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24 篇作品累積創作 23279 
Saki

我在馬特市,成為一個活在角落的創作者

最近收到一份來自 Matters 的作者數據電郵,始發現自己原來已加入 540 天,以日子來算應該是比較老的用戶。

104
Saki

「媽媽,為甚麼要把我生成是男孩子呢?」

今天差點就脫口而出,問了走在身旁的母親。

112
2
Saki

這幾天很沉迷一個「舊」的「新」遊戲,迷上的不是它的新,而是它的舊

我是玩電腦線上遊戲年代的人,小學丶中學時把午飯錢都省起來買月費卡。在我中學畢業之時,也是這種老式線上遊沒落的日子,漸漸開始流行起對戰的丶在手機上隨時可以玩的,而不再是線上遊戲。大概是現在的世代比較流行速食,現在的孩子已經很少會玩這類節奏慢丶操作重重覆覆丶又要刷又要農的遊戲。

10
Saki

我憧憬中的自己 | 如果你想窺探一個性別認同障礙者的內心

可能是受了太多漫畫的影響,我憧憬的自己有點太過完美。我希望自己不必太高的身高,最好是矮一點,大大水汪汪的眼睛,又長又翹的眼睫毛,小小的臉丶鼻和唇,白皙透嫩的肌膚,楚楚可憐的樣子。也不用太強壯,最好是瘦小的骨架,即使穿起男裝,剪個短髮,看起來也可以很嬌小可愛的。

13
Saki

在邊緣人邊緣的邊緣人

加入了偽娘的世界一段不短的時間,我發現這個圈子真的很小,小到大家都有互相連結,成為一個小眾的群組。在各個社群媒體互相追蹤丶留言,有時還聚在一起見面,在我看起來她們真的都互相有連結的樣子,而我感覺自己是在孤島上一樣。可能我天生下來就有點缺憾,不太喜歡與人交流,感覺在別人的社群媒體點...

26
1
Saki

社交媒體的追蹤者,會讓你得到些甚麼?

早年自從決定面對內心的自己後,我開了一個新的 Instagram 帳號,記錄自己已時日不多的青春,不知不覺已快三年,累積了四千多個追蹤者,數量不算非常多,但已經比我所有其他做過的生意多。最近主力經營著另一個小生意,面對不少社交媒體接觸率的難題,才發現這個擁有四千多追蹤者的帳號已經...

24
Saki

Happy Birthday to Me 生日隨想

本來想說自己生日的這一天,就甚麼事都不做,看看影片過了就算。但反而在立定決心不做任何事時,突然想寫寫字。沒錯,五月七日,今天是我的生日。早上起來(其實是下午二時)吃了兩顆家人弄的紅雞蛋,比平時更懶惰更放肆地躺著,看完所有喜歡的 YouTuber 更新之後,思考今天要怎樣過。

16
Saki

性別酷兒的快樂可以很簡單

昨天難得地出了一次門,一如以往地,我束起了像長毛梁國雄的馬尾長髮,穿最舒適的運動褲出門,並沒有亦從來沒有在香港穿過我比較喜愛的裙子,也沒有化妝。另外因為不想戴口罩同時戴眼鏡,蒸得鏡片模糊一片的關係,我無視了角膜也會被病毒感染的警告,不聽話地戴了有大眼效果的深棕隱形眼鏡。

36
Saki

沒有愛的人,不配擁有寵物

讀到前幾天的西貢狗咬狗事件,新聞中主人最經典一句令我有感疑發。「今次我自己借(隻)松鼠狗都死咗(,)跟住我就攞咗隻黑貴婦呢去安樂死啦,因為我都唔可以原諒佢自己個兄弟都咬。」 書面語翻譯:「這次我的松鼠狗都死了,接著我就將黑貴婦都帶去安樂死了,因為我也不能原諒牠連自己兄弟都咬。

15
Saki

馬灣廢村半日遊,在香港活出旅行的感覺

沒有私家車的小島,這是我之前對馬灣的唯一認知,也沒有關心太多,因為這是一個我認為自己並不會前往的小島。直到在世界各地旅行多了,差不多去齊了都柏林所有古蹟,繞了吉隆坡一整圈,旅客會去的去過,旅客不去的都去過了,連住在當地的朋友都未去過的,我都去過了,最後才被這位馬來西亞朋友一句點醒...

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