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ufdeck

Just a random pufdeck

[转载]卫健委曾规定:有海鲜市场接触史才能确诊

發布於

 概要:12月26日,武汉某医院首先发现一家三口患病,29日上报卫健委;卫健委也发了一些常规的诊断标准,规定患者必须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以当时的苛刻条件,顶多只能有三分之一的病人才能申请核酸检测;1月16日国家卫健委制定新型肺炎诊疗方案,之前当地的诊疗标准才废止;1月16日,有海鲜市场接触史的占患者比例可参见下图:








【1.12月26日,发现一家三口患病,另外资料可以看到老太太与海鲜市场无关】

    2019年12月26日上午,医院附近小区的一老两口因发烧、咳嗽看病,当时两人是自己走到医院来看病的,拍出来的胸部CT片,却呈现出与其他病毒性肺炎完全不同的改变。张继先让老两口叫来他们的儿子做检查,儿子没有任何症状,但CT一照,肺上也有那种表现了。


    这一天,还来了一位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一样的发烧、咳嗽,一样的肺部表现。“一般来说,一家来看病,只会有一个病人,不会三口同时得一样的病,除非是传染病。”张继先给这些病人做了甲流、乙流、合胞病毒、腺病毒、鼻病毒、衣原体、支原体等与流感相关的检查,病人全部呈阴性,从而排除了流感。


    张继先头脑中的疑团越来越大,27日,她把这四个人的情况向业务院长夏文广、医院院感办和医务部作了汇报,医院立即上报给江汉区疾控中心。


    28日、29日两天,门诊又陆陆续续收治了3位同样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病人,这一下就有7个一样的病人了。


    “这是我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病,同样来自华南海鲜市场的有4个病人了,这肯定有问题”,张继先判断。7个病人,症状和肺部表现一致,只是轻重有区别。张继先敏锐地意识到情况不对,立即又向医院进行了报告,并建议医院召开多部门会诊。院感办和业务院长觉得这个问题不容忽视,再向区里和市里进行了报告。


    12月29日下午1时,分管院长夏文广召集了呼吸科、院感办、心血管、ICU、放射、药学、临床检验、感染、医务部的十名专家,大家对这7个病例进行了逐一讨论,影像学特殊,全身症状明显,实验室检查肌酶、肝酶都有变化,专家们一致认为,这种情况确实不正常,要引起高度重视。追问到还有两例类似病史患者,到同济医院、协和医院去治疗,留下来的地址也是华南海鲜市场后,夏文广副院长立即决定:直接向省、市卫健委的疾控处报告。


    12月29日是星期日,省卫健委疾控处和市卫健委疾控处快速反应,指示武汉市疾控中心、金银潭医院和江汉区疾控中心,来到医院,开始流行病学调查。


    傍晚,武汉市传染病定点收治医院——武汉市金银潭医院业务副院长黄朝林和ICU主任吴文娟来到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逐一查看了这7个病人,接走了6位病人,其中轻症三位、重症三位,那一家三口的儿子坚决不去金银潭医院,留在张继先这里继续治疗,今年元月7日病愈出院。


    http://club.kdnet.net/dispbbs.asp?id=13583700&boardid=1


【2.有海鲜市场接触史才能确诊】

    到12月底,我就发现网上传的病例有增加,再加上卫健委给医院发了通知,要求上报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大家就比以前更注意发热咳嗽的病人了。卫健委也发了一些常规的诊断标准,然后大概从1月初,这些病人明显地就增多了。当时我们已经开始成立发热门诊,有些病人就在那里看,也在急诊看。


    当时的诊断标准过于苛刻,很多病人实际上出现了漏诊或者没有被重视。规定患者必须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还必须至少使用抗生素规范治疗3天无明显改善后,以及其他一些条件,才能被筛查有没有感染不明原因肺炎。


    我们是1月8号开始正式启动科室病房作为发热隔离病房,等于提供了一个临床疑似病人的隔离区域。


    但是我接触的那个病人是在1月5号,也就是我们的隔离病房启用之前,我就已经接触到重症肺炎病人了。他是从地县级市医院那里转来的,因为没有华南市场的接触史,所以他就不符合不明原因肺炎的诊断条件,导致了大家对他传染病的职业暴露。


    这个病人当时就是肺炎的症状:发烧、咳嗽。我们CT已经确诊了,临床上高度怀疑是病毒性肺炎,但是按照当时的诊断标准是不够的,又不能把他放走,所以我们就观察了两天。


    那时我们的病房还没有被征用,就是一个综合性病房。我们医护人员就是简单防护,普通的外科口罩,常规的呼吸道防护。不过我们把他独立地放到一个区域里面,没有和别人交叉。


    我和护理组接触时间比较长。我要有足够的时间来问诊、查体,护理的时间也比较长。一般都是跟传染病人密切接触才会被传染,不会说短时间一下被传染,这种传染机会比较小。


    目前来看都是相对长时间暴露才会感染,这就是为什么现在家庭聚集式发病特别厉害,并不是说你坐一下公交车上就能被传染。


    后来我被请去金银谭医院会诊,看到一个病人上了ECMO(人工心肺),那时候就意识到这个病很严重了。


    1月8日设立隔离病房之后,我们的防护就上来了,医院要求必须二级预防。那时我们的病人也越来越多,我们设置15张床位,准备收治14个病人,但是前面5天每天都是超负荷,不停地运转。


    刚开始还能保证发热门诊的收治,发热门诊转来五六个临床上可能要住院的,我们就能收治,但第六天开始就完全不能保障了。


    其实那个时候,我们医院开辟了一些新的病区,感染科开辟了新的病区,ICU也腾了17张床。但这种状态也不足以抵挡高发的病人,因为大多数病人基本上都是临床上确诊,只是还没有做核酸检测而已。


    当时没有条件做核酸检测,没有人下发试剂盒。另外,因为必须要按照当时的诊断标准,病人要有华南(海鲜市场)接触史,抗生素标准治疗三天无明显改善、常见呼吸道病原检测都是阴性后,才能做筛查。所以以当时的苛刻条件,顶多只能有三分之一的病人才能申请核酸检测。


    再说,就算在我们这抗生素治疗三天无效以后,可以核酸检测了,又涉及到一些检测方法偏移的问题,有假阴性。


    直到1月16日国家卫健委制定新型肺炎诊疗方案,把一些标准修改,比如不再要求病人有华南市场接触史,而是武汉旅游史等等,之前当地的诊疗标准才废止,这时疑似病例就开始多了起来。


    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F4G48E3H0512EV0S.html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