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力再說MariosBB

社會心理學愛好者 美麗新世界1984號 手撕吾毛工作室 Youtube頻道:https://bit.ly/3oM9dLW 電報群:https://t.me/mariosBB 推特:https://twitter.com/MariosBB1

從「聖君情結」看中國人為什麼習慣威權統治

Hello大家好,我是玛力,又是新的一年开始了,在这里首先祝大家新年快乐。回首2020年,我也相必定是全体中国人也是全世界人民的集体回忆,这一年发生了太多值得我们铭记的片段。前段时间跟一位朋友聊天,我问他新的一年你最期待的事情是什么,他说当然是疫情快点结束,同时希望美国的新总统能对中国友好点,不要处处打压我们。我说,如果这个人还是对中国不友好呢?他说那就没办法了,至少我们的领导人还做的不错。

于是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说实话,我其实对川普无感,我既没有觉得他有多坏,也没觉得他多伟大,最多是让我加深了对美国总统这个职位的认知而已。坦白来说,我对美国历任总统,包括中国领导人都无感,因为他们对我的生活好像也没有直接的影响。通过这位朋友的回答,我想应该也代表了很多中国人对于某种威权的看法。

我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从刚刚热播完的史诗大片《大秦赋》,我们不难看出,以帝王为故事背景的历史正剧一向拥有不错的口碑,从《雍正王朝》到《康熙王朝》、从《汉武大帝》到《大明王朝》。无不彰显了一代帝王的豪情壮志和气壮山河的太平盛世,仿佛看到我泱泱中华的几千年文明和传承。这种可现象以用一个词来形容,我们不妨理解为「圣君情结」,以及圣君所管治的「盛世情结」

那我们就以中华文化为代表,来谈谈这种现象和分析下背后的原因。

首先,我们都知道啊,历经几千年的帝制,这种情结已成为中国政治文化的符号,老百姓总把国家的希望,寄托在最高统治者身上,期望上位者贤明能干,排除国家面临的种种困难,为底层老百姓带来幸福。如果说山高皇帝远的话,那「圣君情结」的最低标准就是「清官情结」。被贪官污吏长期剥削的基层老百姓,内心渴望一位如包青天般的清官,解民于倒悬、救民于水火之中。

这种文化情结,本质来说一种非常阶级属性的「臣民意识」。传统的儒家思想告诉我们「臣事君以忠」「忠孝不能两全」,「忠」字一直是摆在价值观的首位。在“君权至上”价值体系下,臣民只有忠君的义务,而没有任何法定权利的自觉意识。从封建社会的忠君王,到现代社会的忠父母,忠上级,忠国家。

对于老百姓来说,君主是天选之子。民被称黔首,排斥在政治等级之外,他们没有任何政治主动性,只知服从统治,一味顺从。民众是最无知的一群人,生来就是君主的奴仆。所谓的「良政」和「仁政」只是用来巩固老百姓对于其统治地位的工具。这种忠君义务观念放到现在就忠党爱国,几千年来已经成为一种习惯性的政治义务观念,即所谓成王败寇,谁的天下听谁的。(李毅视频)

这种观念和现在主流的公民社会意识不同,并不基于人们对于法律约束的自觉意识和自己拥有的政治权利。人们的政治期盼和利益表达不是通过权利规定的形式,而是通过尽义务、报皇恩等形式表现出来,而慢慢演变成一种「习得性无助」。

好,下面我们就来谈一下这种「习得性无助」。“习得性无助”是美国心理学家塞利格曼在1975年提出的,他用狗作了一项经典实验,把几只狗关在不同的笼子里,只要蜂音器一响,就会给狗电击,不同的笼子有不同的机关和逃生方式,有一个笼子就没有这些装置。多次实验之后,发现有停止按钮和逃生方式的狗都能顺利躲过电击的痛苦,而没有这些措施的笼子,就算后面打开了笼子门,这些狗也不会躲避了,甚至电击出现先,就倒在地开始呻吟和颤抖。这种本可以逃避却绝望地等待痛苦的来临的现象,就是习得性无助。

关于习得性无助有很多经典的例子,比如经常受家暴的妻子,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甚至拒绝接受援助和利用法律维护自己的权利。再比如一个集权国家里面,所有人都是「习得性无助」的受害者和帮凶。任志强曾举过一个北京政府强拆高楼广告牌的例子,明明是政府的违法行为,缺没有一个公司去告政府,当然在中国你也确实没法告政府。

大多数的键盘侠,生活在一个没有政治权利的国家,天天去嘲笑香港的「废青」不思进取,台湾的「岛民」坐井观天,他们看到的都是别人家水深火热尸横遍野,好像只有中国是领导有方,太平盛世(留学生日报视频)。就像是那只被社会主义铁拳重击到眼冒金星的小狗,也很难理解为什么隔壁笼子的狗遇到攻击可以还击,甚至可以逃出笼子。自己最多也就再挨几拳,反正也有人喂食,那不挺好的吗?

