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了 5 篇作品累積創作 14796 

四月是你的诺言——缅怀林奕含

荒原龟

《房思琪的初恋乐园》被这样的读者低估了。即使林奕含那么克制地写出一个个抗争的回合,亦有读者没有注意到她以破碎之身捍卫正义的信念,尤其是对女性。她也写出所有的对抗是受制于你要对抗的对象,而真正的自由,对梦想的追求是不受制于任何前提。这对于从小听到“你应该.......”“你必须.......”的女性而言,非常重要。

2

过去与什么之间

荒原龟

每次长途旅行前都会挑一本书,这次回家,我在书架前拿起又放下了好几本书,最终带上了《一个战时的审美主义者》。这本书是在2015年的上海书展买的,我在门口准备买票,被一个销售人员拉去,说跟她看个沙盘就可以免票。我就和一行人跟着她的小旗子进去了,经过简短的参观表演后,我们便四散入书展。

他们的文学从哪里来?| 荒原书单

荒原龟

这个问题,我首先想到了唐诺。截图自《十三邀》唐诺那期节目唐诺带有一点戏谑地说自己是一个职业读书人,他的家人和朋友都是知名作家,创作者,而他写书却一直不温不火。在大陆最知名的书当属《阅读的故事》,讲了“自己仔细想清楚到底要不要阅读的书”,随着唐诺上了《十三邀》,保留着赤简读书人生活...

信息环境的恶化,对老年人的影响更严重

荒原龟

1.当坏信息成为空气,改善食谱收效甚微 我妈的退休是和微信公众号的崛起一并进行的,彼时她常发给我典型的中老年微信公众号文章:“震惊!!……”“……竟然……,没想到背后的秘密是……”,我有时会向他们解释这是谣言,有时点开发现网页就转向了一个毫无关系的色情或游戏的广告页面。

将自己作为方法,将自己交付于身体「我的2020年度問卷」

荒原龟

我曾经相信自己的职业只会是记者,但是我没有做到。我曾经看到Matters的出现,狂喜不止,相信公共空间会流动下去,但是我竟然拖到2020年才来注册。注册了后,我想可以多记录一些自己的思考和文字,可一转眼又到了年末,我还没有在matters写过一篇。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