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米亚娜

女权主义者\独立写作者\媒体工作者。长期关注、推动中国女权,近期关注数字极权议题。热衷组织和参与公共活动,普及公民教育,擅长性别、社会、政治、传播等泛社会科学领域的话题。工作联系邮箱:mimiyana@protonmail.com

《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讲座后的一些想法


听了钱永祥、刘擎、周濂、周保松四位老师的讲座,很有感触,作为一个自我定义的自由主义者,又有些家国情怀,我想简单记录一些想法。

讲座我是通过youtube的回放看的,没办法,美西的居民太受歧视了,每次讲座时间都是我们的凌晨三四点钟,实在爬起不来。

在这里我想要说的,是我觉得讲座里没有充分触及的一个论点。我能够感觉到老师们想聊,却因为可以理解的限制没有聊。以下内容不太清楚地记得哪个观点来自于哪个老师,但我是基于讲座所设定的语境来写的。

可能是因为主题设定为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吧,我觉得在这个框架下讨论,逻辑容易被框住,因为我个人没有感觉到二者有明显的对立性和不可兼容性。在美国,一个自由主义者完全可以是爱国主义者,爱国情感可以和任何政治立场结合,也许是因为在一个自由的国家,自由主义和爱国主义对某些价值的认定是更趋同的。

就像讲座里所说,如果作为政治和法律共同体的国家更接近自由主义,国民就更容易活得像个自由主义者。

讲座里老师提出了自由主义者如何从爱国主义者那里争夺话语权,或者如何和爱国主义者交流的问题,让我感觉比较别扭。因为在中国,自由主义和爱国主义之间的张力有相当一部分是被建构的,比如说有人一质疑体制、问责政府,就被扣上不爱国的大帽子,这种条件反射,虽然我们可以把责任推到民族主义民粹群众的身上,但难道没有官方的引导和灌输吗?事实就是,权力往往在以民族主义的那套话语攻击某些想要推动体制改革和社会进步的自由主义者(或是别的泛民主派人士)。本来不存在自由主义者很困扰如何与爱国主义者沟通的问题,因为不管能不能沟通,双方都无法以此为理由威胁、打压对方,这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所以自由主义者suppose to have no problem with爱国主义,除非后者变成强权清除异己的借口。

现在问题的本质是爱国主义已经被绑架了,因为权力在选择“更盲从”的爱国者,权力在刻意混淆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而权力的维护自身稳定性的需求,和自由主义者挑战体制现状、推动社会进步的动向时常相抵触,至于自由主义者的行为是爱国还是恨国,权力根本不会加以区分,所以自由主义者本就不可能用爱国来获取赦免。另一方面,爱国主义甚至从来没有自由过,爱国者也从来没有获得过主体性,他们很多时候不过是被权力当枪当挡箭牌使,即便他们自认是有主体性的,但当他们与权力一致,也非常容易苟合堕落。为爱国者规定动作的不是爱国主义自身的局限,而是权力的私心——他说什么是爱国什么就是,他说谁是爱国者谁就是,这里面不存在价值判断,因为不是价值在驱动人们。很大程度上,不存在自由主义的爱国主义和民族主义的爱国主义一较高下的问题,只有权力在党同伐异。所以,有主体性和没有主体性的双方其实根本没有博弈基础,就跟你没法和人质博弈一样,因为控制局面的是绑匪。

国家基于什么样的认同感?是民族主义式的血缘、土地和对外来者的敌意,还是基于人们共同认定的价值、共同遵守的道德和法律体系?或者两者可以共存?我觉得自由主义者的爱国是一个主体性在线的爱国,是基于追求法治、民主、自由、平等等一系列“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要去创造更好的国家和民族。如果回应一下讲座中老师提问自由主义者如何面对爱国这个命题,在目前的情况下,自由主义者要争取的同样也是爱国主义者的自由,是这种爱不再被污名、不再被利用、不再被裹挟的自由,是所有的价值观和理念能在一个没有举报、倾轧和审查的社会中竞争和实践的自由空间。

要实现这一点,这个国家应该改变生产凝聚力的方式(如今的方式几乎都要靠愚民)。自由主义者的挑战是把低等级的虚假的爱国主义升级到真诚的、高等级的爱国主义。引述讲座中的观点,我们所说的低等级的爱国主义,是基于百年国耻的创伤记忆和仇恨教育所形成的“弱国”凝聚力——这同时也是权力的重要合法性和稳定性来源。而可惜的是中国在变成强国后,作为现代国家的价值重构一直没有完成,并不是国民没有产生出现代价值观,而很可能是权力不做让步。今天,“落后就要挨打”的对抗外敌情感和叙事依然支配我们,但别忘了,对世界想象失真的背后也是国家的宣传和审查手段。

高等级的凝聚力,是自由人的自由联合,基于形成了公共共识的价值观,这一点,我觉得老师说得很好,我们都应该扪心自问,作为一个人,想要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国家?

现在的情况确实是困难的,强权已经变成了无处不在的心魔,当它在场的时候,价值都无法被遵循,我们也无法指望人们都能够真实地表达。我想参加了讲座的朋友也能够感受到老师们没有说出口的话。

要把相关问题说透,需要call out 执政党。当然,不是说执政党就是一切问题的根源,导致我们如今困境的其他因素也有很多,讲座中讨论到了丰富的维度。只是,作为一个重要的影响因子,它没有被明确指出,是个遗憾,所以我想把这点补充一下,也欢迎大家指正。

总之,隐没了权力的无形之手,去分析自由主义和爱国主义之间的张力,可能有点偏颇。老师说自由主义是反思的、理性的(是“手动操作”模式),而爱国主义是直觉的、情感的(是“自动模式”),也很有道理,但想说自由主义也有丰富、强烈的情感面向,这种情感和爱国主义基于的情感可以共存。至少我在很多次的写作里,都同时体验到了这两种情感。

希望多听到一些女性自由主义学者的声音。

以上。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