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民国遗民2.0

匿名爱国

被封感言,以及对”政治正确“和言论自由边界的探讨。

發布於
修訂於

今天在@Bron 祥林嫂式的诉讼言论打压中,@Matty 给我下了24小时的最后通牒。


本来我是已经做好了被封的准备,正在写被封前的声明,然而还没等发表就被@Matty 以散播仇恨、歧视言论禁言7天,所以这篇文章就从被封前的声明变成被封感言

我承认“黄俄贱种” 和 “睾猾” 是带贬义的 也接受对我禁言7天的处罚,但是“垬族”这个词的价值判断不应该由网管直接下决定。“垬族”二字是我的发明,我认为“垬族“ 是我对于中共社会的观察,做出的一个客观理性下提出的概念,作为管理员,不应该先入为主的独自为一个并没有带脏字的词做价值评判,或者仅仅因为@Bron 的一面之词,就将他的感受作为评价一个没有出现传统意义上骂人字样的词是否是违禁词的标准有些太过片面了。更何况他的感受一向很主观,一会在不过是你们的言论自由,其他人的大清洗关于诽谤罪之我见@AOC 诽谤方可成”美国间谍“的”言论自由“而辩护


转眼就将他曾经觉得不满的诽谤的指控用在别人身上,说我写的bron 你终于成了你口中曾经反对的人了 是在诽谤他,先不说我这篇文章完全没有”美国间谍“级别的污蔑,纯粹就是拿他曾经的话去反驳他的理性批评。就算我是诽谤你,可你1天前还在为”诽谤罪“的非正义性疾呼阿,这样自己打自己脸,自己成为自己谴责、反对的那个人,这种人的人格应该是不高的。

高华@Bron法治已死,言论自由已死 谴责@Matty不经投票 不经诉讼和审判程序 直接用站方价值观判定@AOC 带来了风险的行为是 此站言论自由和法治的彻底死亡“ 并大声疾呼 ”自由已死!“ 转眼就用他曾经谴责的不经过投票不经诉讼和审判程序的方式来打压我,立马就通过那种他昨天还在谴责的方式,将我的大号封禁。

所以这种昨天还在说 :不过是你们的自由,其他人的大清洗罢了

今天就开始大清洗别人,将我的大号封禁。@Bron 应该修改一下你两天前的文字:“不过是我@Bron 的言论自由 别人的大清洗罢了” 😄

@Bron 你的有些言论一样不合规,我可以用一样的方式让你被禁言 丧失言论自由,但是我没有你那么卑微

回到”垬族“属不属于歧视用语的判定的问题上。

如果真的要价值评价”垬族“这个词的话,我认为也应该让所有matters上的用户投票决定,而且我之前也在 在 这提出一个中共族(垬族)的概念,《1984》式统治下的汉民族内核已经被改变。 这篇文章中附上了我对于中共社会的观察,中共对于中国人的改造所造就的新的民族证据,以及对于”垬族“概念的解释和论证。

我提出垬族的概念,是我作为垬族人的一员进行的自我反省,并且是鞭策我们这个被中共改造深深影响的族群能够意识到我们的缺点:精致利己、伦理上的缺陷、自私怯懦、费拉,早日从中共所造成的困局中脱身,团结起来互爱 互助 终结中共所造成的苦难,推翻中共。

一旦这个平台,将类似@Bron 这个从极度反对 到 极度支持 短时间横跳的这种人的个体的感受作为”政治正确“的标准,也是对于这个网站创作空间、和创作氛围的一种破坏,甚至还有可能在某些玻璃心用户的滥诉下,成为中共国社交媒体上新语层出的下场。比方说将一些词汇用字母代替的情况,敏感问题、涉政话题、社会实证、底层维权全都成了敏感问题,类似🕷的emoji被限流或者禁止,将”强奸“ 写成qj 将家暴写成”jb“ 等等。

所以我认为,政治正确的评价,不应该基于个体的感受,更不应该将一些没有脏字的新词,跳过公共意志的环节,直接将当事人的感受作为评价的标准。

特别是”垬族“这种旨在反思我们这个族群缺点,并且力图将劣根性改正,走出中共设置的困境,改变现状的新概念,不应该被参考@Bron 个体感受的政治正确所打压。

当然我承认”睾猾“和”黄俄贱种“确实是贬义词,只是对于垬族仅仅是基于高华@Bron 这个喜欢横跳的个体感受作为政治正确的标准 有些不满。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Bron 你现在终于成了你口中曾经反对的人了。

2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