喚聲變得急促,他抓準了時機,在何平偉迎來高潮的瞬間,把自己頂向對方最敏感的點,並在對方彷彿失了靈魂的吟叫中,他渾身顫抖著發出了情慾完全宣洩後的喟嘆。

全身的力氣彷彿被抽乾,何平偉支持不住地倒在床上,方文庭慢慢將自己退出來,理智回籠的過程中,他發現了愛人身上其他的小記號。

在左邊肩頰骨的凹陷處,也有一顆小小的痣。

方文庭情不自禁地吻上愛人的背,並在那顆痣旁也留下了深深的吻痕。

他從何平偉身後抱住他,感覺到他的手被握住,帶到了懷中之人的胸口安放。他將身體稍微撐起,在何平偉的臉頰上輕輕一吻。

他在何平偉身上,靠近心的地方,留下了屬於自己的印記,那是只屬於他的位置。他會堅守著這個專屬寶座應盡的責任,將何平偉的心,捧在手裡,好好地愛護,好好地珍惜。

從這一秒開始,直到他們不再相愛的那一天。


新的一年到來沒幾天,Christ和莊明杰回到了台灣。

在進門的那一刻,Christ明顯感覺到某種異樣。

他離開前,把家裡好好整理了一下,因為他認為莊明杰不會注意到周遭的整潔,即使自己會暫時缺席,他也想留一個舒服的環境給愛人。

家裡的確變亂了,但比他想像中好得多,他注意到莊明杰的外套丟在地上,餐桌、茶几,甚至鞋櫃上都散放著馬克杯,整體雖然沒有特別凌亂,卻蒙著一層陰鬱的顏色。

Christ放下行李,徑直走到客廳的大面窗戶旁,動作迅速地把窗簾拉上收起。躲在窗外偷窺的午後陽光一下跌進了兩人的居室,將一切Christ沒有注意到的細節都揭露了出來。

茶几上除了好幾個杯子,還有不少免洗餐具的包裝套、橡皮筋、塑膠袋,而他以為放在沙發上的是沒摺的衣服,原來是被子,在那之下,是莊明杰的枕頭。

Christ再也繃不住了,他找到了在廚房又拿了一個新的馬克杯倒水的愛人,什麼話也沒有說就抱了上去。

「謝謝你。」

莊明杰反射性地回手抱上去,「謝什麼?把房子弄很亂嗎?」

「是真的很亂。我本來對你就沒有期待。」

「我是要謝謝你沒有離開。」

「什麼意思?我不會離開啊?」

「嗯,我也不會。」

「喔但我現在想先離開去洗澡。」

「Shut up. 再抱一下。」

Christ的想哭神經又被觸動到了,但這個木頭應該不能理解,只是回到了他們的家,這有什麼好哭的?

只有Christ知道,在莊明杰獨自生活的痕跡之中,當時在紐約,他踏進曾與另一人共享的家時的感覺,一瞬間湧現。

那個家既乾淨又整齊,他同樣在離開前整理過,回來後的一切都維持原狀,只是鋪上了一層淡淡的灰塵,安靜地宣告著除了Christ自己,不會再有人回到這個地方。

孤獨在寂靜無聲的空間裡喧囂自身的存在。

那是Christ第一次痛恨自己的潔癖。

「欸我真的很想洗澡,不然我們一起洗?」

Christ 抬頭看向認真詢問他的男友。

「你真的是世界上最不解風情的人了。」

卻也因為如此,你的存在萬分真實。

「走,去洗澡。」

我們誰都不會再離開了。

<正文完>

—-------

謝謝各位長久以來的支持,《浮光》終於完結了!接下來在番外中,有一些想寫但不適合放在正文裡的內容,敬請期待!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原創BL] 浮光掠影,只與你攜手平凡 - Chap.32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