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族主义
Matty
maintainer
47 Followers
138 Articles

227事件背后的粉丝文化与网络民族主义

midorikoikoi

终于找到时间来聊聊我对227事件的看法了。具体的来龙去脉可以参见《肖战粉丝偷袭AO3始末》(https://mp.weixin.qq.com/s/XnOn5zAvqkZfxyguTuOktw),但就这件事来说,我的态度基本和下图一致。要补充的一点是,作为坚定的反集体主义者,我曾经...

中国向何处去

科学探求者

当担子来到习近平肩上的时候,一切却改变了模样,大家只能在不惜一切代价的动态清零和反美反日的战狼思维洗脑下,做千年大计、共同富裕、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仅是中国式的、有节制的民主政体成了痴人说梦,反而还要在21世纪迎来一位新皇帝的登基。这一幕的滑稽与荒诞的程度,显然已经超出了正常人的想象力。

《自由主义与爱国主义》讲座后的一些想法

米米亚娜

听了钱永祥、刘擎、周濂、周保松四位老师的讲座,很有感触,作为一个自我定义的自由主义者,又有些家国情怀,我想简单记录一些想法。讲座我是通过youtube的回放看的,没办法,美西的居民太受歧视了,每次讲座时间都是我们的凌晨三四点钟,实在爬起不来。

一个房子,以及出国的人是什么?

Jana

一个房子,以及出国的人是什么?【【这篇微信公号直接删除了】 ​以前有一个加拿大朋友,她本科毕业后跑到剑桥学习中文,然后去中国生活了一段时间。很多年前有一次她跟我说,你们中国人是最nationalism的人,别的国家的人不会到哪儿都背着这个中国房子。

Back to All
硬周刊

离开红墙大院六年后,我才能下笔写出“一块红布”

超载叽

“对上负责”是整个制度里最为心照不宣的规则。

1
硬周刊

诺贝尔奖得主斯万特·帕博,为如今的战争和瘟疫牵出两个线头

超载叽

基因组学是新种族科学。

1

西安U型锁受害者的十年

NGOCN

事情刚发生那两年,来采访的媒体很多。一茬茬记者,契而不舍地来。王菊玲记得,有一次,来了位日本记者,可能是习惯,一说话就鞠躬,迅速地被警察识别了,“请”出去了。

1

中国民族主义宣传下造成反弹

中国劳工论坛

在这个失序时代,群众意识随着社会政治经济的发展不可避免地产生两极化趋势。我们看到,反对民族主义宣传的声音正在不断加大,而中共自己塑造的民族主义也在给政权带来困境。我们对于民族主义的替代方案,是无产阶级国际主义与全球受压迫者的团结。唯一的出路是全球的、工人阶级民主的社会主义方案。

李安山:中国民族主义的催生与困惑

Elementary

尽管日俄战争后向日本学习成为一种趋势,但在中国存在着一种民族主义的困惑,这表现为对日本的复杂感情。第一种感情是轻视。第二种感情是恐惧。与害怕同时并存的一种感情是憎恨。第四种感情是羡慕。

【404档案馆】第164期:“国耻”变形记——中国对日本的民族主义发展轨迹

中国数字时代

中国与日本在近代以来的历史中有着复杂的交往与纠缠,而中国民间对于日本的舆论和态度也发生了多次转变,其中映衬着中国社会的时代背景。 本期节目,我们来回顾中国对日本的民族主义情绪是如何发展的。

关于刻奇(Kitsch)的笔记与思考

Kan

刻奇者有着「用美化后的情绪自我满足」的需求,并擅于用反智的方式得出具有煽动性的结论。跟风悼念伟人,看主旋律电影刷屏,为他国政治首领被暗杀拍手称快,这些都是当下常见的刻奇行为。

人口,究竟意味着什么

iyouport

在不久的将来 …… 不,自动化不是解决方案。

去全球化和中国的“纸老虎”

iyouport

对于反抗者,“时机”只有在你能有效利用它的时候才能成为时机。#全球化 #帝国主义 #民族主义 #中国 #清零 #人口危机 #经济 #革命

粉红转黑?浅议年青一代网络民族主义的运作机制

卷土

从“网络出征”、“阿中哥哥”和“大白”到“华润万家”和“主动递刀”,小粉红浪潮的起伏展现了年青一代民族主义者心路历程的变与不变。

【404档案馆】第151期:“正统中国”、“乡愁”与民族主义狂潮:中国舆论中的台湾演变

中国数字时代

2022年8月2日,台北时间晚10点45分,美国国会众议长佩洛西(Nancy Pelosi)乘坐的专机抵达台北松山机场,成为继1997年美国时任议长金里奇之后访问台湾的最高级别的美国政治人物。本期节目,我们来关注佩洛西访台后在中文互联网上所引发的热议,并回顾过去几十年来的两岸关系。

十四期回顾:战争狂热,一场民族主义催生的集体暴力?

