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琛琛

半路出家的政治學徒一枚,文字時而溫柔,時而暴烈,時而浪漫,時而尖銳,時而簡潔,時而瑣碎。【近注】最近忙於家事和讀書,發文和讀文都很隨機,暫無社交之心情,請稍安勿躁。

聲音的故事|夜景

(edited)
這是一個跟著我將近30年的聲音,陰魂不散,只在某個特定的時候出現。

將近六點的時候,我終於繞過黃金博物館園區後頭的輕便道路,緩緩往小山頭上的報時台時級而上。聽說這兒,前可眺望金瓜石著名的陰陽海,還可回望山城夜景。於是我坐下來安靜等待天色全黑。停車場幾個大學生已經揮舞起仙女棒,亂吵鬧的,我在台上暗忖,欣賞夜景時我最怕安靜,我寧可吵,這樣我就可以記住一些特定的聲音來忘記一個陰魂不散的問句。

那是,大概小學時期吧,我跟著媽媽跟團去香港,跟團是一定會安排坐船夜遊吃飯的,香港導遊操著廣東國語說呀,他覺得香港的夜景可是值一百萬港幣的,彷彿怕我們不認同,還硬生生加了句:「不然妳覺得這裡的夜景值多少?」

當時的我本來想回答:「無價。」但就算是小小年紀的我也知道這個世界上沒有什麼是不用付出代價,倘若說香港的夜景無價,那是因為代價太高了。

後來的十幾年我再無踏上香港,香港的夜景到底如何美麗?我早就忘了,倒是那導遊的廣東國語聲調,每每在我欣賞夜景的時候,都會在耳邊圍繞,還會輕聲的多問一句:「不然妳覺得這裡的夜景值多少?」

而明明記憶裡的夜景本該有它搭配好的聲音:有次我坐在凱旋門旁大道上的一台巴士裡,探頭出去看巴黎鐵塔的四色燈光秀,燦爛的煙火碰、碰、碰、碰,有節奏地在天空四散,街上擠滿了已經開心到瘋癲的人群揮舞螢光棒瘋狂嘶吼,當時認為巴黎夜景才是舉世無雙,豔光四色。

後來,有次住在紐約市區五十幾樓的旅店,窗子對著大街,大排長龍的車陣裡喇吧聲不斷,我不那煩的向下探,卻見到那些白天用高樓大廈構成的天際線,灰濛濛的,傍夜竟透露著藍色光芒,折射在大片玻璃窗上,彷彿一顆雕工完美的鑽石,讓人愛不釋手。

又後來,從峇里島外的海域乘船回來,岸上的發電機轟轟作響構成一幅燈紅酒綠,斛光杯影,沙灘閃閃發亮,讓人迫不急待走向前把自己融進小島夜色裡。

至於當我飛行時,無論是在台北、曼谷、法蘭克福、杜拜、多倫多,飛機輪子在起降之間喀喀作響,那一瞬間會有種錯覺:彷彿飛機正倒過來在地上行走,腳底下那片才是繁星點點的夜空。

夜景值多少錢呢?是無價還是無法估計?「不然妳覺得這裡的夜景值多少?」為什麼非得逼得我在每次賞夜景時思考它的價值?

現在,因為周遭太安靜了,所以我又想起Freiburg,一個以環保著稱的城,夜裡不點燈的。有次爬山在上頭待晚了,天黑才往回走,在斜坡上往城市中心看去,城裡的輪廓在月夜照射下若隱若現,萬籟俱寂,只有蟬鳴聲,才知道夜景不需要燈火通明也可以很有魅力。

那麼眼前這座小城呢?沒落的黃金城,家家戶戶連著路燈,早就全亮了,只等天黑而已。

終於,白天走著看著、被烏雲矇住的小城倏地就從夜裡浮出來,點點盞燈,大塊大塊的點綴山谷,像是下午我在礦坑看到的礦脈,是亮澄澄的金色。

面對此景,我又聽到那個煩人的廣東國語:「不然妳覺得這裡的夜景值多少?」

(香港導遊我恨你。)


社區活動最新文章:聖誕文字市集|台灣好媳婦的聖誕禮物任務
聖誕文字市集正熱烈募集支持和文字中,歡迎參加
【捲氏週報】立冬號,已經發行/追蹤圍爐流離城事慢半拍
我的
讚賞公民2.0訂閱連結,請多多指教
新性感雜誌的推薦文章:住在衣服里的鬼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流離城事慢半拍。

於琛琛

一個大齡女子移居多元文化之城Toronto、並重新踏上學術之途中的所見所聞和反思。文章產出偶爾慢半拍,希望能定期發送週報介紹書籍和好文,卻往往失敗。 假如你願意支持我的寫作(無論在哪個平台),訂閱圍爐是最實惠的支持方式,在Matters上有過文字交流者、曾支持過20HKD,即可得到一年免費邀請函。

8103
CC BY-NC-ND 2.0

社區活動提案|聲音的故事

聲音的故事|是誰正在鼓掌?

【聲音的故事】村莊夜晚的聲音

9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