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道友

不愿被驯服。由于肉身尚在墙内,怕被红色鹰犬嗅到,因此暂不提供个人更多信息。

今天凌晨短命的文章:为什么我有着被揍的命运?


凌晨发的文不到半个小时就被删


我们在任何一个角落、任何一个单位都可以发现这样的事:当某项不合理的规则出台,当某种不公发生时,许多人会私下议论纷纷'不公阿不公阿‘,可当真有人提议,一起公开反对来改变这不合理的规则时,那些私下议论的人立刻成缩头乌龟。

私下喊屈叫冤,嗓门不小;公开就成缩头乌龟,一声不敢吱。私下和公开,两张脸皮为何变换得如此之快?

“胳膊拧不过大腿”,这是众人被洗脑后的认知。

私下议论,就同意淫一样,暗地里爽一下,反正“上面”没人知道;公开反对去改变规则,则不一样了,那如同火中取栗,栗子取到了,手也烫伤了。更心有不甘的是,取到的栗子,大家都有份,烫伤的手却是自己的。

SO,我们这些原本应该有尊严有权利维护自己利益的人,自我降格为贱民,变成了缩头乌龟,宁愿自己的利益受损,也不敢公开讲真话。

这地界为什么盛产缩头乌龟式的贱民?

这和这国的忍字文化盛行有关。明哲保身的忍字文化就是缩头乌龟的处世哲学。

忍字文化推崇忍字神功:

百忍成金。

忍一忍风平浪静,让一让海阔天空。

莫之大祸,起于不忍。

……

连所谓的大儒先贤,比如苏东坡,都在《留侯论》里教人“忍小忿而就大谋”,“观夫高祖之所以胜,而项籍之所以败者,在能忍与不能忍之间而已矣。”

这地界,几千年来,崇拜能忍吃屎的勾践,崇拜能忍胯下之辱的韩信,崇拜能忍各种耻辱的刘邦.....

就是这些“能忍”的君王将相,在攫取权力以后,将“忍”变为残忍,为一己之私,一家之私,一个小集团之私,而奴役天下。

多少个世纪以来,走在仕途路上的人奉行忍字神功,心理变态,人性扭曲地追求权力,脸皮之厚,堪比城墙,心理之黑,赛过黑炭。

这些成功攫取权力的人,还把“忍”这朵文化奇葩,当作国花进行推广,让其在广袤的国土上到处盛开。

忍文化这朵奇葩盛开的结果:就连那些无知小民,对这朵文化奇葩,也耳熟能详、出口成诵,并把其当作处世哲学,奉行不已。

于是,到处都有缩头乌龟,到处都有被揍的贱民。

于是,这地界有个奇观,匍匐在尘埃中磕头的贱民,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大救星”的心结,或曰“强人依赖症”。只是物换星移,朝代轮替,每一次的强人崛起,或大救星降临,被解救出来的贱民并没有改变挨揍的命运。

可是贱民并没有参破这个规律,还是在忍耐着黑暗,盼望着天亮;忍受着落后,期盼着进步;忍耐着不公,盼望着强人或大救星。

别举报,我没骂你,我在骂自己。我骂我这个贱民逆来顺受,抗争太少,妥协太多。只要我不以公民意识代替贱民意识,任由忍文化这朵奇葩在我心中摇曳,我被揍的命运就永远不会改。

上图在微信里私下传递,出自广东某高校,看来公民意识萌芽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我的第一篇文章:人生的高光时刻

15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