好青年茶话会

“新时代”的人们,第一次亲身地感受到战争将要来临的氛围,更多出现的却是狂热——伴飞乃至击落的建议、“武统”的口号、沙滩上等待直播的人,以及朋友圈里的一片“失望”。偏偏这种氛围出现在“爱好和平”的“中国人民”身上,尤其显得诡异。当然,在这些年民族主义逐渐升温的背景之下,一切又并不稀奇。

1

中国民族主义的蛋蛋

matter007

激烈的民族主义哪里都有。1970年,日本的三岛由纪夫在恢复日本帝国无望的情况下,切腹自杀。2001年,韩国有20人斩断手指抗议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2022年8月3日,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到台湾,中国大陆的民族主义分子也有样学样。看了下网络上的文字,大多是嘲讽为主,想来这位小伙子的诺言没有兑现,蛋蛋暂时保住了。

凡人呓语-22.7.22-资本的困境

米高的树洞

赵家人带节奏的能力无人能及

The Economist - 民族主义 走向危险的道路

沙田油条

从给父亲修的帝陵以及请道士看风水,迷信是普遍现象,伴随着迷信的往往是几千年流传的封建思想,两者是孪生兄弟。比如他挂在嘴边的红色基因,这和皇族血统能挂上钩。很多人误解了红基因,其实红基因就是他的血脉。与他父亲的教育有关,很多人认为习仲勋是开明派,父子的共同点是,他们隐忍,这非常可怕。有点扯远了,文盲还有一个副作用,有句老话,无知者无畏,也就是没啥是他不敢干的。为了实现始皇梦,释放了病毒。

开始怀念二十年前的日子

范米索

远处灯火辉煌的埃菲尔铁塔在黑夜中闪耀,塞纳河畔倒映着古城的建筑,沿岸星光点点,嘈杂的城市里汽车的鸣笛声不时响起,整座巴黎城的夜景在黑夜里耀眼而夺目。此时,脚步声在空荡静谧的La Samaritaine百货公司响起,手拿电筒身着一袭黑衣的男子,忽然拉开胸前的拉链,脱下外套,戴上黑色...

2

凡人呓语-22.7.8朴素的爱国情感

米高的树洞

大众还是很容易被带节奏~

硬周刊

法德意三国首脑连夜到访,波兰终将“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

超载叽

这里能找到民族国家和帝国激烈碰撞的所有要素,而在此之外,人们已经找不到共同体的“想象资源”。

谈谈几种关于台湾的想象

JohnDoe

台湾的第一种想象:中共主流叙述,中华民族统一的伟大复兴叙事。这是最主流、中国宣传最广泛的叙事。这种叙事中,中华民族等于全体大清帝国臣民外加部分朝贡国人民,中华民族是自古以来存在的中华帝国道统的现代继承人。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在于其可以实现民族复兴、帝国崛起,一雪1840年来天朝帝国体...

新冠疫情之下:中共民族主义宣传泡影

中国劳工论坛

社会主义者必须坚持阶级斗争、国际主义的观点,并有需要将工人群众组织起来,用国际工人团结抗争回应民族主义幻想,只有追求团结抗争,对抗中共领导下的独裁资本主义体系,才有机会建立工人民主管理的计划经济体系来改善疫情中的社会治理,不让此波疫情中的人道主义灾难再次发生。

扯下皇帝的新衣——大翻译运动

中国劳工论坛

大翻译运动的冒起是中共的另一病征——政治和经济病毒正在侵蚀中共(同时危机也在世界其他资本主义国家发生)。越来越多中产阶级和青年,以至工人阶级对现存秩序感到绝望。当今局势更加展示出工人阶级社会主义出路的需要。

塞尔维亚艺术与科学学院1986年备忘录

zhengyijun

于1986年泄露的内部文件,反映了南斯拉夫内战前大塞尔维亚主义者的思想。文件中按照塞尔维亚民族主义者的观点,没有使用科索沃在当时的官方称呼,而是将科索沃称为“科索沃和梅托希亚”。转译自英译本,在deepl机翻上润色。

“润学”兴起反映中共民族主义维稳愈发无力

中国劳工论坛

最终真的“润”出去的人有多少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润学”兴起显示,民间对于倒车的社会现状失望和不满的情绪正急剧升温。特别是过去几个月,以防疫为名的粗暴的社会控制持续升级,令中国广泛人口集体震惊,并且惊醒起来。仍然留在中国国内的普罗大众,如果不默默接受现状,或者是“躺平”消极抵抗,就只能起身更激烈反抗。

台湾:战火漫天 建设国际主义革命力量

中国劳工论坛

部分绿营网军为了转移视线,攻击我们ISA要求蔡政府立即给予全面庇护权是“过于贪婪”、“喧宾夺主”。为了帮蔡英文保驾护航,他们完全背叛了香港的示威者,他们认为难民的庇护权不是理直气壮的通过斗争赢来,而只能“谦虚”乞求庇护国的当权者施舍。ISA主张世界各地群众团结斗争,向各国政府施压争取所有难民的庇护权。

读《奥林匹克之梦》有感:公民意识和被”代表“的民意

黎波柔

文章结合冬奥会和北京奥运,摘引徐国琦先生的《奥林匹克之梦》,结合一些个人琐事,说了一些对疫情和现在中国的看法

冬奥:战贩交流会与民族狂热反弹

中国劳工论坛

中共政权在新冷战和经济危机下,意图推动民族主义,但小粉红的狂热往往失控,轻则造成舆论反弹有时甚至要动用审查机器来钳制它。习近平一方面利用民族狂热势力来巩固权力,但又因为这股力量使他的外交和镇压手段都要强硬起来,没有调整空间,往往造成更严重的危机。尤其是当劳动群众看着宣传机器所描绘的歌舞升平,再想想自己囊中羞涩的困境,将会有愈来愈多人看清民族主义的虚幻谎言,转而寻求挑战独裁政权和资本主义的出路。