我们经常听见一个词,叫做在「大是大非」前要怎么样,在「大是大非」面前可以无偶像,无爱好,无自由,无权利。当国家、社会出现问题的时候,臣民们会认为,自己反正也没有什么影响力,也帮不上什么忙。只要这件事没有落在自己身上,就跟他们无关。面对焦虑,自然而然「心理防御」机制和社会舆论会让他们转移注意力,他们需要做就是静静等待盼统治者能颁布一个「商鞅变法」来解决所有问题。

他们坚信统治精英做出的所有决策,对各红头文件、环球时报、各种财金公众号深信不疑,认为国家是在下一盘大旗,自己能作为滚滚洪流中的一员而倍感自豪。看到美国英国不断刷新的疫情死亡记录,暗自庆幸我们生活在一个有「明君贤相」的朝代,才避免了这种惨绝人寰的人道危机。殊不知自己仅仅是这些灾难的一个弱小的幸存者而已。他们不知道这种所谓的「大是大非」不过是统治者给你植入的思想电击罢了,他们就像那只小狗,幻想着阵痛过去自然就是吾皇好酒好肉的恩赐和厚待,何必为了这一点点阵痛就狗急跳墙呢?

我们回想当年,一位以包青天的风格大刀阔斧推进重庆市政建设和唱红打黑的政坛希望之星,深受重庆市民爱戴,威望信任度几乎达到所有中共领导人之巅峰,还没等重庆人民把这位「包大人」的丰功伟绩整理成册。随即2012年上任的新一代「圣君」更以大刀阔斧之际展开整风运动,后面发生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也奠定了中国目前之世界格局。

我想很多重庆人民,回想一下12年之前的重庆的那几年,所有中国人民,回想一下12年之后的中国这几年,是不是都曾经有过圣君降临的感受呢?我们何尝不是站在希望的田野上感谢这一代伟人下的如沐春风呢?

我们在看看2008年的台湾,在经历了阿扁时代贪腐和萎靡,玉面郎君小马哥的上任,身上背负着明星市长的光坏和全村的希望,威望和信任度也一度达到两岸人民共同的制高点。「清廉」也是他的参选和执政关键字。8年过去了,虽然小马哥个人还算清廉,但其内阁贪腐的问题连连爆发,后面发生的事情全台湾人民也都知道了。这也是华人社会中对于「圣君」寄予过高希望而摔的很惨的例子。

我们在看这一两年的香港,发生的事情大家也都知道到,虽然香港人民并没有什么本土圣君情结。但我们也看到了很多人寄希望于川普政府及其川普本人能为香港带来点什么,即所谓我的君不行,只有寄希望于他国的君了。虽然背景非常复杂,我能理解,但这也何尝不是另一种把自己的命运寄托于「圣君」的另类情结呢。包括我开头说的那位朋友呢,其实也是这种把希望寄托于他国君的另类情结。

我们不难发现,其实早期的韩国、日本,你说他们是被洗脑也好,还是特殊的历史背景也好,也都有类似的「圣君」和「盛世」情结,但最终都被现实残酷打脸。我想唯一能解释的通就是我们的东亚儒家文化圈,多多少少在传统价值观上面的共通性。

说到这里呢,我倒不是反对「圣君情结」,「圣君」也好,「清官」也好,不管是在民主国家还是非民主国家,都是可遇不可求的。纵观全球历史上所谓的「圣君」们,大多都是出现国家和王朝濒临巨大危机下的救火者而已,作为老百姓而言,特别是中华民族,我相信谁不都希望自己的国家再经历一次「最危险的时候」吧。与其渴求「圣君」,不如渴求制度的改良。

我们有些学者经常鄙视西方的过渡依赖制度和「程序正义」,认为效率低下,总是觉得「人」和所谓的「良政」是最灵活的。那他认为的这个「人」和「良政」都是强行灌输「圣君」的形象。

但随着时代的变迁和全球化的影响,我们其实也可以看到像日韩、港台的人民的「公民意识」渐渐的取代了传统的「臣民意识」,不管是民间和官方,大家不再强调思想的统一性,行动的服从性。而是用一种更理性的方法宣传公民教育和公民意识。我之前曾在有一期视频中谈到对比两岸自媒体最大的不同,脱开意识形态的因素,我更欣赏台湾的一些Youtuber,因为你能看到很多制作精良的公民意识性的频道,有谈环保的、历史的、哲学、逻辑的。相对大陆的自媒体这方的频道就会少很多,你看到更多的是如何赚钱、搞笑、vlog等等这些快餐话题。

所以,要用「公民意志」取代「臣民意志」,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并不是在海报上印上核心价值观、在公交车上宣导要给老弱病残让座这么简单的事情。

关键在于这个社会的如何过渡,当「皇权」让位给「威权」,「威权」过渡到「权威」,「权威」又稀释称某种「看法」之后,我们可能才能真正摆脱「圣君情结」带来的「能力绑架」,从而和全世界站在一个纬度讨论问题,也就没有那么多你好我坏的问题了。

好了,今天的分享就到这里吧,这是玛力说的新频道「玛力再说」。如果你喜欢这个话题的话呢,请留下你的看法,如果觉得这个视频还不错的话,麻烦订阅/点赞/转发支持一下,我是玛力,我们下次见,88咯。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